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中国学者:法国否决解封计低头便见水中天划 但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今天对法国是比较特殊的一天:要表决的解封方案。不出意外的,方案被否决:89票反对、81票赞成、174票弃权。原因也不复杂:执政党前进党在是绝对少数,只有21席。投票时,多数是反对和弃权,到了也依然是党派划线。在这种制度下,即使在危机面前要想大家有共识都是难度极高的事。

  不过虽然否决,但不会影响解封方案的实施。这和法国的制度设计有关:假如两院之间有意见分歧,国民议会在的支持下能够压过,也就是说的决定可以被国民议会否决。虽然名义上最重要的任务在于立法和监督,但其最主要的方式是讨论工作报告,在大多数情况下主要是顾问作用,而且往往也会自行理解它的劝戒。也可以对总理进行信任投票,但是其结果只是象征性的。

  我个人还是很赞赏的投票结果。这至少可以提醒法国,解封这样事关健康和生命安全的大事,一定要慎之又慎,闭门造车可不行。现在距解封只不过七天,今天法国死亡人数增加306例,累计超过2.5万,新增确诊增加了1199例,累计超过20万。虽然持续下降,但局势还是相当严峻。

  但围绕解封,现在发出的信息经常有矛盾的地方。比如5月11日后,可以出行,不需条。可是又上班族乘地铁一定要有工明,否则就要罚款135欧。那么在家工作的人出门就不能乘地铁了?

  今天对欧美是比较重要的一天,经过一个多月混乱、摇摆、最终不得不采用中国封城、戴口罩、踪等措施的这些国家开始逐步解封了。

  现在西班牙、意大利每天新增仍然超过1000例,在700左右上下,但前几天部分地区开始放松后反弹趋势明显。美国更是在2万以上的高位。而且根据今天发表的医学研究报告,20%的感染者没有症状。现在整个都对无症状者、轻症者、密切接触者不采取任何措施。法国健康工会公布的数据则是医院、诊所、养老机构的工作人员被感染超过1.2万名,感染率是普通人群的十倍。医疗专业人士程度尚且如此,更何况解封后的整个。另外伊朗对部分较轻地区封后,也是立即反弹。所以这种情况下就这么急着要解封,确实令同样也经历过的中国人难以理解,难以置信,难以认同。

  此前的日记我从文化的角度作了解释:和都没有储蓄的习惯,国家债务累累,也面临各种贷款税费沉重的压力,再加上家庭早就失去稳定器的作用。所以确实承受不了长时间的封城,只能冒险了。称有高福利,可是何以面对其承受能力远远落后于中国呢?

  不过这个现象从东比较上解读,则是:从的地位上看,的臣服于大众和资本,中国则保持了性和最终的拍板权。

  在欧美,要求解封的不仅有:从到美国,街头封城令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企业、财团。

  以为例,酒店业、餐饮业联合会以及旅游业代表都要求尽快解封。5月2日在斯图加特了一场反对危机下种种措施的活动,提交活动申请的则是企业家巴尔维克,他的理由是自己的基本因为防疫措施而受到了。真是,很懂游戏规则嘛。

  这样做的根源在于,普选之后,便被资本和的力量所压倒:通过选票获得了对的控制权,而普选导致的高成本又为资本提供了影响的空间。2008年的经济危机从根本上讲也是这个原因。美国的次贷危机是引发全球经济危机的,而所谓次贷就是要百姓有,金融财团有利。时任美联储格林斯潘后来在做证时承认,他早就知道次贷的问题。但他之所以没能及时采取措施是因为:“能让失掉住?能让银行破产吗”?如果说竞争阶段时期,完全和过于相信市场是导致经济危机的原因,那么现在则更多是人为和制度双重因素所致。

  由于处于弱势,其问题在于:正常时期它则效率低下、注重选民短期利益、无法打击和遏制利益集团、科学技术的应用,危机时期则不能必要的方案。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看到的是,低头便见水中天甚至到了连决策都无法做出的地步:印度无法整将崩溃的基础设施、欧盟无法承受福利却无法削减、日本和美国的债务居高不下却无法采取措施。2013年美国两党围绕医疗保险的博弈竟然殃及国家年度预算,双方都极端的不让步,最终导致关门,国家停摆,奥巴马也取消了多场访问亚洲的外交行程。不仅沉重打击市场对美国的信心,也令美国亚太转移战略遇到重挫。

  不仅在选举时对积极的介入和控制,更重要的是对日常运作的渗透和影响。这又以形形的游说集团为代表。2013年夏天美国最火热的书籍是《这座城》(《This Town》)。该书生动详细地描绘了美国的精英,高层互相、口蜜腹剑,低头便见水中天则极尽之。各种“猛料”背后反映了与。这本书以详细的资料告诉,美国的永久性不是政党,也不是某个机关,而是一帮专门守着钱袋子的职业操作者。在,已经超越,成为“终极货币”。 议员每五天的工作中,有三天是用来筹钱。他们在每次投票都非常注重金主们的利益。此外,游说者们握有和员工人人向往的金钥匙:卸任后的就职去处。1974年,只有3%的议员卸任后加入游说;而现在,众议员卸任后担任游说者的比例是42%,的比例更高,达到50%。其后果就是涉及全国利益的立法便被各种利益集团所控制。

  据法国出版的《他们的债务,我们的》一书披露,仅2010年美国游说集团投入的资金超过300亿美元,完全由组成的游说集团被称为和之后的“第三院”。美国的也被冠以“出售的”。而这一幕也在欧洲上演。欧盟所在地布鲁塞尔被称为继之后名列第二的“游说者之都”——在欧盟总部方圆四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密布难以计数的游说集团。

  这也是为什么《》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在其新书《世界又热又平又挤》有一章的标题竟然是这样的:假如美国能做一天中国。他举例道:“如果需要的话,可以改变规章制度、标准、基础设施,以国家战略发展的利益。这些议题若换在国家讨论和执行,恐怕要花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美国从1973年就开始了将汽油去铅的进程,但直到1995年才基本实现了全部汽油的无铅处理。而中国决定于1998年开始实行无铅化,1999年新标准已在地区试行,2000年实现了汽油无铅化。美国从1975年就着手制定汽车燃油经济性标准,32年后才取得重大进展。而在地球的另一边,中国于2003年开始将轿车、卡车的经济燃油标准提上议事日程,结果,该标准在次年即获得批准并于2005年开始实施。”

  最后他感叹道:“我希望美国能做一天中国(仅仅一天)——在这一天里,我们可以制定所有正确的法律规章,以及一切有利于建立清洁能源系统的标准。一旦上级颁布命令,我们就克服了制度最差的部分(难以迅速作出重大决策)。

  24日晚,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在抖音直播首秀。新抖后台数据显示,董明珠直播首秀当晚累计观看431万,在线万元,销售额最高的商品是新冠空气净化器,预计销售3台共3.62万元。

  要是我们可以做一天中国有多好……”只是一天!仅仅一天!

  中国传统上都是强势处于状态和拥有最后决策权。虽然四十多年,资本和的力量强势崛起,但仍然没有改变这一传统,尤其是在全国一级。所以,一些很困难的决策、低头便见水中天符合国家长远利益的决策,都能够迅速执行。比如计划生育、国企、取消等。中国的现行体制尤其是在面对突发灾害事件时,更展示其优越性。2008年的雪灾、汶川地震、2013年的雅安地震、以及今年的新冠,中国高效的动员能力、组织能力、协调能力,令。

  从现实角度看,一个以追求利润为核心的、资本主导的制度、一个以追求福利为核心的主导的制度,其合、有效性要远远低于相对中立的主导的制度。这也是为什么,2013年4月30日在法国播放并早早就引发法国关注、让-米歇尔-卡雷拍摄的纪录片《中国,新帝国》,提出这样的结论: “在,是金融家们掌控,在中国不同,中国是由国家控制大和银行系统以及能源”。

  所以,不出意外的,今天法国总理菲利普声称:“我们不能再保持隔离了,之下的、经济的、的代价太高了。抗击新冠病毒不能遗忘病人。新冠病毒有毒,也有。病毒有毒,和学校停摆也一样。”

  这就是为什么之初不愿意封城,为些不惜贴上、侵害的标签。这也是为什么仍然处于高位,却又急着解封、复工。我还记得中国在各地新增为零后,才开始逐步启动复工复产,当时的法国还中国复工高于生命。可是面对的现状,则保持沉默。真是人至耻则无敌。

  自己面对尚且如此,对于和它有利益关系的国家则更是。比如墨西哥严峻,每天新增超过1000,累计超过2万多人确诊。美国企业与美国仍然继续向墨西哥施压,要求这些工人“复工”,以保障美国的产业供应链“安全”。 美国驻墨西哥大使曾如果墨西哥不停止“停工隔离”,那么墨西哥就将“失去很多就业机会”。 美国的施压引发了墨西哥工人的浪潮,担心工厂成为病毒的温床,并美国企业家“只关心自己资本”。

  墨西哥是美国的邻国,也是实行制度的国家,但它有平等的待遇吗?中国有不少学者声称只要采用的制度,美国就不再遏制中国,就会把中国当成可信任的盟友。那就看看墨西哥的命运吧,还有正在建的美墨“墙”。

  东的区别,科隆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教授文浩 (Felix Wemheuer)近日接受采访时说的很清楚:“为实施相关措施(抗击),承受巨大经济损失。而在,几个星期以来已有经济利益团体及其在、科技界和的同盟大声疾呼,要求尽快重新放开。尽管我们或许尚处在第一个感染波的初始阶段,他们却要向这样一个信息:所有这一切很快就会过去。”

  但是,菲利普总理今天有两段话还是很值得和大家分享:“现在是关键时刻,因为我们要在信息不完整而且经常是相互矛盾的情况下采取决策”。中国是全球第一个在流感季节检测出新冠病毒的国家,从那时到现在已经四个月了,法国怎么现在还强调要在信息不完整和相互矛盾的情况下做决策呢?当初中国做决策的难度不比你法国今天要高多少?要难多少?怎么这么会体谅自己就不知道体谅当时面对未知病毒的中国呢?

  另一段线日后,检查会放松。因为我们不是国家”。众所周知,法国为了执行隔离令,动员了11万和宪兵。现在要放松检查,就可以标榜自己不是国家。可是中国封城、隔离基本上靠自觉和社区管理人员,可为什么长久以来一直称中国是国家呢?中法之间的标准怎么差距这么大呢?

  不过值得肯定的是,欧美医学界一直公开反对在目前状态下解封。只是它们的力量难比利益。这也是为什么欧美医学界一再否定针对中国的,但欧美特别是美国不为所动,照样使用中国。

  这次,东都试图主导叙事。中国完全可以自信的对世界:抗击不仅仅是两种制度的竞争,更是两种价值观的竞争。是生命至上,还是经济至上的竞争。是生命和责任更重要,还是个人更重要。

  3.疼痛时应绝对卧床休息,使患肢下垂,增加血供,避免肢体剧烈活动。

  今天再和大家分享中国当代崛起的历史性因素。

  前的历史性因素有三个方面:一是1949年中华人建立,中国再度恢复和完整,重府的有效管理,而且和过去不同的是,这种有效管理直达过去皇权时期鞭长莫及的乡村基层。这应该归功于主义传入中国。中国正是以此为指导思想,建立了组织性、纪律性严密的主义政党。它对中国的特殊意义在于成功改变了中国人散漫、的局面,重建了的高度组织性,使得中华民族在中国的领导下具有强大的凝聚力和行动能力。

  二是国家主导下的全方位建设。工业上,以农业为条件的强制性工业化。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说:到毛逝世时,“中国以世界上六个最大工业国之一的姿态出现了”;军事上成为核国家,确保了和大国地位;农业上,遍布全国的水利工程和农田基本建设,中国今天95%以上的水坝都是八十年代以前建设的;教育上,通过大规模扫盲,令识字率上升到90%,从而为的工业化提供了充足的、能满足需要的劳动力。除此之外,实行土地国有和集体化,为中国时代大规模的基础设施能够顺利推行创造了条件。

  三是的经验教训和意外后果。

  这包括对计划经济的认识、“”和期间两次对地方经济放权、灾难反促成了的高度共识。

  中国传统上是单一制国家,但在前三十年却有和地方的两次分权。从1957年到1961年,直属企业的工业产值占总产值比重从40%下降到14%,地方占财政预算支出的比重从29%上升到55%。失败后,又开始收权。期间,权威受到极大损害,失序造成事实上的下放。到1974年底,地方已经拥有相当大的经济管理权限,建立了各自比较的经济管理体系。这些都为后的放权创造了条件、积累了经验。

  中国摆脱计划经济之所以比前苏联东欧、印度更早更快更成功(印度九十年代才开始放弃计划经济),很重要的历史性原因即在此。

原文标题:中国学者:法国否决解封计低头便见水中天划 但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junshixinwen/2020/1020/4346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