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上海黑社会老大京剧圈:与旧上海的黑有深厚渊

  旧上海的黑与当时的演艺界,尤其是京剧界,可以说有着深厚的渊源、剪不断理还乱的联系。

  说起上海滩的黑,没办法不提“三大亨”:杜月笙、黄金荣和张啸林。就像回归前演艺圈与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样,旧上海的黑与当时的演艺界,可以说有着深厚的渊源。

  上海滩的黑老大们都是戏迷,戏瘾很大,比如杜月笙有“天下头戏迷”之称。他不但是戏院里的常客,还把戏班子请到家里来唱戏,这在过去叫“办堂会”,但凡有权有势的都商大吏都讲究这个,家里有什么喜事,请戏班子唱戏,这叫讲排场,就如同高档宴请必上鲍鱼一般。

  不但请,还得是名角,那才叫“有派头”。杜月笙家里办堂会,每次总是请当红名角梅兰芳,梅兰芳也总是有请必到,给足面子。

  最为叹绝的恐怕就是1931年,杜月笙为庆祝杜家祠堂落成,举办了一场堪称空前绝后的堂会,除余叔岩未能到场外,如旦角演员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生行演员马连良、言菊朋、高庆奎、谭富英,武生演员杨小楼、李吉瑞,小生演员姜妙香、金仲仁,老旦演员龚云甫,丑角演员萧长华、马富禄,以及南方名角麒麟童、刘奎官、赵如泉、小杨月楼等京剧名家,全都到场,来了个京剧界的“群英会”,连演三天三夜,六堂京剧,这等风光是任何私宅堂会都绝难企及的。

  16年后的1947年,杜月笙60寿辰举办的堂会,连演10天,又是名角毕至,女老生孟小冬专程前往演了一段《搜孤救孤》。此前10多年前,孟小冬只在抗战胜利后欢迎抵达北平时登过一次台,这次登台之后,孟小冬就再不上台,把广陵绝响留给了杜月笙,这又岂是有钱就能办到的事。

  因为喜欢京剧,黑老大还自己养戏班子,或是成立戏曲组织,如杜月笙自己开设的恒社,专门设有剧组,名伶马连良、高庆奎、谭富英、叶盛兰,名票赵培鑫、赵荣琛、杨畹农等人,都是该社。而黄金荣则买下黄楚九的剧场,改名荣记共舞台。共舞台以班底演出机关布景连台本戏、低廉票价、通俗剧目为特点,又有赵如泉等演员勇于探索、演力吸引观众,跻身沪上四大京剧舞台。

  名伶之所以这么给黑老大的面子,一方面固然可能是迫于黑老大的,另一方面也是交情使然。像杜月笙这些“海上闻人”,喜欢结交戏曲界人士,京津沪的京剧界名伶,也喜欢和他们来往,你需要我的钱,我需要你的名,互有需求。

  当然,这种情谊也包括师徒等拟血缘关系。如杜月笙就曾拜天津德胜魁科班出身的苗胜春为师,此公在梨园界有“戏包袱”之美誉,人称“苗二爷”。杜月笙向苗二爷学戏,以之,以礼待之。杜月笙学会后到戏院走穴,苗二爷为他扮戏化装,为他把场。

  演艺圈人士拜黑老大为、干爹也不少,著名女演员章遏云就曾拜杜月笙为义父。有了这些私交,黑老大们请名角帮个忙,唱个堂会,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前面提到,杜月笙每次做堂会,梅兰芳有请必到,而且还陪杜月笙合演过《四郎探母·坐宫》,这种同台合作,是花多少钱也难以买到的荣耀。

  上海滩上的另一个黑老大张啸林也是如此,他也喜欢走穴,经常上台去过过戏瘾。特别有意思的是,他还和杜月笙合作过几次。一次是1924年为战争难民组织募捐义演,张啸林和杜月笙合演过《连环套》;一次是1930年,杭州西湖博览会开幕时举办义务戏专场,张啸林和杜月笙合演过《打严嵩》;再有一次是1931年,上海中华贩济会救济长江募捐义演,张啸林和杜月笙合演过《骆马湖》。两个黑大佬同台献艺,虽然谈不上十分专业到位,但凭借他们的影响力,大家不能拂了面子,想必到场看戏募捐的不少。

  外地的剧团、伶人想到上海来演出,无论有名无名,不论是男伶还是女伶,都首先要和演出戏院里的们联系,在他们的陪同下,上海黑社会老大登门拜谒官僚、大商人、大和各大报馆主笔等各方人物。尤其这上海大亨绝不能不打点到位,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地皮,有他们点头、捧场,才能保你演出时戏院的花楼和正厅座无虚席,满堂全红,否则一定会清清冷冷,要是惹恼了黑老大,砸场子也是常有的事,他们完全有能力这一切。

  红伶露兰春本是黄金荣徒弟的养女,黄金荣的共舞台开业后,露兰春经常随养父母去看戏,上海黑社会老大对戏剧产生浓厚的兴趣,黄金荣见她长得俊俏,有学艺的天分,便花重金请人教她,用心栽培,并为她取了“露兰春”这个艺名,露兰春自己很勤奋,进展很快。

  在露兰春初次登台演出时,黄金荣亲自下戏馆为她捧场,甩出大叠银洋,为她灌唱片,要各报馆不惜工本地捧露兰春。一时间,上海各大小上纷纷刊出露兰春的俏影玉照,没几年,就捧成了共舞台的台柱。

  黄金荣一手捧红露兰春之后,想,为此,他不惜与当年为自己发迹立下过汗马功劳的老婆林桂生离婚。黄金荣给了林桂生一大笔生活费作为补偿后,正式娶了露兰春。不过这段婚姻维持不久,露兰春就地提出和黄金荣离婚,据传是与德孚洋行的买办薛恒产生了恋情。随后,两人在法国律师魏安素事务所协议离婚。

  另一名上海大亨杜月笙有五妻妾,其中的两位为京伶,一个是姚玉兰,一个是孟小冬。姚玉兰是经黄金荣的夫人李志清从中说和,姚母遂将姚玉兰许给杜月笙为侧室。姚玉兰嫁给杜月笙,遭到前面的二、上海黑社会老大三太太反对,未能搬进杜,姚玉兰又斗不过前三个太太,于是就将自己姐妹孟小冬撮合嫁给了杜月笙,以借此壮声势,结果成就了杜月笙一生娶两个名伶的美事,羡煞无数男人。

  张啸林倒是没有娶伶人为妻,非但如此,他还差点因京剧而丧命。1940年1月14日,投靠日本,做了的张啸林,受他的亲家俞叶封邀请,本打算去更新舞台包厢看京剧名角新艳秋的演出,国民军统获悉此情报,准备在剧院刺杀张啸林。结果,那天张啸林临时有事,没能去剧院看戏,俞叶封做了他的替死鬼。

  其实,在过去,这演艺圈和黑都是江湖之流,一个靠打,一个靠演,但都为主流所,为了,彼此盘根错节,共生互利。

原文标题:上海黑社会老大京剧圈:与旧上海的黑有深厚渊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caijingxinwen/2020/0402/186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