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总是与昨天相比才看到自己今天的进步”——

  引言:记者是在一个微信文化圈内看到了大家在聊一位名叫“夫子”的人,说是他当年第一个签约了当红手谭维维。这引起了记者的好奇,是谁这么有远见?记者找到了“夫子”,开始了以下的采访。

  一.“作为老字品牌的“中国唱片”要想改变传统单一的唱片出版模式,一方面,必须探索一条打造手、推出明星的演艺经纪之;另一方面,则必须将唱片出版与演艺经纪、、乃至影视融为一体,尝试走出音乐文化的产业化之”

  微信圈的“夫子”名叫张轲军,时任中国唱片总总经理助理,中唱华夏演出有限董事长、总经理。他告诉记者这样一个故事:2003年初,他出差成都,与四川音乐界何训友、胡晓流等老师吃饭聊天。席间向诸位名人请教,何训有先生当时立即提出,他作曲的《雅鲁藏布大峡谷》这首的首唱者谭维维,就是一个极具发展潜力的手。于是,何老师叫来谭维维,听她清唱。“当时我一听完谭维维吼得几嗓子,立即觉得就是她了。”

  记者了解到,中唱华夏演出在2003年4月与谭维维签约。5月因为突发“”,张轲军先生率团队为谭维维拍摄了第一张MTV《生命在唱》,该片在中国以及全国十几家省级卫视;5月24日,谭维维应邀出席中国著名星和演艺界大腕云集的抗大型慈善筹款义演《1:99音乐会》,是义演中唯一的内地手,谭维维演唱时特意将《生命在唱》改为《在唱》,引起港媒共鸣;随后,谭维维作为中国青年代表团随团访问韩国;7月,为谭维维出版第一张CD单碟《爱情》,词系张轲军先生以笔名“亚莎”创作发表;10月,张轲军先生托请中国著名音乐作曲家赵季平老师,推荐谭维维为著名导演张纪中执导的40集电视剧《天龙八部》演唱插曲,并创作《我真我爱》词,赵老师读后满是喜欢,不顾出差劳顿连夜谱曲。12月11日,《天龙八部》在浙江卫视首播,之后在全国各地;12月25日,在第四届中国金唱片评过程中,第一次用手机投票评选“金唱片POLO新人”,谭维维获此大。

  记者通过网上所收集到的资料和信息,勾勒出张轲军在中国民族音乐传承利用的拼搏轨迹。2002年,他为中唱执笔策划了《岁月如——声中的1921-2002》,推出具有权威性、全面性的一套记录80年来中华民族乐曲变迁的时代典;并且作为总策划,出版《中国西部民大赛获金曲》CD专辑2万余套,全部由赞助商包销;2005年1月,张轲军作为项目总策划和出品人之一,在西安市长安古乐领导小组核准下,与中国唱片总联合出版了“国家第二批重点民族民间文化遗产试点项目”,被誉为陕西千年活文物的《长安古乐》第一集和第二集(出版1万套,销售6000套)。中国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能再现 2000多年前成套乐器演奏乐曲的国家,“长安古乐”正是体现这种成套乐器的最主要的古老乐种。同年8月,张轲军在滦县牵头策划操作实施“纪念中国唱片100周年大型文艺晚会”,专门从西安邀请“长安古乐”乐队现场演出;2006年,在四川都江堰,他邀请四川音乐学院通俗音乐学院一支摇滚乐队与青城山古乐队现场合作,推出几乎是国内最早演绎跨界混搭的全新“洞经摇滚音乐”。

  在中唱期间,张轲军还先后策划、操作了第四届中国金唱片颁典礼、中国国家级艺术团体芭蕾舞团《大红灯笼》、民族乐团《江山如此多娇——神华之夜2003年新年音乐会》、东方舞团《蔚蓝色浪漫》全国巡演的第一站等。还先后多次引进钢琴家《罗伯特钢琴王子音乐会》、阿尔伯塔芭蕾舞团《卡门》、美国魔术丹尼斯大型梦幻魔术艺术表演等国际著名艺术团体来京演出。

  “今天看来,之所以谭维维一夜爆红,是因为她始终自己唱腔唱法,终于在中国民族音乐、乡土音乐元素与国际流行音乐元素交融碰撞中,捕捉到摇滚音乐与秦腔老调的共鸣,生成“爆点”,才呐喊出了新时代中国民族音乐自信的最强音。”张轲军如是说。

  二.“十多年前,张轲军首次用手机投票评选国家级的‘金唱片新人’;第一次尝试用网络海选的方式产生‘金唱片网络手’;特别是创造出‘首届中国网络音乐节’等等。应该说,这都是包括张轲军在内的中国传统唱片从业者面对汹涌而来的互联网浪潮,最早迈出“互联网+”的一个个勇敢实践。”

  多年前张轲军就提出,世界唱片业连年下滑,消费者的购买习惯已经发生变化,下载网络曲、听MP3等,选择越来越多。他担心未来金唱片可能会无唱片可。网络的力量能让一首、一个人迅速蹿红,那么中国金唱片为什么不能利用网络呢?于是,张轲军和当时旗下副总裁潘维群一拍即合,共同创意策动中国唱片联合中国联手打造“宽带网络春晚”,提出为网络音乐颁发金唱片。

  张轲军告诉未来网记者,作为组织者、策划者和实施者,他一方面和团队多方游说、运作,终于获得有关部门批准,同意在网络春晚中首次设立“中国金唱片网络手”评活动。一方面亲自参与了对从网络征集的2000首曲的筛选工作,先是从中筛选出200首曲,再由他牵头与组委会和中唱专家从中评选出50首入围曲,最后交给第五届金唱片专家委员会,评出杨臣刚、东来东往、香香三位网络手。

  有专家指出“中国网络金唱片”是第一次在互联网语境中兼顾网愿、专家评审和国家标准三者的和谐公约数。正如当时传统和网络报道所言,“此举将国内最具影响力、唯一冠以中国字样的‘中国金唱片’品牌首次植入并延伸到互联网,它了中国音乐发展史和网络音乐发展史上首次将国家级‘金唱片’颁发给网络手的先河。”

  接着,张轲军多方求助四处游说,终于获得了国家有关权威部门的认可,同时获得国际唱片业协会和中国音像协会的支持,从而将一个原本简单的颁仪式创新成为一个大型的、首创的、综合性的、国家级的音乐文化节日。“拜水都江堰,问道青城山”是学者余秋雨为都江堰题的词,张轲军巧妙在这句话后边添了一句“网络天地人”,从而使中国都江堰首届网络音乐节,从一开始就彰显出其品牌的国家级分量。

  张轲军告诉记者,由“网民狂欢周”、“青城山高峰” 和“中国金唱片网络手”颁典礼三大部分构成的“2006中国首届网络音乐节”,成为迄今为止国内最具影响力和最具含金量的国家级网络音乐文化品牌。仅在开幕式当天就有约20万市民和游客涌上街头,万人空巷。当时在场的国家有关部门负责人由衷感慨,“都江堰的网络音乐节给人的感受就像沸腾的广场,你们把虚拟的网络拉回到了精彩的现实生活中。”据不完全统计,在连续5天的时间里,每天都有4、5万游客流连于5个演出广场之间,徜徉于音乐之中。正如当时赵季平老师在“青城论道”高峰开幕式致辞中所说的那样:“中国首届网络音乐节,对于中国网络音乐而言,具有战略性的里程碑意义。”

  记者发现,迄今为止,关于网络音乐节,百度词条仍然保留着当时的定义:举办四年来,中国网络音乐节已发展成为目前国内最权威、参与人数最多、覆盖面最广、影响力最大、品牌价值最高的一流网络文化品牌,被称作“网络格莱美”。正如全国工商联原副沈建国在当时新闻发布会上说到的那样,“2006中国首届网络音乐节”是中国传统唱片业界面对数字化时代的激烈竞争,积极探索网络音乐发展和改变传统模式的一次尝试。对于展示近年来网络音乐的发展,提升网络音乐制作质量和水平,推动民族唱片业结构的战略调整以及发展创意经济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比起站在聚光灯下大、走红地毯,对我而言,更喜欢把一个个IDEA通过自己的努力运作,创造成一个个现实的项或者节日,这种挑战带来的成就感远比获更让我开心。”张轲军如是说。

  三.“从大型国有唱片到著名大型生活文化跨国的转身,既发挥了他在中国文化产业运作中的实践和经验优势,又为跨国全球化、国际化运作的行业领先优势给予了中国本土化支持,与共同成长。”

  在2009年,张轲军先生毅然辞去,加盟CJ集团,先后担任首席文化官、总裁助理,2017年1月,他被任命为CJ集团中国区副总裁,成为韩国CJ集团创立至今60多年以来,第一位由非韩国籍出任的高管,今年起,CJ集团总部又赋予了中国区总部管理蒙古与中国、中国、中国澳门等国家和地区的业务权限。

  记者了解到,张轲军先生基于他多年中国文化产业从业经历以及对跨国高度责任感的敬业,入职9年来始终为CJ形象的推广和中韩文化的交流创新事业奔走。

  通过解读中国电影产业政策,张轲军发现“CEPA”这一外资投资中国影院的径,借助“”的政策,为CJ集团在中国做文化产业制订了合理的落地策略。CGV目前在中国已达到100家影院规模,预计今年底可达到130影院,是外资在中国最大的文化企业。正如CJ中国区总裁朴根太先生所言,“之所以CGV今天能在中国获得巨大成功,若没有张轲军先生创造性的工作,我们集团旗下的电影院线CGV,即使在今天也不可能在中国取得今天这样的。”

  张轲军以其丰富的本土化文化运作优势,极大提升了CJ在中国公益事业的知名度。促成韩国著名星RAIN成为“中韩青年环保绿化形象大使”称,CJ大型环保公益保演唱会并出版单碟;推动韩国CJ集团中国总部在服务中国青年就业创业、职业培训以及推动青少年素质培养方面做出贡献;促成“多多的电影教室”公益项目落地、四川、山东、辽宁等地,数百名受益学生拍摄电影50余部。他多次与来自韩国和中国的青年导演担任活动评委,根据不同的主题和特色,评出“最佳演技”、“最具娱乐”、“最具创新”、“最佳造型设计”、“最佳视觉效果”、“最佳编剧”、“最优秀作品”;成功地推荐“第三届中韩青年微电影节”纳入“中国丝国际电影节微电影单元”,跨入国际电影节序列,获得电影节组委会和国家电影局领导一致好评;代表CJ总部赴吕梁山区出席“CJ梦享音乐教室”落成典礼;多次陪同有关业务主管部门高层访问韩国CJ总部,连续4届出席和首尔分别举办的“韩国电影节”和“中国电影节”,被誉为“中韩文化产业交流的友好使者”。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2月26—27日,应韩国前18、19代议员及国政状况室室长、前江原道知事(省长)李光宰先生邀请,张轲军先生赴韩国“与时斋”研究会访问,参加“中国的城市化与未来方向”问题的研讨,并发表主旨观点:“在中韩自贸区范围内,两国共同打造一个亚洲文化孕育的、东方式的现代化城市模型。”

  同年6月22日—23日,张轲军先生还赴西安安排接待前韩国驻美大使洪锡炫、前驻英国大使赵润济、前韩国女性家庭部部长赵允旋、前延世大学校长郑畅泳等近20位韩国知名人士参观兵马俑、碑林,并主持座谈会,向来宾介绍西安与“一带一”历史溯源与未来战略地位。

  张轲军始终认为中国新时代供给侧结构是CJ集团健康美味的物质食品和高雅的文化产品得以在中国发展的基础。近年来,他先后接受韩国新闻、集团总部电视部门采访;为大学EMBA总裁班和北大光华-上药科园EXED总裁班的们做《CJ在中国事业发展》的报告,受到总裁们的一致好评。

  图为张轲军为北大光华-上药科园EXED总裁班做《CJ在中国事业发展》报告。

  在提及最近高新智能方面的问题时,张轲军表示,目前普遍存在困惑的是,当AI、区块链等高新智能概念和实际应用朴面而来,当智能机器人能够替代所有简单劳动或密集劳动人口的工作时,中国数亿从事耕地、餐饮、快递、护理、司机、理发师等行业的人们,到那时是否还有他们存在的空间或缝隙?

  张轲军表示,“总有一些东西是智能机器人所无法替代的,像是人类的感性思维、情感、意志、经验、技艺等等,而正是智能时代的到来,才更加凸显出了传统手工、技艺的珍贵。而人类则可以通过爱岗敬业、脚踏实地,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和一技之长快乐劳动快乐生活着。”

  “我想对青年朋友们说,成是个伪命题。人们只有和自己的昨天相比才知道今天一点点进步,我更加崇尚在工作中享受快乐。”在专访的最后,张轲军对记者说道。(记者 柴源)

原文标题:“总是与昨天相比才看到自己今天的进步”——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dongmanxinwen/2020/0516/14668.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