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王劲郭忏哉: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王劲哉生于7年,字步礼,陕西渭南(今渭南市临渭区)人,绰“王老虎”。因家住旱塬上,时有狼、獾等野兽出没。天一黑,家家关门闭户,王劲哉还在门外,他的爷爷就骂他不怕死。王劲哉道:“狼、獾没有那么,我要它们怕我,而不是我怕它们!”他的爷爷对此嗤之以鼻。为了显示不怕狼,他借来一副套狼的铁夹子,放在密林的草丛里。过了三天,套住了一只狼。很多人看着夹子上的狼,不敢上前。王劲哉挥起,使劲捶打狼的头部,直到绽开流血。人们对他刮目相看,赞扬他有胆量。他的爷爷也来了,王劲哉趁此又跑过去踹了死狼几脚。

  父辈给他取名劲哉,是盼他长大后读书识字施行礼义,但他自幼好玩枪弄棒,习拳练武,于是,王劲哉被送进了陕西陆军讲武堂学习。1925年,王劲哉加入于右任、胡景翼领导的陕西国民军,并在第二军补充团二营七连任连长,后又转入陕军杨虎城部任营长。1928年随军开赴山东剿匪,只因手下士兵哄抢邮局而被1930年初,杨虎城率部攻打驻马店的唐生智部,又启用王劲哉。是年底,杨部第十七军入陕,王因在乾县剿匪有功,升任第十七师九十八团团长。1932年,十七师师长孙蔚如部驻甘肃,攻定西城,王劲哉身先士卒,搭云梯攻城,三上三下,口叼大刀,城上敌寇落荒而逃。袍泽赞他:“真像一只下山的老虎!”从此,“王老虎”闻名遐迩。

  1932年9月,十七军陕西警备师师长马青苑在天水杨虎城。杨虎城急调陕甘边部队征讨,王劲哉率第九十八团疾驰陇南,打败了警备师主力。1935年,王劲哉被提升为三十八军十七师四十九旅旅长,驻防陕北富县、甘泉。这年2月,红四方面军集中红四军、红三十军各一部共十一个团的兵力,发起陕南战役。王劲哉率第四十九旅九十七团、九十八团及补充团设防勉县新铺湾阻截,遭红军猛烈,四十九旅被击溃,王逃往勉县、南郑。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发生,王劲哉接受杨虎城命令,担任西安警备旅旅长。王劲哉带兵了陈诚、卫立煌等军政大员,并主张杀掉或。当时,陈诚、卫立煌不服气,王劲哉立即朝屋里的花瓶放了一枪,花瓶立即破碎,吓得两人脸都白了。王劲哉吼道:“现在常时期,哪个要是不服管束,可别怪我王某的枪不长眼!”两人无可奈何,只有乖乖听话,进入一间防守严密的,开始等待。王劲哉脾气很大,在张学良、杨虎城召开的部将会议上,公开自己的观点:“在国内群众,对外软弱,前几年,东北沦陷,现在又是华北危机,我看不除掉他,天下终不得安宁。”张学良认为可以逼蒋,倘使一杀了之,局面会更坏。王劲哉说:“不管怎么样,不能让离开陕西,他的为人,我是知道的。”

  经各方会谈后,最终商榷,还是放掉,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王劲哉听到这个消息,几天闷闷不乐。在张学良送回南京后,王劲哉很不满意,拉队伍到秦岭驻扎。不久因补给困难,辱接受了的领导。

  随后,王劲哉率部东出潼关,任新编第三十五师师长。受军刘峙指挥,任开封警备区司令。此时,从战场上溃败下来的士兵目无法纪,在开封,惹得沸腾。王劲哉为开封治安,捉拿违法者数百人,立即处死,明正典刑。

  此举效果显著,不久开封便成为敌后的模范城市。韩复榘不听调令,擅自撤离山东战场,往开封而来。王劲哉接受军部命令,韩复榘。当韩复榘去郑州开会的专列过开封时,王劲哉亲率连,跳上飞速行进的列车,首先镇住了韩复榘的随从保镖,再将韩复榘生擒。韩复榘求王劲哉念在同是西北军的情分上,放过一马。王劲哉道:“国难当前,你身为一省的长官,竟然抛弃黎民百姓,只顾自己逃命,可恨。纵使老蒋不杀你,我也要杀你!你给西北军了。”王劲哉严格执行军部的命令,韩复榘到临时军事法庭。韩复榘受到审判,后被戴笠特枪杀于杀武昌平阅一座小楼上,终年四十七岁。?

  1938年夏,王劲哉率部,开赴曹州府一带与日军作战,战争非常激烈,战士伤亡惨重,全师人马所剩无几。然而还是给与了日寇以重创,归来后,为嘉王劲哉在这次战斗中中立下的战功,将1932年的“一?二八”淞沪抗战的荣誉纪念日颁予王部,第三十五师重新命名为“抗战第一师”陆军第一二八师,拨归汤恩伯集团军序列。

  会战时,日寇攻陷,沿长江南北而上,向进攻。南岸一的日寇,沿瑞昌攻进湖北大冶。参加这一带防守的一二八师给了敌人沉重的打击,严重阻滞了敌人的攻势。会战后,一二八师损失惨重。汤恩伯将尚有战斗力的残部调到河南驻防,剩下的伤病员,则迁到湖北咸宁、蒲圻地区整休补充。王劲哉对此很不满意。

  1938年10月,王劲哉带着他的残部刚来到鄂南,就传来失守的消息,部队纷纷后撤。汤恩伯命令他撤退到湖南整训,并许以副军长之职。王劲哉不愿意再受人,了委任的一二八师副师长,于11月率部脱离第九战区,黑夜从通山出发,走小道,过崇阳、蒲圻,北渡长江进入湖北沔阳境内,决定留在鄂南抗战。汤恩伯见王劲哉不服命令,非常恼火,于是致电,说王劲哉投靠了日本人。王劲哉因而遭受了军、日寇、汪伪部队的三重围剿。

  但因王劲哉,却又受编不受调,重庆考虑要以扶绥为主,便划归第六战区,但王劲哉很快与第六战区长官陈诚闹翻,于是被划归第五战区,他的部队仍驻在第六战区以内。李仁鞭长莫及,只能。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仁委任王劲哉为汉沔游击区指挥官,王乘机扩充实力。王劲哉部队原为陕军,在荆襄一带扩军,兵源出自当地,但基层干部多为陕军旧人。

  因战时物质困难,部队补给不足。王劲哉只有退到江汉平原的沔阳彭家场(后又转移到沔阳的仙桃镇),依靠老百姓游击抗敌。当时鄂南,治安混乱。王劲哉杀了一批、、、、滥民、赌户,得到老百姓的。在,王劲哉实行乡保联甲行政体制,兴学校、浚河道、开农田、免苛捐、废杂税,本分的士农工商。一时,江汉平原出现新局面。

  金亦吾部被王劲哉打败后,频频向致电王劲哉。于是命令江防司令郭忏:“查办并相机处理”。1939年5月,郭忏令所属第七十五军第六师开赴江陵县郝穴镇。是月中旬,第六师师长张珙电邀监利县县长郑桓武等到沙市,商讨攻打王劲哉的军事行动。在商讨会上,鄂中挺进军总指挥金巨堂说,“王劲哉曾多次派员找我,说他在中所恨的只是汤恩伯一人,他本人是竭力蒋委员长的。他之所以清剿金亦吾的土杂部队,这是地方老百姓的强列要求,也是为民除害。他多次我代他向说明情况,并要体谅他的苦衷”。金巨堂接着说,“我已致电郭司令,转伤第六师暂缓执行歼击王劲哉”。当时郭忏也在场,他说,“我个人认为,现在对王劲哉进行剿灭有些不妥,在河湖交错的江汉平原地区,对一支的劲旅实行围剿,如果不能顺利得手,反有逼其投共之虞,不如对其实行安抚为好。”

  郭忏将会商情况电告后,见沙市、宜昌等地相继被日军攻陷,同时,日军西进四川,南取长沙。郭忏如果派兵灭王劲哉,又恐嫡系被日寇乘机消灭。采取坐山观虎斗之策,并对其施以政策,委任王劲哉为一二八师师长,兼任汉沔游击区指挥务(该区辖沔阳、汉川、监利、潜江、天门五县),驻防原地,全力。

  王劲哉趁此喘息之机在驻地自征税赋、兵员,并建立了兵工厂。不到两年,所部发展到万余人,以沔阳为中心,扩及襄河以南、长江以北、东自、西抵沙洋的整个襄河以南地区,雄踞江汉平原。之后,一二八师司令部从咸宁迁到沙湖镇,再迁到沔阳、沔城等地,最后迁到百子桥。

  王劲哉曾狂妄地说:“国难当头,谁是英雄?当今中国只有两个半,一个是,一个是八军,半个是王劲哉。我王劲哉谁的帐都不买!”他曾写一副对联,上联云:你蒋委员长若抗战到底;下联云:我王劲哉不做。

  王劲哉个性较强,也有野心,然而时刻提防别人暗算,所以心肠很硬。他动辄以“”罪杀百姓,对军内持者,统以“反王师长”之罪。派去的军官多被他杀掉,连友邻部队第四十九师派往该师的联络参谋亦遭。他不论亲疏,就要人的脑袋,先后处死过老师、同学、同事、部下甚至亲表弟。王劲哉经常部下化装查哨,若查出民哨不负责任者,就将其全部在哨所内。

  那时他盘踞敌后,采取就地征兵的办法来扩充实力。名义上是四个团,而实际上已有十几个团。关于武器来源,除了收缴地方武装,还经常从敌伪军手中搞些武器来充实自己。除重庆方面按编制提供的军饷外,他还就地设立,征收各种税款。

  汉沔游击区介于长江、汉江之间,为一锐三角地形,湖沼棋布、河流纵横,对兵源、物资补给均极困难。因各方犬牙交错,这个三角地区是一块死地,无险可守。于是王劲哉从沔阳老城到陶家坝、施家港一带,每隔三华里安排工兵修碉堡一座,十米远筑土堆一个,横墙阻隔;遍地挖掘壕沟,沟深两米。为了修筑工事,几乎砍光了沔阳地区的大树,亦拆毁了不少古庙。一年到头苦于军差,因饥寒交迫而者很多。

  另一方面,王劲哉所指挥的第一二八师,经常以主要兵力,突袭敌人,夺取其武器弹药,打得赢就小打一下,打不赢就跑。至于干部人才的培养,他于沔阳油榨湾成立了军事训练大队,当地年轻人,教育半年或者一年。毕业之后先分发各部队充任排长外,其余军士、军官队队员于各部队营以下军官和军士轮流调训。此举对增进干部素质与充实战斗力,显有进步。

  在江汉平原时期的王劲哉,给人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很多人还记得他中等身材,国字脸,禁烟断酒,穿着黄呢子军衣,挂斜,别,走挺胸,脚蹬一双黑色皮鞋。他讲话跟干脆明了、爱憎分明。给士兵时,总是讲“不当奴”“要与日本鬼子拼命”“团结起来,便一定会胜利”等。有时,他还让士兵唱《义勇军进行曲》《我的家在松花江上》《工农兵学商一起来救亡》等曲。至今还有老战士会唱一二八师《军》:“长江水,黄河浪,一二八师上战场。中华男儿扛起枪,起来保家乡,烈火炼金刚……”

  一二八师在湖北监利柳关创办了尽忠小学。因学校离师部近,王劲哉师长就住在民生村柳朝迪家中。学校像一座院子,操场被教室围着,是课外活动的地方,很小,出校门不到十五六米就是内荆河。对河南岸有几个湾子的学生,每天都要坐渡船过来上学。学校师生全都穿军服,戴军帽。学校纪律甚严,每个学期,部的长官都要来,精忠报国思想。

  某年秋季开学当天,校长在大会上宣布:“明天王师长要来,大家提前二十分钟到校!”第二天上午,王劲哉骑着一匹高大的枣红马,一直骑到了学校的操场上。他身材魁梧,却生着一双小眼睛,在他高鼻梁的衬托下,显得炯炯有神。时,王劲哉嘴角总是带着一抹微笑,很是亲切。他站在台上,操着一副很浓的北方腔,大声说道:“我们都是中国人,你们今天读书识字,郭忏增长知识,就是要有爱国思想,有了爱国思想,打日本人就有劲头了。”他又侧过身,对站在一旁的校长说:“一定要引导学生们走救国的道。”

  至于一二八师与日军较量时,个个都是赤膊上阵,非拼个你死我活不可,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王劲哉在战场上的命令是八个字:只许前进、不准后退。

  1940年,日军已占领监利朱河,后向柳关开进,先头部队已过了剅口,即将到达麻雀岭(现柳关麻岭村)。麻岭离柳关只有五华里,情况已十分危急。柳关的前哨阵地上,在金鸡湾马王庙筑有一座高大的碉堡,碉堡内驻扎着一支精锐班的守军。而日军长躯直入,瞬间逼近金鸡湾碉堡,援军未能及时赶来增援。面对汹涌扑来的日军,王劲哉向守军下达命令:对日军用机枪扫射,坚守到底,临阵脱逃者斩。全班战士只得困守死战,杀身成仁。一场恶战下来,阵地成了一片火海,直到最后碉堡被夷为平地。

  日军长江后,上荆沙、下洪湖的船舶只能沿内荆河航行。这些往来船只经过一二八师所驻的官湾时,都得停泊纳税。一天,师部有一个叫李树原的副官在督办税收时,看到一个已交过税的船商手里有很多钱,便单独上船找他索要。因是夜里,船商怕会招来不测之祸,就给了他五十元。第二天清早,船商上坡高声大喊:“一二八师是!”此事传到王劲哉那里,王大怒,立即责令查实原委。李副官起初不认帐,后来在其身上果然搜出五十元。王劲哉当即批示:“立即杀之。”当天下午,李副官就被三个枪兵押到河边用刺刀。

  一二八师有一宣传:“铲除烟毒,缠足,如有违者,就地杀头。”柳关街上曾有六个吸出了名的人,他们,整天吞云吐雾。王劲哉亲笔批示,将这五男一女“一律处以,决不姑息”。第二天,这六人就被押赴刑场被刺刀。

  王劲哉的话成为军队和的法规。谁违反了不但本人要被杀头,而且还观定:一人犯法,杀其全家,杀其保甲长,杀其左邻右舍,烧其旁屋。王师长的法规,就是他一时心血来潮,随口编就的十五句口。这些法规(口)是:我是爱国人,爱国人是我。我是人,人是我。我是勤苦人,勤苦人是我。杀少人,救多人。杀,救。实行勤苦,绝对令。吃饭不做事的人,是国家的罪人。营私舞弊的人,是国家的敌人。抗战两年,失国土大半,羞愧万分!当了的人,儿子儿孙不能在人前说话!听师长的话,服从我们师长的命令!绝对能打胜仗,绝对战胜敌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掀起全民抗战,争取最后胜利!”王劲哉从来都是言出法随,绝不马虎。

  一个裁缝因做的袋不合要求,犯了王师长的“没”罪,被当着千百个老百姓的面,用刺刀戳死。第四十九师师长李精一的参谋副官闯入了王劲哉的领地,被判为“来摸128师底”的罪,给了。王师长的老师——西北讲武堂教官刘修文千里赶来投靠他,被他用刺刀戳死。

  因脾气火爆,王劲哉虽常和驻地的老百姓打招呼,也常见官兵们帮老百姓干农活,但王劲哉并不懂得对休养生息,所以丢失了广泛的群众基础和军队中的支持。

  1940年春,王劲哉抢占新四军地盘,遭新四军反击而败退。豫鄂边区委陶铸给他写信,劝他建立联合战线。附信如下:

  昨日敝部四团队始由天汉转来手书,展读之余,敬悉先生于九、一八”以来,即力主团结抗战。“七、七”事变后又率部南下,为国土而英勇战斗之史实,钦佩之至。贵部与敝部同在日寇控制之区域内,抗战,共以解放中华民族伟大事业为己任,此诚所谓目标相同者也。自弃守后,在鄂中广大平原上,召,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真正打击敌寇者,仅贵部与敝部而已。吾等以身许国,抗战,抛掷头颅,流洒赤血,固所愿也。

  本月在天门,贵部与敝部四团队武装冲突,真实情形,至今不详,料系出于误会。敝部素以团结党派、军队,人士共御外侮为怀,昭信全国,并以此属。萁豆相煎,抗战,使亲者痛,仇者快,给敌人以可乘之隙,此者向为敝部所深恶痛绝。天门误会一事,祈消芥蒂,希以民族事业为重,共

  王劲哉收信后,很受触动,主动派代表与天汉地委及新四军谈判,并达成一致协议:“双方各自据守自己的防区;互通情报;互相支援;共同对敌。”但这一纸协议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一二八师古鼎新旅而经常发生一些军事摩擦。

  1943年,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陈诚觉得王劲哉桀骜不驯、难以驾驭,遂古鼎新(1945年日寇投降,古鼎新受孙蔚如的,,1949年后病亡)除掉王劲哉,事成后由古鼎新升任该师师长。古鼎新为了向王劲哉表忠心,竟将陈诚的告诉王劲哉。不承想古鼎新的这片忠心,反而使王劲哉对他起了疑心。古鼎新治军松弛,下面两位团长的副官不守军纪,王劲哉先命令这两个团长杀了各自的副官,后又命古杀两个团长,古察觉到了王劲哉的用意是杀他,就没杀下属,纠集官兵投靠了日寇。

  当时,王劲哉制定出收复汉口的冒险计划,因古鼎新突然投敌,将一二八师驻防情况拍成胶卷偷送给日寇,致使该计划流产。同时,鄂中江汉汊湖地区是日寇进出宜昌的咽喉,王劲哉扼住了日寇西扩的,对核心部位构成直接,日寇视王劲哉为,决定打王劲哉。

  日军出动十六个大队,约两万人,又调集“定、中国自卫军”等伪军八万,共计日伪军十万之众,对一二八师实施猛烈的包围,发起“江北歼灭战”。一二八师司令部因阵脚不稳,大败。经过十来天的战斗,王部官兵战死八千多人,被俘二万三千多人。

  战斗结束后,有人在一二八师司令部发现一具烧焦的魁梧尸体,重庆方面以为王劲哉已为国捐躯,遂追封他为陆军二级上将,授一级勋章一枚,由其子王义虎代领。

  其实,王劲哉带少数人突围,悄悄向官湖垸转移。恰遇从瞿家湾来的一支日寇骑兵,王劲哉部与之激战,后来身边的八十多人全部战死。王劲哉换上,一个人到了监利分盐,拖着流血肿胀的右腿,藏身于彭李湾后面的草堆内。

  一个叫彭明辉的亲眼见到王劲哉躲到草堆里面,为了“请赏”,马给日寇。日寇连忙赶来,从草堆里揪出王劲哉。此时,王劲哉气息奄奄,几乎休克(这一天是1943年2月25日)。日寇几个人轮换将王劲抬背到小沙口。在小沙口日军指挥部,日寇从大皮椅上起来,将皮椅让给王劲哉,王劲哉毫不客气地坐上去了。日寇向他敬茶,他泼到地上。日寇递给他一支烟,他扔到地上。

  日寇不会汉语,只有通过翻译官与王劲哉谈话,大概意思是现在是中日提携,请你和我们合作。王劲哉拍着桌子拼命怒吼:“我今日被俘,你们要杀就杀。倘我不死,还要和你们血战到底。以后捉到了日本人,我同样杀掉!”王劲哉软硬不吃,被日寇关押于汉口通商银行。

  1944年,穷途末的日寇又将王劲哉押往南京,关押于白下一家旅馆内,由日本宪兵,只能在室内行走,不能外出。

  抗战胜利后,王劲哉从南京漂到,经历了很多。因当时驻军统帅何应钦的,不敢停留,直接返回陕西三原县。军统探知了他的动态,报给胡南,胡南派人了他,在西安军法处,准备解送南京军事法庭。

  1945年冬,宪兵王劲哉去南京,登机时飞机突发故障,未能起飞,当晚王劲哉趁上厕所之机翻墙逃跑。到了城门口,因胡南的士兵无法出门,他便从城墙上跳下,结果摔瘸了腿。于是,他白天躲进墓坑内,夜晚爬行,一直爬到坝桥(距西安市三十里)的老朋友李觉先家中。后李先觉护送他到渭南老家,在家休养,伤好后他通过熟人找到了西北野战军第四纵队司令员王世泰,并请他转递一封信,只有六个字——我愿意来延安。张闻天、、等人商议后,安排陕西省工委的人通知交通员,安全护送他到陕甘宁边区。

  1948年,他在绥德,经西北局批准,吸收他为“特别”。随后,任命他为陕西农民自卫军司令员。1949年,郭忏王劲哉随军到关中,任渭南军分区副司令员。1950年,调军区任。几年后,有几个湖北的老战士去找周总理,王劲哉当年在江汉平原时的苛刻与行为,道:“你们并不了解他的过往,但是清楚的,以后会给你们一个结论的。”

  1951年,国际国内局势突变,王劲哉被停止,转业回陕西,任陕西省参事室参事、陕西省协商会议常务委员等职。自1966年“五·一六”通知发布以后,王劲哉及其家人受到了的,身心受到了严重。1968年,王劲哉突发脑溢血,溘然去世,时年七十一岁。

  在那个时代,对他爱而恨之,汪精卫对他喜而怕之,新四军对他敬而远之,日本人拿他束手无策。千秋功罪,后人自有评说。1980年,陕西省在落实党的政策中,为王劲哉恢复名誉,确认他是对有功的人,了初期在他头上的一切。

  【作者简介】安频,男、湖北省监利县人,高级经济师。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音乐文学学会会员。湖北省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党支部副,《监利人》主编,《荆楚报告》副主编。出版有《足下集》《思想底片》《心灵》《世相评弹》《特别联想》《汉皇陈友谅》《梦生羽翼》等多部专著。在新华网、网、中国网、网、搜狐网、网易、千龙网、百度文库、豆丁网、中华文本库、腾讯、丝绸之网、领导干部在线、西部之声、起点中文网等一百七十多家网站,及《农民日报》、《中国青年报》、《湖北日报》、《荆州日报》、巜名人传记》、《湖北音乐》、《咬文嚼字》、《楚天主人》、《湖北方志》、《学习月刊》、《速读》《风采》等报刊发表作品七百三十多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文标题:王劲郭忏哉: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kejixinwen/2020/0507/1203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