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军事新闻指挥链遭严重干扰 北部空域已“门户大

  目前,装备幻影2000战机的台空军第二联队撤出目前秘密新冠病例的新竹,成建制转隶到清泉岗。这种“将鸡蛋放到一个篮子”的行为反映出对于的深远影响。同时,“远程办公”等一系列极端的防疫政策,导致指挥链受到严重干扰,以及停止“教召”带来的兵力不足,原本就缺编缺人手的整体战备、战斗力进一步下降,这无疑将影响在未来几个月内,甚至更加的决策。

  真的没剩下几个连

  太平洋东岸的强敌受影响严重,同为“王师”,孑立于太平洋的一岛上的也未能逃过此劫。

  4月9日,发表声明称,由于空军新竹即将进行大规模跑道整修,故专门驻扎在新竹的台空军幻影2000-5型战机,将全数暂时移往台中清泉岗,至于移往清泉岗的“幻象战机”究竟有几架?目前依旧是最高军事机密。

  对于空军来讲,新竹至关重要。新竹是岛距离祖国最近的地方,新竹机场也是北唯一的一个战斗机,是“以武拒统”重点经营的防御地带。90年代,为了应对空军攻势,部署在新竹的空军499战术战斗机联队(现第二战斗机联队)优先换装了先进的法制幻影-2000战机。空军希望利用法制幻影-2000高爬升率、高空高速优势的等特点,在台海北部空域截击战机。

  和很多人的认知不同,幻影2000战机一度是我军最重视的战机,在2005年美军交付AIM-120C5先进中距空空弹以前,装备有“米卡”导弹的幻影-2000战机,一直是手里最先进的战机,在超视距空战中能我军苏-27SK、歼-8系列战机。为此,我军曾经研发过多种“可可泣”的战术战法,虽然随着PL-12和新一代三代机的入役,这些战法早已成为追忆前辈英勇荣光的历史,但这反映出我军对于幻影-2000的重视程度一直都是很高的。

  当然,受到高度重视的“新竹”,自然也成为东部战区乃至中部战区火力打击的“优先选项”。由于在横亘数百平方公里的岛北部只有这么一个,对岸一直非常重视新竹的战备水平。按照对岸的一些说法,一旦北空域有事,新竹2联队的幻影-2000能在数分钟内完成起飞,尽可能在火箭军某尽数倾泻6个旅导弹火力彻底摧毁机场前,配合幸存的“爱国者”,“天弓-2”迎击我第一批抵达空域的混合机编队。

  就是这么一个,当面之敌至少有3个火箭军旅以及72集团军2个营的箱火

  尽管一直声称战备训练未收新冠影响,但空军第二联队以“跑道动工”为由,成建制转隶到清泉岗,确实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对于战备出勤率底下的幻影-2000联队而言,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机场跑道”这种理由成建制移防——要知道,我军兵师师改旅在有严密规划的情况下,许多部队转隶移防以后也仅是要求“当年恢复战斗力”。而在对岸已经拥有多种打击手段后,这种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移防调整明显是一种反军事常识的举动。虽然在“以武拒统”的军事发展计划上往往是叙事大于军事需求,让“相信自己得到了防卫”,但这种彻底的“敞开北部空域大门”的反常识做法,毫无疑问证明已经到了选无可选的地步。

  之所以“选无可选”,让北部空域“门户大开”,恐怕证明新竹是目前的新冠患者秘密地点有关。新竹所在的北部是经济中心,人员国际流动大,确诊数字一直居高不下,为了“以疫谋独”的宣传需要,早在今年二月份就开始在台澎金马狭小的土地上到处寻找隔离点,最终选择了拥有宪兵中队的新竹第二联队。

  2月13日,台空军批准了相关需求,军事新闻在2月15日开标并当天决标。按照的公开说法,得标的厂商预计要在2月27日完成所有工程。但出乎新竹这些精锐飞行员想象的是,这些飞行员发现自己住的高级营舍要被成了新冠病例。没有能力建造自己的“火神山”医院,而相较于临时搭建、具有极大宣传意义的版简陋方舱医院,这些“养尊处优”的军官的双宿舍,恐怕是目前最适合成病的了。

  而如今这些精锐的飞行员和地勤全部跑去清泉岗“借住”,无疑说明,的,也远非陈时中“霸气回应”的日均两三个那么简单了。我们有理由相信,到目前为止一张抗疫医护人员照片都找不到的防疫工作,已经出现了重大的纰漏,甚至到了连台北空防都要不管不顾的地步了。

  新竹受影响严重,陆军也因为影响了战备月的“教召”工作,由于影响,于今年2月停止了“教召工作”。据《联合报》报导,受影响,2月24日正式下达“衡山信文”命令确认停止3、4月陆、海、空及后备部队的“教召”工作,而最新的消息是,尽管因为“台北法案”等持续紧张,但“教召”依旧因为“”等原因没有恢复。

  对于而言,“教召”工作至关重要。缺编的单位以机械化步兵、装甲兵和炮兵等作战部队为主,这些部队不仅缺乏有经验技术的士官,更加缺乏有基本指挥能力的“军官”。如果没有“教召”而来的“退伍老兵”,这些部队无法维系基本的战斗力。目前,多个陆军单位已经需要“借人值班”才能维系最基本的战备,同时也导致多个单位之间怨声不断,对于台陆军的影响可见一斑。

  “教召”部队

  本来人就不够的近期又遇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为了维持“战备”,高层发布了“远程办公”等一系列极端的防疫政策。这导致各个单位的营、连级军官大部分都被调到异地办公,导致指挥链受到严重干扰。由于台澎金马本岛空间不足,很多“异地办公”最后都成了,搞成了“A旅军官调到B旅营地,B旅军官调到A旅营地”,这样的奇葩情况,无疑进一步影响了战备工作。

  不过,工作也算是在某种程度上部分“”了战斗力。去年,推行被军内称之为“可持战力专案”的编制体制计划。原计划将数个打击旅改编为下辖合成营的“联兵旅”,并在去年了包括586旅、5旅和“关渡指挥部”等数个联兵旅。但众所周知,“合成营”最大的问题从来都是人,对于缺乏合格军官的而言,让原来的坦克营长、机步营长去学习旅长、军长才有的合成作战指挥,确实是难上加难。加上特有的“人事问题”导致的营内气氛不和,比如某586旅联兵3营原机步营被战车营“吃掉”组成联兵营以后,军事新闻机步营消极怠工,军事新闻“可持战力专案”被对岸士气低落的作战部队称为“可怖战力专案”也就可以理解了。

  原定在今年“汉光军演”期间检验合成化改编,并计划演习后全面推行“合成旅”。但由于影响,将不得不暂缓原定于这个月开始的后续合成旅改编工作。这使得我72、73、74集团军的指战员们,上岸后还是面对“预想中”的打击旅,而不是一支更加糟糕、没有战斗力的“联兵营”。

  不过对于而言,的战备情况,恐怕确实是一个人尽皆知的“秘密”。随着战备工作受到影响,在“以疫谋独”数个月后,能否在5月20日当天或之后延续自己的激进政策,恐怕要重新三思了。

原文标题:军事新闻指挥链遭严重干扰 北部空域已“门户大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junshixinwen/2020/0616/2170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