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马华灵被误读的以赛亚·伯林

  复旦大学学博士,现任华东师范大学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青年研究员,哲学工作坊联合创办人,中国法制出版社“法哲学与哲学文丛”联合主编,曾任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访问学者,哥伦比亚大学历史系访问学者,研究领域是思想史、哲学与当代中国。

  本文由2018年1月29日马华灵老师在上海季风书园的录音整理而成,并由马华灵老师亲自校正修改。

  

  

  1、1909年伯林出生于里加(现属)的木材商之家,家境优渥,是典型的富二代;后全家搬至彼得格勒,1921年又至英国。1917年,八岁的伯林亲眼目睹了的失序,被拖着在大街上走,最终失血过多死亡,这一回忆令他终生对性保持。当时的言论控制也给伯林留下了深刻印象,一家名称数度变更:一开始叫《白天》(Day),结果被封了;后天改名叫《傍晚》(Evening),又被封了;接着改名叫《晚上》(Night),再次被封了;然后改名叫《午夜》(Midnight),还是被封了;最后改名为《深夜》(Darkest Night),然后没有然后了……

  

  2、1928年,18岁的伯林在圣保罗中学凭《》(Freedom)一文荣获特鲁罗论文(The Truro Prize Essay)。(30年后,伯林发表著名文章《两种的概念》奠定了他在学术界的深远影响,很多观点便萌芽于《》一文。)

  (2)观:古代关注,而现代关注物质

  伯林从青年开始,就对保持恐惧,即便在致命的面前也。因此,伯林不愿跟年轻女往。他甚至认为年轻女性容易干扰他的美好生活。1930年代,千金小姐们要出门度假,而家长又担心她们的安危,怎么办呢?他们就去找伯林给女儿当女伴,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男闺蜜。

  

  

  (1)1933年,大学新学院院长(The Warden of New College)Fisher邀请伯林写作传。本来这本书邀请的作者是拉斯基,但是拉斯基了。后来又约请了数位学者,但是都遭到了。Fisher实在找不到人了,万般无奈之下,才想到伯林,而伯林居然答应下来了。伯林坦言,如果他不是为了写这本书,那么他肯定不会读的《资本论》,因为《资本论》太冗长乏味了。正是因为阅读了的著作,所以伯林才开始追溯思想与18世纪启蒙思想间的秘密——即“一元主义”与极权主义的紧密关联。伯林擅长,却并不热爱写作。1939年,伯林的《传》出版,从此,伯林的全灵学院前同事对伯林大为改观。他们本来以为伯林只是浪费时光的话匣子,只会滔滔不绝,不会著书立说,因此,他们极度伯林。然而,伯林的《传》甫一出版,众皆。

  (2)1944年,英国召集伯林回国,途中乘坐轰炸机佩戴氧气罩不能睡觉,他考虑了“二战”后的打算:他对哲学不感兴趣,但对思想问题很有热情,因此决定转行。

  (3)伯林在苏联任职期间,结识了诗人阿赫玛托娃(А́нна Ахма́това。克格勃汇报斯大林时,斯大林打趣道:“我们的修女又会见了英国间谍了吗?”),阿赫玛托娃在诗中写道:“他不会成为我亲爱的丈夫/但是他和我,我们所成就的,/将让二十世纪骚动不安。”

  伯林回去的上,在火车站等车。两个学生问伯林:教科书里说沙皇就是,但是,如果沙皇真的是,那么党人为什么还有策划来它呢?伯林没有回答。伯林问他们:为什么没人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学生回答:如果有人胆敢说出真实想法,那么他们就会像用扫帚扫掉一样被消灭掉。火车进站,三人上车,默默对视,一无话,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4、伯林于1997年去世,他晚年说:“我这个年纪所做的一切似乎就是参加葬礼。”《伯林传》的作者叶礼庭曾打趣道:曾问:“伯林不是已经死了吗?”伯林微笑道:“或许是吧。”

  伯林十分谦逊,他认为自己在学术上就像一个出租车司机,招手即停、到地就走,文章都是别人指定题目的应景之作。因此,当伯林得后,他说:“我只写了一本书和一堆文章,实在是过誉了”。但实际上伯林的作品简练清晰、通俗易懂,对思想产生了深远影响。叶礼庭曾问伯林:“你为什么活得这么幸福?”伯林答:我之所以幸福,是因为我肤浅。我只是生活在表层上。钱永祥老师为版伯林传所写的导读《“我总是活在表层上”:谈思想家伯林》应该来源于此。

  伯林所交往的人可以汇合成“一整部二十世纪的思想史”,并接触过(丘吉尔就很喜爱他写的外交公报,对他相当敬仰)。

  

  

  伯林对阿伦特非常不屑。伊朗学者贾汉贝格鲁问伯林:阿伦特说,如果维柯生活在现代,那么,他就会把目光转向技术,而不是历史。你怎么看?伯林答道:简直八道!伯林也曾问过阿伦特的朋友肖勒姆:“人们为什么会欣赏阿伦特呢?” 肖勒姆回答道:任何一个严肃的思想家都不会欣赏阿伦特,欣赏阿伦特的都是些不懂思想的文人。

  

  二人具有根本性分歧。施特劳斯认为伯林的“两种概念”既主张相对主义又主张绝对主义,因此,这篇主义经典恰恰反映了主义的自相矛盾,这一评论是性的。伯林对施特劳斯也很不屑,伯林认为不存在不变的、适用于全人类的价值,价值往往是流动变迁的,他认为自己不具有一双“魔眼”,能看清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伯林访问大学期间与施特劳斯展开了许多交流,但谁也不了对方。

  

  1953年5月12日,伯林在LSE发表孔德纪念第一讲“History as An Alibi”(即“Historical Inevitability”初稿)。当时,风云际会,云集,众人都想一睹伯林的风采。为什么呢?因为伯林最近刚刚在BBC上做了六次风靡一时的,这些后来结集为《及其》。这就好像在的百家讲坛上讲三国,讲论语一样。结果,一夜之间,伯林成为家户喻晓的学术明星。所以,欧克肖特开场就伯林是上的帕格尼尼:诸君聆听伯林的,犹如聆听技艺高超的帕格尼尼。用我们现在的话说,不想当音乐家的哲学家不是好哲学家。实际上,欧克肖特是在明褒暗讽:伯林,你那些东西只是走秀,不算哲学。有一次,我跟我的朋友分享我拍的照片。他说,你的手机真不错,拍得照片就是不一样。我开玩笑说,你这是明褒暗讽。不说我拍得好,而说我的手机好。人家明明靠才艺,你却说我靠颜值。在伯林看来,这真是。因为伯林一直怀疑同行认为他,所以他对此耿耿于怀。当天,伯林讲得一塌糊涂,而且还是他平生讲得最糟糕的一次。据说,这是欧克肖特报复伯林的失言:1949年—1950年间,欧克肖特在大学做客。席间,伯林提议欧克肖特写一本关于黑格尔的著作。他说:由一个冒充内行的人来写,总比没人写好啊。

  

  伯林认为早年的哈特将来会是一个一流的哲学家,但并不具有原创性。然而,这一评价可能并不妥当。哈特的《法律的概念》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法律哲学著作。伯林还给哈特挖过坑,他说自己讨厌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康德,所以他不想上关于这些人的课,希望哈特可以接手。他说:哈特啊,我求求你了。看在的面子上,你就读一点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吧,要不然,我们都完了。

  误读一:消极就是不做什么的2016年杨绛逝世后,中国围绕着钱钟书和杨绛在非常时期的沉默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双方的共同问题:积极就是做什么的,消极就是不做什么的(徐贲)

  

  (2)如果沉默是我选择的,即外在的人为干预造成的,那么意味着消极不。

  (1)中文语境:消极常常意味着消极,而积极常常意味着积极作为。所以,他们以为,消极就是不做什么的,而积极就是做什么的。

  (2)英文语境:negative liberty的准确含义是否定意义上的,亦即在否定或外在的人为障碍的意义上,我是的。而positive liberty的准确含义是肯定意义上的,亦即在肯定或允许人们的选择的意义上,我是的。

  

  甘阳《主义:贵族的还是平民的?》 :“伯林关于两种的理论本脱胎于贡斯当的古今差异理论,即伯林的‘消极’和‘积极’分别相当于贡斯当的‘现代’(私人生活的)与‘古代’(参与的)。”

  现代人的:私人领域的或个体。(个人,《宣言》、《宣言》)

  贡斯当认为二者都有问题:前者使人们在私人生活中成为奴隶;后者使人们了参政的热情(美国投票率持续低迷),由此将使私人难以得到保障。

  积极1.0:我是我自己的主人,而不是他人的奴隶(self-stery)

  积极2.0:(个体内部)的真实控制经验的(Plato《理想国》)

  古代人的一定是积极的1.0,但是积极的1.0不一定是古代人的。具体来说,古代人的是积极1.0在公共领域的扩展与延伸。

  Adam Swift:“如果说罗尔斯的《论》是当代哲学中最具有影响力的著作,那么,伯林的《两种概念》就是最具有影响力的单篇论文。”

  

  1)最高贵的人(没有他人干预,享有充分的消极;但没有积极,能力不足)

  2)最卑贱的(受到法律、等各种,不享有充分的消极;但是有更大能力做更多事,具有充分的积极)

  误读来源:在《两种概念》中,伯林积极会导致极权主义,因此,人们误以为伯林反对积极(伯林后期反思,弱化了对积极的)。

  1)positive liberty as self-abnegation:通过克制或者消灭自己的来实现的控制的(神秘主义观)

  “我,要摧毁我的财产,要把我,要流放或处死我所爱的人。但是,如果我不再依附于财产,不再在乎我是否被,如果我在自身内部消灭了我的自然情感,那么,就无法使我于他的意志,因为我自身所剩下的一切都不再受制于经验的恐惧或。”

  科学领域:如果我是一个无解数学公式的学生,那么,我就是不的,因为数学公式是我思想的外在障碍。那么,我应该如何实现呢?伯林认为,我应该去理解这些数学公式。

  领域:理解人类世界意味着理解人类世界的客观规律。一旦我们理解了客观规律,我们就能把握人类的本质。因此,我们唯一需要做的是,遵循客观规律,遵循的运作逻辑。如果我不愿意遵循,那么者就可以我遵循,美其名曰,而这蕴含着极权主义的

  集体的大我等同于真正的;集体的大我洞悉个体小我的真正需求(例:家长为了孩子好);集体的大我个体的小我;集体大我个体小我的结果是极权主义。

  2)positive liberty as recnition:个人的是小事,集体的才是大事(归属感)。个人被集体所:集体好了,我也就好了。集体糟了,我也就糟了。

  扭曲的消极:被市场淘汰的,没有钱购买必需品(不的)。

  答:本身是很抽象的概念,人们对之有各种各样的理解。伯林的区分了人们对的理解,提供了一种工具;当然,这也会让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但伯林的最大贡献在于他指出了20世纪极权主义的灾难,乃是由于人们对“积极”的扭曲理解,并由此进行。

  2、问:伯林是否受到过弗洛姆(Erich Fromm)《逃避》的影响?的边界在哪里?

  答:伯林的大部分文章都是稿,不少注释由编辑补充,现在尚无法确定他是否受到弗洛姆的影响。

  公共与私人领域的边界一直是棘手的核心问题。私人领域应当不受,至于公私边界模糊的个案,应当由审慎处理。

  3、问:排除外在障碍的或能力何以成为可能,来源与保障是什么?一共同体对另一共同体是否有就其不进行纠正的义务?

  以问题内政,是以自己的为标准他人接受,正落入了伯林强调的扭曲的积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但是无论如何,上影节的举办是对电影院复工的一针强心剂,坐以待毙显然不是长久之计,只有开门营业方有转圜的生机。

  全新的公交车首末站新增4条公交线辆公交车投入运营,线覆盖国际商贸城、国际商贸城客运中心、义乌、绣湖广场、青岩刘等重要地段。

原文标题:马华灵被误读的以赛亚·伯林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caijingxinwen/2020/0801/2898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