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用美术语言讲好强书盒军故事

  美术语言是一种特殊的语言。通过美术设计讲好强军故事,把书籍、期刊、、宣传挂图等打造成官兵喜闻乐见的军事读物,是时代所需、官兵所求。本文结合《报》创刊60周年画册等设计案例,探讨如何用美术语言讲好强军故事。

  习在视察时强调,对新闻来说,内容创新、形式创新、手段创新都重要,但内容创新是根本的。这充分体现了习对军队新闻内容创新的深邃思考和强烈忧患。美术语言是一种特殊的语言,通过创新其设计,讲好强军故事,把书籍、期刊、、宣传挂图等打造成官兵喜闻乐见的军事读物,是时代需要、官兵所求。

  美术语言是一种特殊的语言,它主要由形体、明暗、色彩、空间、材质、机理等视觉语汇组成。美术作品的艺术语言不同于文学语言。在文学中,每个词都有自己的意义,比如“美丽”“漂亮”,而美术语言则必须经过艺术家的有机组合才能成为艺术语言。比如一个色块、一条不规则的曲线、一条直线或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点,书盒这些元素本身是毫无意义的,但是如果通过一定的创造,就完全不一般了。

  美术语言就是用有变化的线条、有组织的色块为艺术语汇,通过画家的组合,形成一种独特的艺术语言。我们可以看到,线条、色块具有惊人的抽象能力,色彩、明暗等一些艺术语汇全被省略掉了,线、点、面着一切,富有弹性的线条和形象紧密地组合在一起,构成了一个个画面形象。与此同时,弹性有变化的线、点、面产生了一种节奏感和生命活力感,传达了一种跃然纸上的欢乐之情。如果在其中任意抽出一条元素,它都将变得毫无意义。

  书籍设计作为实用美术的范畴,在语言运用上也是如此。在中国数千年的灿烂传统文化中,书籍形态方面的设计与制作有着颇深的渊源。其中,设计要素在书籍装帧设计中的形式语言表现也是多种多样。新式的设计表现既要传承传统书籍装帧的文化形态和形式,又要在传统文化的意蕴中融入现代设计的意识。这是对书籍这种艺术形式的探索与创新。

  著名书籍设计家冯德利希说:“重要的是必须按照不同的书籍内容赋予其合适的外貌,外观形象本身不是标准,对于内容的理解,才是书籍设计者努力的根本标志。”这是对书籍设计最好的诠释。近些年来,我尝试着将美术设计语言巧妙地融入书籍设计当中,用美术语言讲好强军故事。这其中,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也有一些值得总结的经验。

  2016年,我设计了纪念《报》创刊60周年画册。这本画册最大的特点是两个徽标分别用于画册封面和画册书盒封面。这在过去的画册设计中很少出现过。因为我和同事都觉得一个徽标无法完全代表《报》60年的辉煌历程。徽标是书籍设计语言的一种高度概括的符,读者通过徽标能快速理解画册的主体思想。此画册的两个徽标都是以“60”为要素进行创作的,画册封面徽标以变形的“60”带有一定的倾斜角度,寓意着不断前行的《报》;围绕的五颗红星代表子弟兵,也可理解为在五星红旗下的军报人;而画册书盒封面上的徽标设计则是选用各时期的记者、编辑在地域采访的图片合成底片形式,放进一个超大黑体“60”字里,寓意军报人60年来不畏、砥砺奋进的。

  此外,此画册封面设计的另一个语言标识是以军报为中心,将旗下子刊、子媒以不规则的形式围绕排列,形成一面抽象的旗帜,用浅网印刷,与“60”徽标遥相呼应,在色彩上利用反差突出主题徽标,又在画面上形成一种流动的态势。书脊设计简洁明了,封底设计突出一个士兵的雕塑,代表军报为兵服务,为战斗力服务。

  如前所述,书籍形态方面的设计与制作有着颇为悠久的历史,其装帧设计中的形式语言表现也是多种多样。在现代设计中融入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意蕴,是对书籍这种艺术形式在新时代的探索实践。

  在前述的设计纪念《报》创刊60周年书盒时,我就考虑怎样设计更能体现报网融合这一传媒发展的时代特征。单一的色块、点、线不足以表述出来,最终采取一种比较繁复的设计方式,运用了中国古代书匣的包裹式形制,即四面合拢、四面打开的方式,寓意我们的新闻产品来自四面八方,我们的新闻宣传同样覆盖四面八方。这些设计语言的运用,既有视觉的冲击力,又能很好地突出军报宣传工作的本质。

  胜利纪念日《大阅兵》画册是2015年10月设计出来的。2015年9月3日的阅兵,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以纪念中国战争暨世界反战争胜利为主题的阅兵,也是习第一次在广场检阅国武装力量。因此,《大阅兵》画册设计透出的美术语言,意义非同一般。

  《大阅兵》画册选题我经历了两次,如何区别于以前的设计,并用新的设计语言来表达是设计重点和方向。色彩主调是明确的,就是“红与金”,既是国旗、国徽的主色调,也是国家庆典的主色调。封面设计上,这次的文字内容非常多,书盒在庄重、肃穆的原则下,不易出效果。因此,我在设计之初就把设计重点放在内文上。封面采用典雅的米色细布,所有文字采用红色烫漆工艺,反战争胜利70周年徽标采用镭射烫金工艺,“大阅兵”三个标题采用中国书法,与文字形成对比,书盒设计与封面设计,整体设计风格庄重、简洁。

  内文设计以“红与金”这两个颜色为主基调,色彩基调与以前的《大阅兵》没有任何区别。在翻阅大量阅兵图片之后,我选择了三个女兵和和平鸽、华表为元素。此次大阅兵首次采用千乐队,其中三名女兵担任乐队指挥,她们飒爽英姿的英武形象深入;而华表是中国文化的代表形象之一,庄严肃穆,代表中华传统的、气质、神韵;和平鸽则是用的标识,也是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徽标的组成元素之一。在每一个开篇我都以此三种元素为设计组合,以华表为核心,三名女兵由下至上,一百多只动态各异展翅飞翔的白鸽围绕华表渐渐飞向远方,整个版面铺满金底,右侧是每个篇章部分的题图,整体气势恢宏,展现了我军新时代的新风貌。

  任何作品都需要有一个鲜明深刻的主题。用美术语言讲强军故事更是如此。也就是说,无论是什么内容和形式的军事读物,都要旗帜鲜明告诉读者,提倡什么,反对什么。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主题是指“文学、艺术作品中所表现的中心思想,是作品思想内容的核心”。这里要说明的是,美术语言所要突出的并非泛指作品的中心思想,它有特殊的内在,即必须围绕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工作大局,与军队站在一起,紧紧围绕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大力宣传习强军思想,生动反映国防和军队建设成就,充分展示全军官兵投身强军事业的崭新风貌,在培塑军队良好形象、汇聚强军磅礴力量上,发挥着生力军的作用。

  新时代军事读物的题材多种多样,主要表现在:既有关系党和国家、国防和军队建设大计的题材,也有党史军史的题材,还有战争和重大军事行动、重大理论问题、重大先进典型、基层经常性工作和官兵成长进步的经验教训及解读,等等。

  “板着面孔,内容晦涩难懂的高深理论读物!”这是以来大众眼里军事读物的形象。事实上,随着受众审美情绪的变化,尤其是主体读者群的年轻化、网络化,当前军事主题读物正在放下“身段”和不断“变脸”,尽量力避曲高和寡,以求实现思想性与可读性的,尽可能满足不同层次读者的需求。这也就决定了用美术语言讲好强军故事必须形式多样活泼,方能突出特色优势。从表现方式讲,既要创新方式,讲求大众化、亲民化,走出“书斋”,还要考虑不同读者群体的多样性需求,把严肃的话题变得对受众更有亲和力,拉近与读者距离,形成以良性互动为主的态势。书盒实践证明,美术设计坚守“主题”内涵、丰富表现内容、兼容多种表达方式这三者的,方能焕发活力,为读者留下宝贵的财富。

原文标题:用美术语言讲好强书盒军故事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junshixinwen/2020/0328/8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