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男神2次被拒第3表白被拒次他却主动送花上门

  数十年的相处,云舒早就练就了万千人群中一眼辨识他的本领,何况陈安还那么鹤立鸡群。

  陈安很高,也很清瘦,皮肤白皙,五官端正,长成了这个年纪女孩子喜欢的模样。

  陈安寡言少语,不喜欢和人打交道,男生他那副高高在上拽拽的样子,女生融不化他这副高不可攀冷冰冰的样子。

  云舒背着书包挤下了楼,校门外都是翘首以盼的学生家长,周围闹哄哄的,有的嚷嚷着要复读,有的三三两两吆喝着去放松,还有的。

  云舒无心看着这些人百出的自导自演,她只想找到陈安,终于在楼梯转口她看见了白色衬衫戴着银框眼镜的陈安。他双手插兜,书包只背了一边,松松垮垮的搭在他挺直的背上,面无表情的朝她走来。

  云舒眼睛一亮,冲他一笑,用力的挥舞着自己的手,周围渐渐有考生投来了探究的目光,陈安不动声色的蹙了蹙眉头,他讨厌招摇和关注。

  奈何,越当你厌恶一样东西的时候,那样东西只会紧跟着你的步伐,与你形影不离。

  傲人的成绩,出众的外貌,显赫的家世,以及同招摇两个字相生相伴的青梅洛云舒,无论陈安想怎么低调都做不到不受人关注。

  云舒习惯性的接过了他的书包,开心的询问他考场上的一切,陈安在心里叹了口气,又来了,她永远都有用不完的精力和说不完的话,叽叽喳喳的聒噪着他的耳膜。

  “挺好的。”“嗯。”“嗯。”“选A”陈安敷衍的应付着,也只有云舒会在他这样冷漠的回应中不被打击,继续乐此不疲的询问着。

  “陈安,我家里没人,我爸出差去了,我妈也出差了。”云舒突然转换了话题,低头恹恹的踢着脚下的小石子,垂下来的头发挡住了她的侧脸,陈安看不见她唇边藏不住溢出来的弧度。

  “嗯。”陈安一如既往的敷衍着,还未反应过来她已经转换了话题,待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恢复了一贯漫不经心的表情,只是说话的声音忽然软了几分,带着不为人知的温柔:“去吃饭还是先喝奶茶。”

  云舒抬起头拉着他的手就朝校外跑,一双杏眼完成了月牙儿,里面藏着狡黠的笑意:“先去奶茶店吧。”

  陈安看着她白皙纤长的后颈,认命般的跟着她的步伐,连多余的话都不想说,若是他说的她能听进去,她就不是洛云舒了。

  六月份,盛夏天,灼热的太阳挂在瓦蓝的云层中,无意识的炙烤着地面的一切,没一会汗珠就泅湿了云舒的刘海,贴合成了一绺绺的搭在额前。一连走了几家奶茶店,都是爆满,陈安虽然没有说什么,脸色却也不大好,白皙的脸庞慢慢的染上了薄红,压抑着喉咙里的喘息。

  云舒看见眼前的这一条条的长龙,又看了看陈安凉凉的眼神,不由忐忑:“要不不喝了,我们回去吧。”

  她的话让陈安一愣,云舒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嗜甜如命,越是什么高热量的越喜欢朝自己肚子里面装,特别是云舒自己,往日里每晚放学回家,她都会在学校门口要一杯珍珠奶茶才会走,一上蹦蹦跳跳的同他说这每日枯燥无味的一切,鼻息之间都是她身上清爽的洗衣液味道和甜腻的奶茶味道。

  陈安站着没动,拉着她排在队伍后面,嫌弃的说:“要喝就喝,还装上了。”队伍一直排到了街道这边来,小小的奶茶店里只有两三个服务员在张罗,云舒眨巴着眼睛,问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排到我们的时候会不会没有了。”

  陈安皱眉看着喧噪的店铺,转身就朝家的方向走,云舒忽然慌了神,她今天是有大事要办的,就这么回去了她还怎么办,她在他身后焦急的喊着:“陈安,陈安。”

  这不是陈安第一次给她做奶茶了,上一次还是她痛经的时候,他把茶叶混着红糖在锅里炒成粘稠的晶状,然后倒入牛奶和珍珠,算不上有多么好喝,却是云舒最为惦念的味道。

  后来,无论云舒怎么撒娇耍泼,陈安都不为所动。不光如此,陈安还告诉她:“云舒,选修一写了,物以稀为贵。”

  陈安出来看见的就是她这副随意慵懒的模样,他瞥了一眼屏幕上的韩剧又看了眼云舒的样子,不由冷嗤:“看多少遍了, 也不腻。”

  云舒一块橘瓣呛在喉咙里,差点把嗓子都给咳出来,她脸色涨红,看着白衬衫西装裤的陈安,不由用力的把橘瓣吞了下去,讨好的说:“你帅。”

  陈安哼了一声,朝厨里走去。云舒看着他的背影直叹气,果然无论是再高冷的男生,都是要面子的。

  陈安把做好的奶茶搁在了云舒跟前,他嫌弃的踢了踢她不雅的脚:“你就不能好好坐着。”

  云舒捧着奶茶喝了一大口,喟叹:“又没有人,在你面前我有什么好装的,啊,陈安,好好喝,有冰吗?”

  陈安刚坐下每两秒钟就听见她叫唤,白了她一眼:“冰箱下面第三格,自己去拿。”

  云舒矫捷的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赤着脚踩在光溜溜的地板上,哼着打开了冰箱,陈安瞪大了眼睛,无奈的将手里的书盖在了自己的脸上,在脑子里念叨着,非礼勿视,非礼勿看,非礼勿视,非礼勿看。

  云舒手里捏着冰块不住打了个冷噤,小跑着朝沙发这边走,赶紧将手里的冰块扔进了一边的可乐里面:“陈安,你的冰镇可乐。”云舒咬着吸管口齿不清的说。

  陈安拿下了书,看着眼前翻腾冒泡的可乐,皱眉道:“你又用手抓的,脏死了。”话虽这么说,可他还是端了起来。

  那边陈安正一边看着书一边喝着冰镇的可乐享受着,这边的云舒心里已经盘算着小九九朝他跟前靠了:“陈安,我有事跟你说。”

  陈安正看着小说,正是精彩的时候,哪里有空搭理她,只照常敷衍应声:“嗯。”

  陈安整个人的心都被那一段阿宁抬头看见水猴子望着她给揪起来了,神魂都在书中:“嗯。”

  “???”云舒捏紧了小拳头,擦了擦脸上的液体,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他:“就这,你还想怎么样?我给你买束花,给你吗?”

  “哦???”云舒现在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出门没有看黄历,她应该好好找个黄道吉日的。

  “我不要你上坟,别买花了,好好喝你的奶茶,我要看书了。”陈安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她的肩,举起的书挡住了自己红透的耳尖,他整张脸埋在书中,无声的喘息着。

  没过多久高考成绩就下来了,云舒看着自己的分数,心里有了底,只要陈安是在中国读大学,就没有她不能去的。

  报名那天,是陈安的爸爸开车送的他们,云舒偏头看着窗外的景象,心里有些失落,陈父从后视镜的瞟了她一眼,慈祥的笑着说:“爸妈妈工作忙,比不得叔叔这个闲人,你多理解一下他们。”

  说起云舒和陈安的熟识,云舒父母居功至伟,那时云舒才八岁,外面下着大雨,不知是因为什么,父母先是争执了两句在然后就打了起来,云舒惊恐的看着他们至极的模样,吓得跑了出去。

  她呆在一楼屋檐下哭着,雨愈下愈大,她就是在这样狼狈的状况下遇见陈安的。他打着一把黑色的伞,手里拿着垃圾袋朝楼下走,不偏不倚的撞上了云舒那双含泪的眸子,他愣了愣,继而冷漠的从她跟前走过。表白被拒

  云舒整个人都沉浸在悲伤中,过了许久,她才看见眼前面无表情的男生,他将伞递给她,然后用手护着头,冲进了自己的居民楼。

  云舒愣愣的捏着伞柄,还残留着他留有的余温,云舒想,他肯定以为自己是因为没有伞回不去了才在这里哭的。

  云舒将头埋在膝盖里,冷着冷着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别睡了,我妈让你去我家,待会雨停了,送你回家。”

  云舒揉了揉眼睛,抬起头茫然的看着刚刚给自己送伞的男孩子,那时的陈安还小,性格却比长大的陈安好不到哪里去,云舒还没有出声,就被他拉回了家。

  也就是从那时起,才算是初相识,后来她父母越来越忙,干脆花钱让她在陈安家吃饭,云舒就那样在陈家吃了近十年的饭。

  陈安看着她闷闷不乐的神情,不住给她发信息:“待会我爸走了,怎么安排。”

  云舒看了一眼消息,发现是陈安发来的,她不由回头一笑冲他眨了眨眼睛,飞快的在键盘上打着字:“欢迎你,和我约会。”

  云舒乐呵呵的等着陈安变色,等了好久,却只等来了陈安的一个“好”字,云舒的心忽然砰砰砰的跳了起来。

  陈安陪着云舒去宿舍铺床,她临床的一个女生看陈安的眼神就跟饿狠了的狼看见肉似的泛着绿光,云舒生气的瞪了一眼陈安,忽然用腻的声音对着他撒娇:“安安,你把我的箱子放这里嘛。”

  云舒不住在心里恶心了一把自己,余光瞥见临床的那个女生暗下来的目光,不由觉得值了。恶心是恶心了点,但是还是腰宣誓的。

  云舒把约会地点定在了漫展上,她小心翼翼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朝陈安手边靠,陈安嫌弃的看着她,像提溜什么似的拎起了她的手:“你竟然用你的爪子靠近我。”

  陈安看着周围奇奇怪怪的服装和人,偏过头去捏紧了云舒的手,自然的同她十指紧扣,云舒又看见了他泛红的耳廓,不由扬唇在心里碎了一口,口是心非的男人!!!

  云舒带着陈安朝里面走,一上cos什么的都有,陈安眼里带了探究和求知,忽然走过一个cos露娜的小姐姐,他不由多了一眼,下一秒耳边就传来云舒生气的声音:“你看什么呢看!!!”

  云舒气结,惦着脚捂住陈安的眼睛拉着他朝外面走,她可不想,自己还没有到手,陈安就看上了别人,

  一出来云舒就看见了一旁的花店,她恶狠狠的瞪着陈安:“站着,等着我,闭上眼睛,快点!”

  云舒飞快的朝花店里跑去,买了一捧玫瑰花走了过来,她看着陈安身后的江景,自己手里的玫瑰,心里乐滋滋的,觉得自己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今天,陈安肯定得的答应自己。表白被拒

  “surprise!陈安一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捧着花眉眼弯弯的云舒,这次可没有书给自己挡住脸红了,他只觉得自己双颊烫的吓人。

  “……陈安!!!”云舒将手里的花恶狠狠的摔在了他怀里:“你有本事给我买一束啊,我倒是愿意你买玫瑰花来给我上坟!”

  陈安摇了摇头,努力控制着自己颤抖的指尖,哑着嗓子道:“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口味这么重。”

  “你!!!”云舒了个半死,回到宿舍后还不忘发信息骂他,在她面前的陈安兴许有时还能露出自己真实的一面,可隔着屏幕的陈安,真的是冷的不能再冷了。

  第二天一早,云舒就听见敲门声,宿舍阿姨一直喊她的名字,舍友不满的哼哼唧唧的抱怨着。

  云舒穿着睡衣踩着拖鞋迷迷糊糊的开了们,宿管阿姨笑的跟花一样:“你就是云舒吧,快出去看看你男朋友,那小伙子真俊啊。”

  云舒觉得自己可能还在梦里,不然为什么冷冷冰冰的陈安居然会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站在宿舍门口,来来往往都是人,陈安可是最厌烦热闹的了。

  其实这事吧,不光云舒觉得陈安魔怔了,连陈安自己都觉得自己魔怔了,可,他是男孩子,这种事情本来就该他主动。事不过三,他实在不好意思让云舒来跟他第三次。

  他本来想再等等的,谁知道云舒这么心急,生怕自己跑了似的,刚高考完就来,给他吓了个够呛。

  云舒惊奇的走到他跟前转圈圈,赞叹不已:“你跟谁玩大冒险呢?输成这样。”

  “没有,我有喜欢的人了,我来的。”陈安捏紧了手掌,浑身紧绷,脸上还是端的面无表情。

  云舒像看神经病似的看着他,哄谁呢?这才刚来学校多久就又喜欢的人了,云舒忽然心里一凉,真不会是有喜欢的人了吧。我天啊,这才多久啊,在自己面前的都能让别人下了手,云舒只觉得自己心态崩了。

  云舒叹了口气,耷拉着眉眼说:“说吧,表白被拒你喜欢谁,我给你喊出来。”(作品名:我的高冷小狼狗,作者:沈翟。

原文标题:男神2次被拒第3表白被拒次他却主动送花上门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qichexinwen/2020/0406/305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