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中的人物

  内容摘要:本文通过探讨美国作家海明威的短篇小说《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中的三个人物来探索海明威心目中的“硬汉形象”和“硬汉”,同时进一步小说的主题:在这个充满和孤独的世界,人类需要和秩序来维持,以获得生活的勇气,战胜危机。欧内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9――1961)是二十世纪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他的作品在主题、人物和语言风格等多方面都独树一帜。多年来,众多中外文学家和文学爱好者对海明威及其作品的研究方兴未艾,这些研究不仅包括海明威的中、长篇小说,还包括海明威经典的短篇小说,《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便是其中一篇优秀的短篇小说。《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写于1933年,收录在1938年出版的《海明威短篇小说》中。这篇小说十分简洁,几乎算不上一个故事:深夜,在一家西班牙餐馆中,一位老人在独自饮酒,一位年轻的侍者和一位年纪稍大的侍者一边闲聊一边等着打烊。两位侍者的对话出老人富有却独居,每晚都到这间干净明亮的餐馆喝酒打发时间。年轻的侍者急着下班,想尽早回到妻子的怀抱;年长的侍者像老人一样没有家人,非常同情独自买醉的老人,下班后他又去了一家酒吧。这篇不足1,500个词的短篇小说遵循了海明威一贯的创作风格,在看似简单的人物对白和情节背后却隐藏了、死亡、等主题,了生活中无处不在的缥缈以及人情冷漠。这篇小说没有描写战争和等惊险场面,却描述了一个充满的世界。面对“”,百相。通过三个主要人物,不难发现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依然有海明威心目中的“硬汉”。硬汉形象是指海明威作品中出现的一系列人物形象。这些人物有拳击手、斗牛士、猎人、渔夫等,他们都具有一种、的性格,面对和死亡,面对不可改变的命运,都表现出一种从容、镇定的意志力,保持了人的和勇气。海明威笔下多是这种个性独特鲜明的“硬汉子”形象,如《太阳照常升起》中的杰克・巴恩斯,《永别了,武器》中的亨利・非特力,《丧钟为谁而鸣》中的罗伯特・乔丹和《老人与海》中的桑提亚哥。这些人物形象要么是朝气蓬勃、一往无前、立于不败之地的勇士,要么是饱经沧桑、屡受挫折但又不甘失败的上的胜利者。众所周知,《老人与海》中的渔夫桑提亚哥的名言“人可以被,但不能被打败”,即是硬汉形象的境界,桑提亚哥也集中体现了海明威心目中的硬汉形象。《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中最醒目的便是。在这篇小说中,表示“”的西班牙语“nada”一共出现了22次,英语“nothing”出现了6次。整篇小说营造了一种无处不在的氛围。小说临近末尾处年长侍者关于缥缈的词更是凸显和深化了“”的主题:我们的缥缈就在就在飘渺中,缥缈是你的名字,你的王国也叫缥缈,你将是飘渺中的缥缈,因为原来就是缥缈。给我们这个缥缈吧,我们日常的缥缈,缥缈是我们的,我们的缥缈,因为我们是飘渺的,因为我们是缥缈的,我们的缥缈,我们无不在飘渺中,可是,把我们打飘渺中出来吧;为了缥缈。欢呼全是缥缈的缥缈,缥缈与汝同在。在此,海明威引用国家众所周知的主祷文,在保留原文结构和句式的基础上,将一些表示神圣庄严的实词,如“神父”、“天堂”、“面包”、“”、“”、“”和“荣誉”等,用表示“”的西班牙语“nada”一词替代,表明这是一个充满“”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任何人类活动都是“”的,毫无意义的;任何神明都无法将人们从“”中解救出来。《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中只有三位主要人物:一位急着下班回家的年轻侍者,一位受失眠困扰的年长侍者和一位未遂,夜夜到餐馆独自饮酒的老人。这三位人物对待生活的态度折射出世界的百相。小说开篇就写道:“时间很晚了,顾客都离开了餐馆,只有一个老人还坐在树叶挡住灯光的阴影里。在白天,街上尽是尘埃,到了晚上,露水压住了尘埃。这个老人喜欢坐得很晚,因为他是个聋子,现在是夜里,十分寂静,他感觉得到与白天的差异”。这如同舞台上的聚光灯照在老人身上一般,将读者的注意力集中到一位身份不明的老人身上,并传达出这样的信息:餐馆里只有老人一个顾客,老人是孤独的;老人耳聋,几乎不能与交流,老人是孤独的。他们的对话很简单,还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却进一步了老人的孤独:老人很富有,却因为。这表明物质上的富足无法抵抗老人的孤独感,即年长侍者口中的“”。老人未遂,被救之后,天天到这个干净、明亮的餐馆,说明他意识到无处不在的,渴望一个温暖的、的、有秩序的地方来减轻自己的孤独感,维持自己的。在这里,老人不像老人一样“邋里邋遢”,而是“干干净净”的,即使喝醉了,“啤酒也不滴滴答答地往外漏”;离开餐馆前,老人打开皮夹子付了酒钱,还不忘留下小费,离开时老人虽然脚步不稳,却很有神气。这一切都表明即使面对孤独和,老人也希望维持自己的。这符合海明威笔下那些“硬汉”表现出来的“重压下的优雅”。然而,经过推敲不难发现,这位老人算不上真正的硬汉。老人深切地感受到了孤单,却不敢,之余以死求得。未遂,他又日日到餐馆买醉到很晚,只有在酒精的下,躲进这个干净、明亮的餐馆,他才能继续活下去。可是,这家餐馆并不是他永久的家园。黑夜终将过去,白天餐馆会恢复喧嚣,扬起灰尘。不敢无所不在的,老人算不上线.冷漠,身处,盲目自信的年轻侍者小说是通过两位侍者的交谈展开的。年轻侍者首先提到了老人的话题,貌似他“关心”着老人的情况,然而正好相反,他谈及老人只是为了消遣。事实上,他不在乎老人的死活,只在乎自己能不能早点回家。他的言行都表露出他的冷漠。一开始他只是在背后向同事老人“他应该在上星期时就死掉”,到后来他甚至不耐烦地当着老人的面道:“你应该在上星期自掉”。此外,他在往老人酒杯里倒酒时,也失去了耐心,任酒从酒杯溢出来,“顺着高脚杯的脚流进了一叠茶托的第一只茶托”。就因为老人在餐馆用餐,他不能早点回家,他就老人死掉,可见年轻侍者是多么的冷漠无情。从表面上看,年轻侍者是三人中唯一没有“”之感的人。他年轻,不孤单,有老婆,有工作,有信心。可是,年长的侍者告诉他,老人“从前也有过老婆”,这表明年轻人拥有的,老人也曾拥有过,可是青春易逝,工作也有做完的一天。年长的侍者跟他开玩笑问他“你不怕不到通常的时间就回家吗”,他立即反驳“你想我吗”,并安慰似地强调“我有信心。我完全有信心”。这恰恰说明,年轻人的信心也毫无基础,想当然的妻子的也有可能变成不忠。此外,年轻侍者在谈及老人时两次都提到“他有很多钱”。这恰恰暗示了年轻侍者的浅薄:他不明白财富,即使是巨大的财富,也无法和无处不在的“”抗衡。稍加审视便发现,年轻侍者整天忙忙碌碌,对生活抱有幻想,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身处“”之中,更不用说用正确的态度面对无处不在的“”了。年长的侍者与他的同事不同,他不仅不着急回家,还喜欢在餐馆待到很晚。他知道老人“因为不喜欢睡觉才不睡觉”。当年轻侍者撵走老人之后,他诘问“你干嘛不让他待下来喝酒呢?还不到两点半呢。”餐馆关门之后,他还直言不讳地告诉年轻侍者他“同情那种不想睡觉的人,同情那种夜里要有亮光的人”,“每天晚上都很不愿意打烊,因为可能有人要上餐馆”。在他与年轻侍者的对话中,他四次提到这家西班牙餐馆是“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因为他知道,“”无处不在,财富、青春、信心都无法与之抗衡。一个干净、明亮的餐馆能为像老人这样的人带来、温暖和秩序,即使是短暂的,这在充满的世界也是十分重要的。餐馆关门之后,年长侍者不愿回家,在他式的自言自语中,不知不觉来到一间酒吧。这间酒吧不如餐馆干净明亮,而且有喧嚣的音乐,并不是个的地方。当酒吧招待问他要什么时,他像个“神经病”一样说道“缥缈”。在小说中,年长的侍者因为对“”有着无比的认识而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正是这份“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与众不同,让他成为了别人眼中“神经病”。然而,令人敬佩的是,年长的侍者面对无处不在的,并没有像老人一样,也没有躲在阴影里借酒浇愁,他只是把这种缥缈的感觉当成了生活中常见的“失眠”来接受,毕竟生活中“许多人一定都失眠”,这算不得什么要紧事。他与“”这个对手较量时的这份与淡然,让他成为了真正的赢家。由此看来,与海明威笔下身负重伤仍不认输的斗牛士曼努尔、与凶猛鲨鱼大战大马林鱼永不言败的渔夫桑提亚哥相比,年长的侍者毫不逊色,他对所处世界有着的认识并能淡然处之平和地接受现实,这种人生的勇气让他成正的硬汉。总之,对《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中三个人物的,让读者在欣赏文学巨匠海明威心目中的硬汉形象的同时,进一步理解该小说的内容和主题,领略海明威在短篇小说上的杰出成就。[1]海明威.陈良延等译.海明威短篇小说全集(上册).上海:上海出版社.[2]胡佩佩.《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的存在主读.文学界,2012(4).[3]毛坚舫.孤寂的心灵,自尊的生活――论海明威《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的主题.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00(4).[4]孙秀华.“冰山”下关于“空无”的三个声音.镇江师专学报(科学版),1997(4).[5]王文琴.简约洗练,蕴寓宏深――浅析《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外国文学研究,1998(4).

原文标题:《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中的人物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shishangxinwen/2020/0331/118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