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上海白领“失科技新闻业”送外卖:从月入过万

  从“魔都”上海月入万元的年轻白领,到“失业”转做外卖小哥,正好一个月。

  由于高频率上下楼梯,膝关节出现损伤,送外卖的第25天,陈飞(化名)的右膝盖“”了。走起来,一瘸一拐,无奈之下,他在家休养了4天。“干体力活不好的一点,就是一旦受伤就没钱了。”陈飞有些难过。

  送外卖前,毕业于河南大学的陈飞,在一家体育赛事活动工作,天南地北地出差,月入过万。受影响,早在2月下旬,陈飞就接到通知,将复工时间推迟到6月份。

  “今后一段时间内,马拉松等大型活动、体育赛事等人群性活动暂不恢复。”3月31日,体育总局的一纸公文,给整个行业浇了一盆冷水。

  “地震来了,如何能子不塌?!”陈飞很清楚,行业受影响是必然的。2月份的工资还没着落,3、4、5月仅有2480元的底薪,如何负担每月在上海3500元的开销?2月28日,从河南老家回到上海的陈飞,在完成14天隔离后,就开始准备做点什么。

  期间,受隔离政策影响,无接触服务的外卖行业首先受益,深入城市毛细血管的外卖小哥也被赋予了更多的责任,需求大涨。数据显示,1月20日到3月30日,美团上新且已有收入的新增骑手已经有45.78万人;支付宝3月20日数据显示,饿了么已招募14.2万名骑手。

  3月20日,在比较了快递员和外卖员的优劣后,陈飞最终选择了时间更加的后者,成了几十万新增外卖骑手中的一员。

  从月入过万的白领,到走街串巷的外卖员,第一关要过的其实是自己心里的这槛。陈飞没打算告诉同事、朋友,甚至并没有计划告诉父母,“农村街坊邻里的关系,我怕父母解释不清楚,让他们没有面子。”

  身份转变带来的巨大落差,还是通过得知的。一次,陈飞来到老板所住的小区送外卖,门卫呵斥他电动车违停,还被要求罚款200元,“居高临下的态度特别明显”。科技新闻想起之前来接老板时,门卫以对待业主的态度对待他,陈飞心里不免失落。

  送外卖的一个月,陈飞在上海的弄堂里,与复杂的地形较量,也在上,与亮起红灯的电瓶较量,更重要的是,他在与自己较量。刚开始待业的两周,陈飞陷入一种情绪的黑洞之中,自闭又孤独,一个人待在狭小的出租屋里,整天胡思乱想,但对现实又感到为力。

  “开始让自己忙起来之后,情绪好了很多。”陈飞说。

  以下为陈飞:

  6月前复工无望,东答应降租又,为了老家的购送外卖,没敢告诉村里的父母

  2月6,我就准备从河南老家回上海,不过,雪下得太大了,被困在村里三周后,2月28日才回到上海。2月17通知我们2月27日复工,几天后又改为3月10,不久又通知6月前复不了工。

  我所在的主要从事体育赛事活动的组织和运营,比如全国各地大型的马拉松比赛、跑步比赛等。现在防控的形势下,这种大量性的活动,可以说是丝毫没有复工迹象。的项目都延迟到了下半年。为了过冬,现在采取的是休眠政策,就是人不复工,只发基本工资。

  正常情况下,春季和秋季是体育赛事活动的旺季,原本我现在应该会非常忙。因为活动多在外地,我甚至曾连续50天出差,而且没有休息。现在想想,那种忙碌的日子,还是挺幸福的。

  收到6月份之前不能复工的通知后,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开源节流。第一时间,我就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上海的东,东表示理解,愿意降租700元,从每月1500元降至800元。原本我是计划继续待在家里,因为东答应降租,就意味着生活成本降了不少,于是决定回到上海。但我没想到,回来后,东又不愿意降租了。我能有什么办法呢?不降就不降吧。科技新闻

  没多久,东就来找我唠嗑,告诉我,隔壁的租客租还没交,人就跑了。那个租客其实也挺惨的,在酒店行业上班,估计也没复工。东一直催着他交租,催着催着,他把东西好就消失了。

  现在2月份的工资还没有着落,3、4、5月份只有2480元/月的底薪。我有一定的积蓄,即便这段时间不工作,也能生活下去。但是没有这3个月的工资,我的购计划就不得不延期了。年前,我在老家看好了一套,在30万-35万元之间,就差这几个月的工资凑个。

  ,是我一定要迈出的一步,退一步说,即便这几个月收入受到影响,我可能也会换一个没那么高的。这对我来说,就相当于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

  因为这笔钱,是打算用来的,我根本没想着要去动它。现在,我每月的生活成本在3500元左右,包括1500元的租和2000元左右的生活费。待业期间,只有2480元的底薪,对我来说,确实有不小的压力。我并不打算让自己闲着。

  因为和还有劳动合同,如果太过于正式的工作,需要的手续也比较麻烦,科技新闻所以我就优先考虑滴滴、快递、外卖这些行业。

  完成14天隔离后,一开始,我去了附近的快递站点面试,他们要求每天早上6点半去站点理货,干完一天的活,也就到晚上六七点了,而且要求一个月无休。因为是,我还是想拥有自己的时间,可以去看书,或者做的事情。比较之下,时间比较的外卖就成了我的首选,而且赚的钱可以很快在支付宝提现。

  从月入过万的白领,到送外卖,这种身份的转变带来的落差感,我自己其实觉得还好。事实上,快递员、外卖员等的工资收入并不低,甚至比一些白领还高。但一开始,我没有告诉父母,怕父母跟农村的街坊邻居解释不清楚,让他们。不过,父母最近还是知道了,他们给我发来,担心我太辛苦。

  4月15日,我把送外卖受伤的视频在某短视频A发出去后,就在村里火了。我一开始没有意识到短视频A的推荐机制,但现在也无所谓了。我现在比较担心大学同学知道我在送外卖,就是会很尴尬吧!有一次在短视频A直播的时候,有人冲进直播间,叫了我大学时期的外,当时我尴尬得说不出线瓶可乐庆祝

  有一次,距离目的地还有5公里,电动车却没电了,情急之下,我赶紧把车停靠在边,找了一辆共享单车,蹬了5公里。

  慢慢的,我决定升级现有的装备,又去新租了一组电瓶,这样可以车子可以全天跑。之前的线点左右,就不得不把车骑回来充电,一耽误,几个小时就过去了。

  我的目标是一天能跑到300元,实现这个目标,花了19天的时间。结束的时候,为了庆祝突破300元大关,我给自己买了一瓶可乐,打了一个很欢乐的嗝。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送外卖这种累,还是可以接受的。不过,送外卖对体力消耗特别大,送到最后,我已经累到连把车扶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其实频繁下楼梯对膝盖的损伤特别大,4月15日,我的右膝盖开始疼,连下床都困难。这也让我意识到,我的身体可能还没适应外卖员的工作。在家休息的这几天,我其实挺难受的,因为意识到对靠力气来赚钱的人来说,一停工就意味着没钱赚。

  一天的生活费甚至连7块都不到。

  以前午饭我喜欢吃泡面,直到我发现挂面更便宜的时候,就开始吃挂面了。因为养成了晚上跑步的习惯,所以晚上并不怎么。我其实没有想过自己的生活很苦,但是你(《周刊》记者)提到了,我就觉得挺苦的。其实也还好。毕业后,不管工作怎么变化,生活上,我都安排得很简单,周末去图书馆看会儿书,或者去公园跑步。吃的也很简单,因为我以前特别胖,我要减少食物热量的摄入量,保持体重,而且也比较便宜。

  我最近也有一笔比较大的开销——朋友过生日

  期间在家待的时间比较长,父母几乎每天催婚一次。我今年29岁,这是我第一次明显感到,还没有结婚带给他们的负担和焦虑。差一点,我就了,告诉自己就这样吧,随便找个人结婚算了,但一些事情的发生,又我改变了这样的想法。我觉得还是要找一个聊得来的人。短期内的凑合或许还可以,但是一辈子太长了,我不敢想象。

  大概一月前,有一个女孩在短视频A里跟我联系上,我们互相加了微信,她可能对我送外较感兴趣。

  可以对每一个播放版面设定播放时间长度,以秒作最小单位,如30秒或300秒等,这样可以控制每次信息的显示时间。还可以设定播放版面的播放日期、时间和星期,用以实现什么时候播放什么内容。

  在新品研发的频率上,目前小黑唇易拉罐茶油炒饭平均每个季度更新一次菜单,通过具体的点单数据、门店复购率来进行取舍,淘汰相对不受欢迎的产品,同时上线新产品。炒饭的新品研发沿用了研发菜品的逻辑,每份炒饭都像一道菜,有自己独特的风味。并且,小黑唇易拉罐茶油炒饭并不将口味局限在某一个地区,无论是广式炒饭,亦或是湖南、四川的麻辣双牛炒饭都在小黑唇的产品之列,这样无论是哪个地区的消费者都能兼顾,增加消费者的广谱性。

原文标题:上海白领“失科技新闻业”送外卖:从月入过万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kejixinwen/2020/0825/3300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