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钱钧华重走周游列国 称孔子一直被我们误读

  走在孔子生活过的田野村落,钱钧华在想什么呢?他想起了小时候听说过的孔子周游列国的故事,想起了大学读书期间萌发过的重走孔子周游列国的愿望;想起了他现在已经不再年轻,50多岁了,再不走,一切都会成为空想。他执意要去走一走,看一看,这样的心情旁人难以理解,这样的源于内心自发的冲动,谁也挡不住。于是他抛开身边一切琐事,暂别贤妻,只身去了曲阜。

  回上海后,钱钧华在家闭门两年,潜心研读孔学,写出了《孔子周游列国采访提纲》。去年春节过后,他正式开始重走孔子周游列国,去了山东、河南、安徽三省近50座市、县,100多个村落,采访近千人,行程约万里。经过一年多的写作,完成了这本由上海科学院出版社出版的《跟孔子周游列国》的书。

  在孔子生活过的地方,钱钧华有了许多新的发现。《论语?述而》里有一段话:“互乡难与言,童子见,门人惑。”意思是说:互乡人是出了名的难说话。为什么在孔子眼里互乡人是难说话的人?历史上一直没有明确说法。有人据此推测,认为互乡古时民风粗俗。于是互乡地名一改再改,甚至改成洁己乡。这次钱钧华来到河南省商水县固墙镇固墙村后,终于找到答案。商水县固墙村,春秋时称互乡,是蔡国的一个村落,孔子周游列国时,曾经到过这个村落。当地传说:孔子当年从这儿经过,村里的小孩调皮捣蛋,朝他的马车扔石子,笑话老夫子长得怪,冲他做怪相,就此得罪了孔子。从此孔子和他的对互乡留下极坏印象,背了千年。实际上互乡这个地方的民风并不粗俗,完全是一场误会。看来也是人,也会以偏概全。

  在孔子生活过的地方,钱钧华还发现,中国人抑或外国人,对孔子一开始便有误读的。最早的误读是秦始皇的“”。后来极端,即董仲舒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接着是延续二千年的尊孔,尤其清朝康熙、乾隆对孔子几乎达到膜拜的程度。“五四”运动却又喊出“孔家店”。接着便是“”的“批林批孔”。两种态度和做法其实都属误读。钱钧华感到,产生误读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没读懂孔子。人们只是依自己的需要片言只语地理解孔子,孔子不是在天堂就是在,不是正确就是,不是太有用就是太无用。其实,抬高和贬低孔子均属误读。

  钱钧华认为,孔子乃“至圣先师”也!他是中国的瑰宝,中国历史因他而发生转变。孔子也是世界的财富,英国哲人罗素曾说“中国至高无上的伦理品质中的一些东西,现代世界极为需要”;诺贝尔物理学获得者、科学家汉内斯?阿尔文博士也说:“人类要下去,就必须回到25个世纪以前,去汲取孔子的智慧。”孔子影响的范围已经远远超越中国,成为当今世界波及地区最广、影响人口最多的世界性思想。

  走在孔子生活过的田野村落,对钱钧华的人生,是一种,他看到了一个真实的孔子,一个伟大的孔子,一个不完全为所了解的孔子,一个有着强烈个性和感的孔子。在孔子身上他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历史、中华民族的未来……(严宝康)

原文标题:钱钧华重走周游列国 称孔子一直被我们误读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kejixinwen/2020/0407/361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