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同学之歌浅析《红与黑》于连的形象

  今天就让小编为各位一下动物直接喝浑浊的脏水,为什么不会出现[+]

  我认为这些发言都常中肯且具有正能量的。难道题主的问题不就是讨论内容吗?

  浅析《红与黑》于连的形象_计划/解决方案_实用文档。浅析《红与黑》于连的形象

  

  原标题:《三十而已》、《二十不惑》爆火的背后:柠萌影业是如何观众

  摘要:贫困的于连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但他要凭借自己的聪明、英俊、勇敢改变 自己的命运。为了能挤入上层,他不怕放弃自尊;为了能赢得爱情,他不怕运用;为 了能飞黄腾达,他更不怕丢掉自己的志向,像贵族,于贵族的脚下。最终,他还是 失败了,在矛盾而又痛苦地抉择中耗尽了自己的全部力气。当他回顾自己短暂的一生时,他 才地看见原来留下的只是无奈的回忆。 关键词:于连、自尊、、、 于连是法国现实主义文学家司汤达《红与黑》中一位颇受大家争议的人物。司汤达 原名亨利、贝尔(17831842)生于法国的一个资产阶级家庭,他始终生活在法国资本主义制度 和封建制度大搏斗的时代,经历过资产阶级、拿破仑的雾月、波旁王朝的、以 及七月王朝。这一时期,更迭频繁,但是无论者是谁,法国的上流仍对处于社 会底层的劳动进行的剥削与,使的生活不堪。 司汤达利用细腻地观察,准确地体会出了不同阶级在这一历史时期内心与情感上的 变化。为以后的写作积累了大量的素材,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准确地刻画出《红与黑》中各个 阶层的人物特点。 《红与黑》问世于法国浪漫主义的全盛时期,它独树一帜,以强烈现实的手法,为 欧洲文学开辟了一个新时期。司汤达正是凭借着它荣登法国甚至是欧洲现实主义文学鼻 祖的宝座。《红与黑》在心理深度的挖掘上远远超出了同时代作家所能及的层次,并开创了后 世意识流小说、心理小说的先河,⑴《红与黑》在今天仍被为欧洲文学皇冠上一枚最为 璀璨精致的艺术宝石,是文学史上描写最经典的著作之一,100 多年来,被译成多 种文字广为流传,并被多次改编为戏剧、电影。⑵ 于连.索黑尔是维利叶尔小城一家锯木工厂小业主的儿子,他聪明、漂亮、生性、富 有又非常喜欢读书。但是,他在崇尚的家庭里面,面对父兄的、歧视、只 有、。这样的,激发了于连积极的进取和一定要出人头地的决心。同时, 一个帝政时代的老军医把拿破仑带到了于连的面前,他用拿破仑的了一颗年轻而不 安分的心。 于连的一生中 始终贯穿了对拿破仑这个出身贫民创立了法兰西第一帝国 ,成为 欧洲霸主英雄极大的 ,但令他更憧憬的应该是那个英雄的时代,用人不计出身,铁匠也 可以成为一代名将。 从此,于连有了一个奋斗的目标——有了叛逆的“”。他渴望向拿破仑那样, 只靠身背长剑做世界的主人。 波旁王朝的彻底地断送了他从军界青云直上的希望,但是一种超乎的又在 激励着于连不能就这样逃避下去。这时的他毅然决定要穿上黑袍走的门,于是他背熟 了一部拉丁文的《新约全书》和《传》,他在苦苦地寻觅机会,他在矛盾中痛苦地挣扎。 一、自尊与自卑交融 于连凭借他超人的记忆力和聪明,得到了西朗神父的赞赏,并把他推荐给维立叶尔市长 德瑞那先生做家庭教师,使他得以“跻身于上流。”最初,于连将看得很轻,以至于 到市长家去当家庭教师首先关注的是身份问题,没有提钱的事情。当他考虑到贵族会把平民 家庭教师当作奴仆一样看待时,曾经产生过情绪,他想:“假如我父亲要我去,使我 和奴仆一桌吃饭,我宁可死掉。” 为了自己的,他曾想逃跑去当兵,到去,可 是又一想,这样以来,他的“那项顶好的做神父的职业也完结了”的时候,自尊已不再 是至关重要的,也可在财产的面前无关紧要了,他毅然接受了这一聘请,即“他为 了能兴家发财,可以比和奴仆同桌吃饭更、更艰辛的工作。”但于连了每一点有 可能的馈赠(连德瑞那夫人的也不例外)。因此,德瑞那市长几次的提薪, 在的数字上于连并不关切,他要的是胜利,是的胜利。 于连的和他的紧紧联系在一起,于连出身贫困,又野心巨大,对于于连来说欲 望的实现过程也是的磨损的过程。他不得不先于现实,这就是于连自卑的写照, 他自卑低微的出身,但是又不允许别人加以,他只能以努力维持的换来自己的飞黄 腾达,就像他可以的德瑞那夫人的两件衬衣,却无法德瑞那市长带有意味 的 100 法郎。 于连第一次步入上层,既有羡慕又有嫉妒。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他步入上流的 。他当着市长一家的面能将拉丁文“诗”倒背如流,与其说是展示自己的拉丁文功 底,还不如说是向贵族展示一个平民阶级青年的才华,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自尊心。 于连强烈的自尊心使他讨厌、嫉恨整个贵族,而他身边的贵族市长、市长夫人等一 干人便是他观念中的敌人,面对敌人,他从心里轻视他们,正如司汤达在论《红与黑》中提 到的那样:“于连处于非常激动的心情下,他谁也不喜欢,而每天他吃惊地感到愈来愈德 瑞那先生、瓦利诺先生和到市长家来吃肥阉鸡的保王党在这个小城中的所有头面人物。同学之歌”他批 评瓦利诺是“蠹贼,不眨眼的”。他声称:“我出身低微,但我并不卑贱。”和 瓦利诺之流比较,他认为“我的心离开他们的有上千法尺远。”他甚至:即使把 他来的钱分给我一半,我也不愿意跟他们生活在一起,他们在我心中引起的轻蔑,我不 可能不让它流露出来。他对市长把他看成仆人感到,但也敢怒不敢言,只有存心伺机进 行报复,他和德瑞那夫人的恋情,最初也完全是处于一种占有和报复的。于连第一次吻 德瑞那夫人的手时,他第一次握德瑞那夫人的手时,就是出于对贵族阶级的嫉恨、报复,并 不是出于爱恋,是为了他的自尊。他第一次去赴约,是因为“假如我失信,人家一定讥 笑我原来是一个佬的儿子。”他把半夜跑到德瑞那夫去幽会看成是“完成了一次胜 利”,即使当德瑞那夫人用一种近乎寻求的不顾一切的爱回报了他的时候,他却感到是实 现了拿破仑英雄行为后的欣赏和胜利。他对自己说:“她以前对我所表现的轻蔑,现在我 可以说是报复了。”其实这也是他想步入上流的心态在作怪,是对上流的一种报复。 因此,他把与德瑞那夫人的调情、幽会、赴约看作与这个“敌对世界作战。” 于连发现了德.瑞那夫人对他的爱时,他并不爱她。书中写道:“于连暗想,‘她过我, 这是对她以牙还牙的好机会。天晓得她有多少情夫!她对我钟情的原因是我们见面容易。’受 小小心的,于连继续想道:‘我尤其应该在这个女人身上取得成功,因为倘若有朝一 日我发了迹,有人我当过卑贱的家庭教师,我就告诉他,是爱情把我推上这个的。’” 他这时只想到自己的名誉不受影响,根本没有考虑自己的爱情。可见他还是不能摆脱出身贫 困,阶级低下的自卑。 他和玛特尔小姐的爱情也是想证明平民子弟的他比贵族的公子哥们更有被爱的价值。玛 特尔小姐出生豪门、长得漂亮、善于打扮、聪明伶俐还风华正茂,所以她的身边一直围着不 少追求者。就在她遇到于连的时候,她的父母已经在为她和年龄相仿的柯西乐侯爵的婚约联 系人,于连甚至亲手多次经手相关的联络信件。于连强烈的自尊心、进取心,让他想尽 一切办法去挑战自己,去征服玛特尔小姐,但是,他并不的喜欢她。“她一点也不讨他喜 欢。”因为玛特尔的眼睛“在察言观色的同时,时时不忘要显得威严摄人。”于连在上锻 炼出来的过于的自尊让他不可能平静地对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于连第一次接受玛特尔小姐半夜的约会邀请也完全不是因为爱情,而是为了自尊、 迎接来自上流的挑战。因为他完全不相信她会爱他,他怀疑她的邀请只是几个贵族 公子、小姐合伙作弄他的一个,所以他不但在赴会前将玛特尔小姐约会的情书寄给朋友 保管,以便在被抓住后可以为自己洗脱,而且在赴会时特意购买了带在身上以免当 场被他们。 可见,他为了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不禁走了多少脑子,挖空了多少心思。但是, 他的自卑在不经意的时候,又会随时地流露出来。 当他面对爱利莎小姐的求爱婉言谢绝时,悲痛的心情溢于言表,他偷偷的独自跑到 山上痛哭了一场。因为他喜欢爱利莎小姐,也想接受那份颇丰厚的遗产,更想有一个温暖的 家。可是,当时他处在的上层的中,他的强烈的出人头地的自尊心,这时演变成一 种自卑,一种对自己出身低微和对现状的不满,所以他不甘心就这样和爱利莎结婚过着平淡 的生活。 当他看到了安地主教那般年轻,也就比他大六岁或八岁的时候,他惊呆了,于连又在自 卑自己的脚上还带着马刺呢!从而,一扫刚才在骑兵仪仗队中的骄傲和自豪。 于连无时无刻不在自尊与自卑的中挣扎,他的自尊心他成为一个“强者”。如, 他刚到贝尚松遇到了亚芒达的情人时,因为亚芒达地,他没有和那个鲁莽的人去“角斗” 而让他对自己感到失望。 他反复地对自己说:“我去瞪瞪那个粗人,难道这不是我的责任吗?”他自忖到:“像我这 样的可怜虫,没有人,也没有。”陷入无限的自悲、痛苦中的他再次遇到波梧西骑士 车夫的注视时,他迫不及待地要决斗,想尽快掉自己对自己责备和。决斗后的于连, 虽然中弹了,但是自尊到了满足。“天啊!一场决斗,原来不过如此吗!”于连心中暗想到 “因为找到了这个车夫,我现在多么快乐!否则我还得咖啡店那种的痛苦,我将是多 么不幸啊!”这是时代给他的生活打下的烙印,这是他的本性在这种中的一种“病态 的反应。” 二、与正直互补 当于连和市长夫人的暧昧关系后,他在维立叶尔城站不住脚了,西郎神父介绍他到 贝尚松院去做教士。是封建的支柱,在大时期的封建院 随着波旁王朝的而卷土重来。于连在贝尚松院的生活的时代,毕竟不是拿破仑时代, 那个凭借个人才华便能获得晋升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时代的决定了他仅 靠直道而行的只能一事无成。随着他生活阅历的加深,他发现,一个有才华的平民青年, 要想实现价值,不是同一个或几个贵族作战,而是同整个贵族作战,策略上的、 和是必要的,正如西郎神父所讲的“生活的艺术”一样:“只要你闭目一想要如何去 奉承那些有的大人先生们,便知道你永远是个失败者。你也可以赚钱、立,但是你 也必须剥削穷苦的,还要献媚市长,恭维一般有的人物。要去侍侯这般人的喜怒, 他们要你怎样,你就得怎样。这种卑贱的行为,就是我们的时代所谓的‘生活的艺术’。 并不是完全不能容纳人的;然而在我们身为教士的人说来,就应该有所选择了,问题在与 我们要想发财,就只有采取这种艺术,否则我们就只有向去碰运气了,两者之间没有中间 道可走的。” 现实给他提供的也正如西郎神父说讲,在贝尚松院,丑恶的使他的心灵扭 曲、变形,有时甚至迷失了他追求的目标。 院里的修们都是一些、狡猾的,他们人人梦想,个个 ,明争暗斗、,大搞和私密侦探,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和奸险。 在院里,于连信件被,行李被秘密,言行受到了秘密,甚至还有人故意引 诱他自己的真实思想。在这恐怖的里,于连感到的是“和之间,没有多大 区别,”一股腐烂的、令人的坟墓气味,如同置身于“”。这里的人从上到下都 是“垃圾”,每个人都是双面人,在彼拉神父严肃的面孔前,他看出了“眼前这个男 人,简直是一个和马士农一样的骗子。”表面上是君子的教士和清高圣洁的神父都是 、骗子和,于连从他们身上认识到了“教的观念是和的观念,希望 发财的观念,不可分的连接在一起的,”他们的成功是因为假仁假义。院的僧侣之间都是 明争暗斗,甚至致人于死地去谄媚上级,博取宠幸。这是他平识的直感,可是为了要向 上爬,他却认为:“在狼的里,他也必须把自己变做狼,然后去和他们相咬。”于连发誓 “要的”,他决定“拿出勇气,至少把我的观感隐藏起来”,以达尔丢夫的办法 去对待达尔丢夫们,选择“一连串的”作为武器。他把自己的拿破仑深深的藏 在心里,的宣布自己的愿望是做一名神父,他“完全不”,但却装得无比虔诚,从早 到晚“孜孜不倦地研究”。 虽然于连是“叛逆的平民”,但他的本质中的善良、真诚还是时常的流露出来,因此“在 他的许多同学的眼里,同学之歌他是一个思想的人。”于连对自己的,内心非常痛苦,“多么 大的困难呀!每分钟都在假冒。就令古代的大力士赫克里斯在这样的里,都要使他的 工作失败。”但是,外在的又使得他们不得不,当正直与的利剑在现实中搏杀时, 胜利了。他将自己强烈的心和高傲的性格隐藏起来,注意克服在德瑞那市长家中时 的鲁莽和不谨慎,用的面具来自己的真面目。身心所受到的,似一座 岩石沉重地压在于连身上,上的强烈和反感,加速了他性格的扭曲和人格的异化, 面对三百多双的目光,面对无数的和密探活动,于连不敢也不能表示他拿破仑, 不敢声称不信天主。他完全和那个了,浸透了的气息。结果他凭着他拉丁 语的卓越才能和的虔诚态度博得了彼拉院长的欢心,被提升为课的,这使他“快 乐得发疯”,他自信他可以迅速成功,他说:“在拿破仑的下,我会是一个军官,在未来 的神父中,我将是一个主教。”可见当时他拿破仑多么远了,而和的已经到了何 等程度。 于连了这些教士的、,但是,于连从贫民出发的“正直”却能体谅到他们 的出身,他还想如果不是家里穷的连面包都买不起,也许他们不会这个样子。由以前的 到现在的可怜。当于连知道彼拉神父要被解职的时候,他拿出了自己仅有的积蓄,去救济和 慰藉这个曾经高傲的心灵。这时,同学之歌他与神父碰撞出了心灵上的火花。以至于,后来他“飞黄 腾达”的时候,仍不忘掉那些正在的年轻人,他主动拿出 500 法郎送到了西朗神父 的手中。“我不怀疑你将怀着欢乐的心情知道我的处境渐趋丰裕美满。我这里有 500 法郎,我 请求你悄悄地,不要说出我的姓名,分给那些现在像我一样贫穷的不幸的人。我不怀疑你愿 意帮助他们,亦如从前帮助我那样。” 于连,比同时代的人们多出了一个高贵的灵魂。他不配做一个老谋深算的野心家,因为 他还尚存,他也不配被称作不择手段的,因为他骄傲而自尊。他乞丐所所 长说:“对于一个自从管理的福利之后显然把自己的财产增加了两、三倍的人,他连专供 弃儿使用的经费都要捞,而这些可怜人的是比人的更为神圣的!啊!!!” 如果于连更,或者是更成熟 ,他就不会把轻蔑放在眼里,把阴郁摆在脸上,让所有的人 都他、排挤他 ,他完全可以像个的四处卖乖,令自己到尘土里。是的, 他,这是他若干中最真实的一个,于连的心中燃烧的是波拿巴式战斗革新的热血, 却不得不用冷冰冰的教士的说辞将其冷却,或是藏起来,画像藏在褥子下,藏在眼底。 于连太聪明,他一眼就看穿了僧侣的,然而为了,他可以比最的教士更十 倍。可悲的是,于连再一次没能将进行到底,他承认自己,却没本事把这个融进血 脉使之成为本能。这样,他只好在脸上挂起面具,内心却交战的痛苦。于连在 书中自己,应不应该像伟大的丹东 、米拉波、以及偶像拿破仑曾经做过的那样为达目的 去偷盗 、自己。可怜的于连,他做不到像他的偶像们般的脸厚心黑。所以,当他把 局长的给了瓦利诺时,他疾首,自己如此的做法。 三、与并存 于连既有的一面,豪猪天敌ESI全球学科与江苏高校学科建设,又有的一面。他的性产生于对他的,基于个人 的野心。他贵族阶级“的权威”,的,资产阶级的“污 秽财富”以及他们的和吝啬。但是,于连一方面痛骂这可鄙的财富和建筑在其上的 生活,一方面拒不放弃获得这种财富和的决心: “ 这就是你可能达到的的富贵地位, 而且你只能在这种情况下,跟这样的一些人在一起享受它!他也许有一个两万法郎的收入的职 位,但是你在狼吞虎咽地吃肉时,你必须可怜的被者唱,你宴会用的钱是从 他少得可怜的口粮中窃取来的,在你的宴会进行时他将更加不幸!”⑾更具有意味的是, 当瓦利诺高升时,正是于连为自己的父亲谋到了瓦利诺所留下的贫民所的肥缺!这在逐渐 “成熟”起来的于连看来已经极其自然了,因为他认为:“在我们称为生活的这片自利的 沙漠里,人人都为自己。” 在侯爵府邸,于连看到了的上流的生活,亲身经历了贵族的这些腐化、堕 落、奢靡的生活以及党派之间的争斗,深切的认识了当时的贵族已经到了极其和腐 朽的程度。木尔侯爵是王朝的功臣,身在侯爵旁边的于连看到的是一群“佩着勋章的假 冒正直的者”,他们阿谀献媚,都是一些没有骨气的人,他们结党营私、包办选举、相互 、卖官售爵、寻欢作乐,用于连的描述是“漂亮的”,“戴勋章的”。当然侯爵府 邸也成了“无癞子的巢穴”,派的大本营。他们钳制,反对派,对进行 ,弄得,。农民“在冬季的黄昏,从田野回到自己的茅屋时,在 家里找不到一片面包”。而贵族阶级更与,,的组织密布全国, ,成为手中惩治的“一根”,的一切都被殆尽。这些更加 激起了于连的“野心”,增加了对上流的,也增强了战胜上流,建立伟大事业的 。 可是,当于连千方百计地利用他特殊的记忆力和阿谀奉承去博得侯爵的信任,并得以参 加保皇党的大头头们召开的黑会。甚至,还冒着生命去为侯爵给国外的反同谋 者递送秘密口信,帮助保皇党以求荣的办法来巩固他们的时,这使得以丹东自 居的于连受宠若惊、,完全了他出身的阶级,了他对反封建人物拿破仑的 ,而向反派封建贵族屈膝投降了。他在受到抬举时,就为与 者。因为是这样,在他领受了骑士称和中尉军衔时,就已经幻想日后擢升司令, 怎样更地为服务了——他思想中的意识已消失殆尽。 纵观于连,他是波旁王朝时期和受压的小资产阶级青年的典型。他的爱憎、追 求和最后失败的命运,对于这一时期被于之外的中下层资产阶级青年是典型的。他 性格复杂,既有和上层的一面,又有投靠上层的一面。当上层他, 不给他发大财、当将军的机会时,他就;而当一定程度地满足他的个人时, 他就欣然投靠。于连思想基础是中心主义,他的仅仅是为了个人的发迹和飞升,没 有明确的理想,这种个人主义的者一旦个人的追求得到满足,就很容易同现实。 于连所追求的飞黄腾达、财富地位都得到了部分的满足,他就成了手中的工具,得 意忘形,做起了三十岁当司令的美梦。司汤达以深刻有力的笔触真实地了于连作为一个 小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或者说实一介平民的性、性和性。由于一个 平民有分享其的,所以于连最后仍以一个者的身份而败阵。所以,于连个人反 抗的悲剧也是历史的悲剧。 于连短暂的一生,他走过了一条曲折的个人奋斗的道。他并没有向投降,但 他还是明白了他所处的是个什么样的。他曾对自己做过的总结:“我过,我 受过颠簸。总之,我不过是一个人……但是我并没有被风暴卷走。” 他的一生是“一个不幸 的人在和整个作战”的一生,是一个无奈的人生。

  宋陵各类人物造型较粗壮,带有晚唐遗风。中期约当11世纪前半叶,包括永昭、永厚二陵。人物造像由粗壮逐渐变为修长,文臣静雅,武臣也有“儒将”风度。晚期约当11世纪后半叶至12世纪初,包括永裕、永泰二陵。瑞兽图案失去了活泼神情,腹部两侧增饰云朵及水波纹,着意渲染其神秘色彩。人物皆作修长体态,文气十足,而威风日稀。

原文标题:同学之歌浅析《红与黑》于连的形象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dongmanxinwen/2020/1015/4138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