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韩国整形发达背后:平民、明星、财滥用麻醉药

  在韩国,从明星、三星世子和公主到前总统,为什么都因为这神秘的剂栽了跟头?

  就在2月20日,韩国应急处置本部副本部长金刚立表示,新型(COVID-19)超出防疫网,已开始在社区全面扩散。

  然而在这种危难之际下,可能最震撼韩国的不是病毒的,而是一位影帝的崩塌。

  

  

  这件事被,始于今年韩国检方对首尔某整形医院非法注射一案进行的调查。

  这间位于江南区的整形外科医院,因为使用了大量叫“丙泊酚”(异丙酚)的,而遭到了韩国检方的怀疑。

  

  据韩国Channel A报道,韩国检方通过深入调查,发现有多个明星涉嫌在整形医院非法注射丙泊酚,其中还包含了一名著名演员。

  否认声明里给出的解释是“祛除疤痕”,原因是2018年出演《追击者》时,河正宇需要化带血妆,但是没想到自己对人造血过敏,直到电影演完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脸不行了,为此还做过很多次治疗。

  根据韩媒报道,河正宇当时是以弟弟金永勋(艺名车贤宇)的名字预定间,并使用了丙泊酚,据说现场还有韩国的财阀高层。

  

  不仅被确认的注射次数是十几次,医院的工作人员还爆料,该演员因注射次数过多甚至已经产生了耐药性。

  

  河正宇作为韩国顶尖的中生代实力男演员,在中国也很有知名度,但是沾上了“毒”,不知道能不能洗白,不过韩国观众们对待有实力的演员也很“双标”,并不像对待韩流爱豆们那么苛刻。

  引起这了”的导火索是这个次实力男演员“子塌叫“丙泊酚”的东西,今天我们来好好科普一下,毕竟它这两年可是出镜率有点高。

  丙泊酚又名二异丙酚,在美容整形界还被俗称为“牛奶针”或者“幸福牛奶”,常规用法是用作的和维持,是一种,属于镇定类药物。

  

  但是丙泊酚使用一向常谨慎,可静脉推注或静脉滴注,以2.5mg/Kg的剂量静脉注射时,起效时间为30-60秒,维持时间10分钟左右。

  流行天王迈克尔·杰克逊,当年的突然离世引起全球震动,最后的调查结果就是由于迈克尔·杰克逊的私人医师注射丙泊酚过量,导致其不慎身亡。

  

  一般来说,也都有不同程度的“致幻”效果,丙泊酚同样有致幻效果,且中毒性很强,会产生一种类似吸食可卡因等的欣觉,从而导致成瘾。

  目前异丙酚群体以美国为主,亚洲则是韩国居多,位列娱乐性药物应用中第四大药物。

  所以在韩国,这种药物早在2011年2月就被韩国食品医药品认证厅规属于“性医药品“,除治疗目的以外严禁使用,违者将按吸毒罪追究法律责任。

  2012年韩国首尔江南地区几家整形医院便被曝毒物丙泊酚剂,致大批患者上瘾。

  据韩媒报道,曾在夜店工作的B某(32岁,女)透露,自己为注射异丙酚,共花去了6亿多韩元,她说“看着我手上青肿的数十个注射,医院还是不加劝阻地给我进行了注射”。

  

  而这些丙泊酚本该冷藏保存,却在常温下存放了大约60个小时,导致药性变异。

  

  最轰动的是2013年韩国四名女明星朴诗妍、李丞涓、张美与玄英丙泊酚药物的新闻,这四人注射次数分别为185次、111次、95次、42次。

  

  朴诗妍最为中国观众熟悉,当年来中国拍戏《宝莲灯》,被称为“最美三圣母”。

  

  回国后事业翻红,韩剧《我的女孩》里的饰演网球选手女二,但是她没有在事业上更进一步,选择与富商结婚,随后更被曝出在怀孕7个月时仍然注射丙泊酚,朴诗妍最终被判处了8个月的。

  虽然在2013年顺利生下大女儿,2015年二女儿也出生,但是朴诗妍老公也选择与她离婚。2016年5月,滥用麻醉药朴诗妍所属方面向某表示:“朴诗妍目前确实正在进行离婚诉讼。”

  

  

  后来韩国报道,早在2009年,韩国首尔的整形医院就让艺人们大用特用异丙酚。

  当时,异丙酚还药物,所以大家都用得很嗨皮,韩国艺人私下将其称为“能让情变好的药”。

  我们都知道韩娱圈是出了名的压力大、压榨狠,在那样一个几乎全民出道的国家,更新淘汰率太高,焦虑可见一斑,滥用麻醉药再加上那些不可描述的韩娱潜规则,韩国艺人的率一直高居不下。

  

  韩国艺人们为了短暂几分钟变好的心情,在国家明令违禁药后,依然选择用丙泊酚饮鸩止渴。

  2013年曝出四名女星药物后,韩国演艺圈人对表示这只是冰山一角,如今河正宇的事件又将这座冰山的另一角敲碎。

  不知道大家注意没,河正宇被曝用弟弟名字预约间的当天,和他在一个间的财阀高层是韩国三星副会长李在镕,也就是三星太子爷。

  

  作案地点?也是在江南区某整形医院,也被该医院的前助理爆料:李富线月定期在这家医院非法注射丙泊酚,每月至少两次。

  据这位称,李富真每次来的时候,院方会特地关闭地下停车场的摄像头,不留下镜头记录;医院登记表上,顾客一栏也是用别人的名字。

  靠着的嗅觉,我扒了扒网上的新闻,发现在2月13日时,李在镕便因为品接受调查。

  

  看来是相同的操作了,只不过这次背锅的河正宇名气太大,三星集团呐,真是一言难尽...

  不仅财阀们跌在丙泊酚上,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当年的“闺蜜干政”风波中,也有丙泊酚的身影。

  韩国报道说,2014年韩国岁月,也就是后来改名为世越的客轮沉没当天,朴槿惠居然接受了7个小时的整形手术。手术就是在金英才整形外科医院进行的,实施手术的是这家医院的院长。

  

  虽然院方声称,那天医院处于停诊状态,以此证道不属实。但是韩媒了该医院使用剂丙泊酚的记录。

  

  2014年4月16,载有476人的“世越”客轮意外进水并最终沉没,只有172人获救。这一直是韩国对于无作为的怒火之一。

  青瓦台发言人当时也驳斥了这种传闻,称朴槿惠当天正常办公,青瓦台警卫室可以当天没有外来人员或医院车辆的来访记录,还一一列举了朴槿惠听取15次事故报告的具体时间。

  但是这位“嫁给韩国”的女总统最终还是下台,如今已1000多天,每天也只能看看自己的书,一切。

  下面的截图是我在文章下面看到的留言,有人说丙泊酚可以治疗失眠,有人觉得这种药就是让人睡一觉,有什么好的。

  

  韩国曾报道:每年都有16万韩国人平均每天注射两次异丙酚。在韩国,丙泊酚政商艺三界,从“平民”到总统,都因为这个“幸福的牛奶”付出了代价。

  近十年来韩国违禁药物的现象屡禁不止,甚至愈演愈烈,每次扫毒的场所都在整形医院,这让我怀疑韩国人是不是只有在整容医院里才能获得片刻愉悦?

  韩国是整容大国,他们对外在美的严苛程度下到幼稚儿童,上到耄耋老人,所有人都被“精致”支配着,这种精致在人看来也像一把,滥用麻醉药沉重地压在韩国人的肩头。

  甚至这种精致就是韩国高压的一种符化,在韩国那样一个普遍压抑的下,严肃的以及复杂的民族性格让他们想要却又无处可去,久而久之和内心都形成了巨大的压力。

  这种压力在人人如此的情况下,他们或许也无法诉诸于口,毕竟韩国的民族性格里那种带一点病态的强烈胜负欲让他们有着极度的自尊心。

  所以最后的方法是,他们选择在整形医院里用丙泊酚去自己,冒着违法的风险用这个“幸福牛奶”做自己的“安慰剂”,毕竟“治病”不丢人。

  或许他们认为丙泊酚就是一种剂,不是可卡因、不是、不是、不是,但是越过了那条界限,它就不是什么幸福牛奶,只是一剂夺命针。

原文标题:韩国整形发达背后:平民、明星、财滥用麻醉药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kejixinwen/2020/0630/2479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