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唐朝电影一部完整展现唐朝的“电影”

  电影《闪灵》中,小男孩骑着小三轮车,穿过长长的、迷宫般的走廊,此时摄像机离地面只有几英寸,剧组费尽心思,终于使用特殊的摄影轮车,使摄像机能够均匀地拂过地毯表面。可惜《盂兰变》不是电影,它是孟晖女士所著的小说,描写了武则天时期一段惊心动魄的宫闱故事,但是它不折不扣可以称得上是一部“电影式”的小说。

  电影《闪灵》中,小男孩骑着小三轮车,穿过长长的、迷宫般的走廊,此时摄像机离地面只有几英寸,剧组费尽心思,终于使用特殊的摄影轮车,使摄像机能够均匀地拂过地毯表面。

  《盂兰变》的开头,肯定也得用上特殊的轮车,使镜头模拟蛇在地面上蜿蜒爬行时所看到的景象,摄像机一定是低悬着,几乎贴在地面上,不时有草叶拍打在镜头上。

  可惜《盂兰变》不是电影,它是孟晖女士所著的小说,描写了武则天时期一段惊心动魄的宫闱故事,但是它不折不扣可以称得上是一部“电影式”的小说。

  初读《盂兰变》,唐朝电影可能没有一个读者不被它的无限细节所折服。唐朝,离我们很近又很远,影视剧使它在我们心中留下了一个影影绰绰的印象,那毕竟离我们有一千多年呢,我们心里的那个“唐朝”是真的唐朝吗?《盂兰变》则是一部完整展现唐朝的“电影”,它不满足于寥寥几笔,如舞台小品的布景,而是搭建了一个摄影棚,用大景深和无限细节,仿佛巨幕电影一样,展现了一个唐朝。我们随意翻开一章,看到其中美人的梳妆,描凤眉、贴花钿、涂颊黄,看到仕女们的锦半臂、合欢襦、长锦裙。当我们发出惊叹的时候,才发觉细节之上还有细节,合欢襦是用什么装饰的?金箔贴出金鸭纹。金箔是如何做出来的?我们看到了小说中的主人公宜王亲手给华服贴金,亲手制作金箔、金线。方寸之间,深不见底的细节感,打造了一个恢弘的唐朝“摄影棚”,让故事中的人物进行表演。唐朝电影这些“布景”繁复而不杂乱,也并没有影响故事的流动,犹如潺潺溪水挟落花,令人惊心而迷醉。

  写历史小说,一定要是视角吗?《盂兰变》做出了另一种回答,那就是大量主观视角的运用、蒙太奇的衔接手法,让故事人物变成了摄像机,让读者仿佛在看一场“”。前半部分的小,宜王中进入,先是用一连串从大远景、切到近景、再到特写、大特写的画面描写,叙述鬼魂上刀山、下火海,残肢碎肉互相搏杀的恐怖场面,当宜王登上望乡台,回望大唐的一瞥,是一个完全的主观镜头——“如恒沙一般众多的种种世界,正在其中运转不息”,之后又是一连串极为意识流的场景,珠帘下手持银火钳敲打门槛的女影,喷溅在地上的鹅血化为小,画面在现实和虚幻中飞快的切换,这是在写一个快要醒来的梦!这是的崩塌!此时读者也仿佛从一场中醒来,酣畅淋漓,仿佛看了一段如《盗梦空间》般的视觉电影。

  《盂兰变》本身带有魔幻色彩的双线叙事手法——宜王在梦中化为金蛇,去和自己父亲的侍女柳才人相会,使得全书宛如一个华丽的、坍塌中的。书中的人物在命运中挣扎、成长,而全书中最重要的主题《大目乾连救母变》,这个救赎故事仿佛带有象征意味。高僧的讲述中,“母亲”得到了救赎,而宜王本身在遭挚友、宫廷、明堂大火的一连串痛苦挣扎中,最终得到了心灵上的救赎,故事最后,宜王和象征意义上的“母亲”柳才人的会面,解开了他多年以来丧母之痛的,某种意义上,是“儿子”得到了救赎。

  然而,再多的华丽的文字,也无法贴切描述《盂兰变》的绚烂、物哀之美。唐朝电影但是却可以形容出我对它的感觉,借用《法华经》中“火宅”的譬喻,《盂兰变》就宛如熊熊燃烧的,雕梁画栋哔啵作响,幔帐上的泥金在火光中烁烁放光,水晶帘轰然倒地散落如流星,然而殿里却有对大火毫无察觉的众美人,打扮皆是织金的上襦,拖地的双重锦裙,她们或纵情舞、或嬉戏玩耍、或奔走呼,裹在火焰里的椽子,在舞乐声中轰然落下。

原文标题:唐朝电影一部完整展现唐朝的“电影”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kejixinwen/2020/0405/270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