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海外严重有些服开服装厂装厂刚开工又提放假!

  发展从来都不是闭门造车,经济全球化下,中国影响世界,世界也同样在影响中国。自新冠爆发以来,中国经济就陷入了停滞,全球都受到了世界工厂停工带来的影响。

  现如今,经过的抗疫,国内许多行业开始慢慢复工,连餐饮和服务行业以及大型商场都开始陆续开工,然而却有一个行业经历了千辛万苦申请复工,却再次致命打击。

  东莞某著名手表代工厂发布公告,主动劝退员工另谋高就,全厂放假至少3个月(上图)。

  “我是做服装外贸的,复工没多久,现在又面临着没有订单的痛苦,国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只能等了。”

  海外突然失控,经济也开始瞬间停摆。中国外贸企业刚刚恢复的势头,又被海外的给摁住了。

  目前海外新冠确诊病例突破39万例,每天新增都是几万例。截至时间3月26日11:30,意大利新冠累计确诊病例达74386例,美国累计新冠确诊病例68211例,西班牙累计确诊49515例,累计确诊37323例,伊朗累计确诊27017例,法国累计确诊25233例,累计确诊10897例,英国累计确诊9529例,开服装厂韩国累计确诊9241例,全球已有60个国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受海外打击最大的,是国内的纺织行业。那些专门做出口的纺织工厂,每天都接收到大量海外取消订单的消息。

  “我昨天被撤单30万米,客户喊暂停,都已经全上机生产了,怎么停啊,现在真的是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一塌糊涂。”

  老板发愁,员工更愁,受影响,海外商家只能将已经付款的订单延后发货,纷纷取消没有付款的订单,也没有新的订单产生。大量的外贸行业员工开始抱怨:

  “外贸要凉凉了,今天经理说好几个美国大客户要取消订单,不会倒闭吧?本来今年还想着能好好干活的。”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美国客户开始取消订单了,延后都不行,一大半订单没了,形势这么严峻了吗?”

  “一早上接到的都是欧美退单的消息,老板亲自下来开紧急会议,取消了所有欧美订单,停止接单,太了,我觉得欧美再这么发展下去,外贸行业都得到歇菜。”

  不管订单取消还是减少,这些企业的日子都比较苦涩,大多数都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现在减少人工成本大势所趋,有不少企业为压缩经营成本而“放假”的现象。至于放假到何时,可能是两三个月也可能是更长的时间,这一切都是要看全球防控的效果和经济恢复的程度来定。

  尽管羽绒服的销售季节在晚秋和冬季,但一位羽绒服生产厂老板表示,自欧洲暴发以来,他的心一直悬着,“我担心控制不住,订单会被取消。”这家工厂的欧洲客户分布在意大利、法国、西班牙、、英国等国家,这些国家近期受影响严重。

  老板曹辉(化名)告诉《财经》记者,目前向意大利寄送样品、资料已经比较困难,他担心法国等国家陆续也会出现困难。“之前和意大利客人联系的时候,他们都很无所谓的样子,现在开始紧张了,让我们寄口罩,我们寄出去了很多口罩。”

  曹辉的工厂除羽绒服,也生产外套产品,他表示,已经有美国客户告诉他情况很糟糕,本来预期4月出货一批薄夹克产品,这位美国客户告诉他需要时间考虑要不要生产这批货。

  羽绒服的单一般是3月-4月接,6月-8月出货。他说最近客户下了一部分订单,但他不放心,希望客户能支付定金,一些客户愿意,一些不同意。

  客户原则上不能取消已经生产的订单,但曹辉担心对欧美市场产生更多负面影响,如果消费信心持续下滑,客户还是会取消订单,所以他选择将货期往后拖,暂不生产,继续观察客户国家的情况,如果有好转,再进一步协商生产计划。

  影响也在向上游传导。天虹纺织是全球最大包芯棉纺织品供应商之一,其徐州工厂是做纱线的中型工厂,该工厂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财经》记者,出口导向的中国服装产业链受欧美影响很大。纱线是服装的上游原材料,织布厂采购纱线织布,再将布匹售给印染厂,印染厂将布供应给服装厂。此次首先影响成衣的内销和出口订单,影响再传导到上游印染、面料,再触及织布,织布反馈到纺纱。“现在上游纺织、印染、面料,以及下游服装企业态度都很谨慎,不像往常那样做大规模采购原材料的规划。”

  目前纱线的上游原材料棉花的价格也在下跌。据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数据及期货数据,近期棉纱价格、棉花价格都在下行。

  中国为东南亚工厂提供大量原料半成品,开服装厂对东南亚供应链也造成了打击。在中国和东南亚有多家工厂的大型服装生产商溢达集团全球营运董事总经理童成告诉《财经》记者,在全球持续,多个国家实施更严厉的防疫政策,甚至要产非必需品的企业短暂停工,这对其马来西亚、斯里兰卡和毛里求斯海外生产线造成了一定影响。

  巴拉巴拉是森马集团旗下儿童服装,为该品牌提供ODM(设计+生产)服务的工厂老板告诉《财经》记者,巴拉巴拉此前告诉工厂,没操作的订单全部暂停,已经操作出货、2月应付的款拖到现在还未结,要等到4月才能结款。该品牌此前也要求供应商帮忙卖货,给供应商排名,其副总裁也做起了直播。

  上述工厂老板表示,巴拉巴拉、太平鸟、七匹狼等开了大量实体店的国内品牌,目前压力都很大。很多品牌急于出货,老板带头在朋友圈里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为存,一些品牌已开始裁员。

  业内人士表示,一些工厂是在拖欠下游原料生产厂家账款、拖欠工人工资的情况下经营。外贸商斌说,品牌与工厂的交易是赊销模式,运作订单2个-3个月,出货后2个-3个月回款,没有进项,工厂要垫资运作、支付人工,如果财务状况不佳,在此次期间或许会难以维持。

  消费的恢复,一方面是中国市场,一方面是海外市场。目前中国的已经控制住,但持续有来自海外的输入性病例进入,许多白领依然应要求宅家办公,虽然开业,人流远远没有恢复正常,商场店铺门可罗雀。

  国家数据显示,1月-2月国内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20.5%,其中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同比下滑30.9%;虽然实物商品的网上零售额增长了3.0%,但贡献增长量的是吃类和用类商品,穿类商品则下降18.1%。

  与此同时,依赖中国供应链的国际大品牌依然处于抗疫进行时。目前Zara、H&M、优衣库、耐克、阿迪达斯等与中国代工厂紧密合作的各大品牌都关闭了欧美市场店铺,其中Zara已经关闭全球3785店,其西班牙门店全部关闭。

  工厂老板们也在通过中国的持续时长,判断欧美的状况,他们认为有可能欧美国家会需要更长时间去控制。同时开店后还需要清理消化一部分库存积压,服装产业链真正迎来转好,也许需要半年。现在能做的是现金为王,不要积压库存,避免被拖欠钱。

  不少老板表示,已经在做和打持久战的心理建设。“未来3个-6个月可能会比较困难。”一布商表示。但从长远看他不担心,“我对击退还是有信心。”另一王姓布商也认为,市场不会一下子变,但3个-6个月后总会变好。

  从零售角度考虑,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个阶段,应对和危机,活下去是最根本的一条。品牌必须集全力量做好几件事,首先是资金链,第二是清库存,第三是拓展线上渠道。

  一些服装业从业者目前普遍认为,过后也不大会出现所谓消费的报复性反弹,由于期间购买意愿被,消费恢复后会有消费小出现,他们希望过去后服装消费能恢复到以往水平。

  这位服装从业者表示,目前一些服装企业已经在布局夏季、秋冬季产品,但没有出现比去年同期押宝更大的现象。“2020年经济生活方方面面都受到影响,消费者信心指数不会恢复得太好。”可能的情况是,因资金实力,一些品牌停止运作、出局,被资金实力更强的品牌瓜分市场,因此对一些品牌,市场重新洗牌的可能性是一个机会。

  她预计服装消费要等到5月1日才会恢复,并期待“五一”小长假能给市场恢复带来质的飞跃。开服装厂

  大型生产商已经看到了一丝转暖迹象。某大型生产商生产负责人表示,在中国市场,初期确有一些客户因调低需求预测而削减订单,但近日有些客户提高了订购量,“他们认为国内的已控,预期业务将会恢复增长。”他表示,另外有些客户,因为供应商还未能恢复正常生产,所以就转过来向溢达下订单。

  一服装供应商表示,随着国内控制住,接下来国内市场可能会转好,“很多人已经可以了,我的批发商预计十天之后可以全国进货。”

  对于品牌和产业链上的工厂来说,也许现在是需要胆大心细的时候。“我大家现在应该下一些确定的订单,留30%-40%的预量,进可攻、退可守,如果未来市场没有预期增速回升,还有回旋余地,如果恢复的比较好,还可以再快速增加订单。

原文标题:海外严重有些服开服装厂装厂刚开工又提放假!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kejixinwen/2020/0403/1988.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