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人死后有灵魂吗你信不信人死后有灵魂为什么?

  的把这篇文章从另一个地方搬运过来。在这里谈一下哲学中的灵魂概念

  这篇文章分三部分:1,人类灵魂的概念,和灵魂不死的原因。2,是否只需要灵魂就能构成身份同一性?3,灵魂是否是一个实体,还是一个实体形式?

  灵魂在圣多玛斯的经院哲学中,被称为生命性,是人类生活的第一原则,即能力,感觉能力和生长能力的综合(我们定义一个事物,是取决于它的运作)。灵魂和身体是一对形式和质料的关系。

  亚里士多德在《论灵魂》412a,认为灵魂不仅是潜在生命体的基本现实,也是各种器官活动的第一原理,在《论灵魂》412b中他举了一个例子: 想象一只眼睛是动物,视觉就是灵魂(psuche),因为视觉是眼睛的现实,而物质的眼睛只是潜在的看,如果没有视觉,眼睛就不再是眼睛,而是一个同名异义的眼睛,就好像雕像或者画像上的眼睛一样。在这句话中,灵魂(形式)被视为功能性质料(器官)的活动原理。

  阿奎那认为,灵魂是生命的第一原理。它是身体各个器官的现实,没有灵魂(生命性),这些器官只是潜在的事物。阿奎那同时认为,灵魂和身体是同时被创造的(scgii ch83),是一对形式和质料,现实和潜能的关系。因此,在自然状态下,人的灵魂最好的运作是和身体各个器官功能协同运作。而人的灵魂的特殊之处,不同于动物的地方是他的能力。而合理运用是人的目的之一。为了配合人类冷静的运转,人的身体被配置成并不像狮子和羚羊拥有特别强壮和强大的体力,人类的身体为了匹配灵魂,它是被配置为最合适思考的身体,因为极端的力量会人的智力以及使人无法冷静的思考。

  灵魂和身体构成一个牢固的复合实体,人。单单一个灵魂不能被称为人。这是他反驳柏拉图的灵魂和身体的关系就像舵手和船的关系的时候说的。人是身体和灵魂的结合。而人还不是某个身体和灵魂的偶然结合,而是这个灵魂和这个身体(特指)的紧密结合。

  在人类认识事物的过程中。身体的感官接受的感觉信息,让灵魂去感觉(将感官提供的东西现实化,之前还是潜在的)思考,嗜欲,然后再用身体去运动达到欲求的目的。同时身体的直接对象是个别的事物,而灵魂的直接对象是事物抽象的。因此一般来说,身体感官接触个别事物,然后这些感觉材料被由一个叫统觉的能力所综合,像个烙印一样印在大脑里,成为心像,心像和事物具有很大的相似性,依然是个别的,位于人的物质的大脑中。而是灵魂的一个能力,它就是通过主动接受烙印在大脑中的事物的相去思考和推理。将个别事物的像,剥离其个别的特征(质料),将其为一个抽象的概念进行思考。又因为内的事物是抽象和普遍的共相,但最终人认识的对象不是普遍的事物,而是那个个别的事物,因此最后一步,还是要回到身体的器官去认识事物的像。

  因而多玛斯中期作品,特别是反异教大全中,表明一个离开身体的灵魂是不能认识个别事物的,只能通过自己内部储藏的抽象去思考,思考对象是形式,类似于形式逻辑式的思维方式,不涉及个别有形体的事物。因为除非天主帮助,单单一人类灵魂无法不靠身体这个传感器和个别事物打交道。

  灵魂形式中的能力具有两个部分,主动和被动,但他们是一体的。主动是的主动能力,它的工作是从大脑()获取心像(个别事物的像)然后剥离事物的像的个别特征,抽象而成一个普遍的形式进行思考。这就类似于,亚里士多德说,语言是思想的形式,我们通过语言思考,但是语言是普遍的词汇/概念,除非通过身体,否则无法直接针对一个个别事物。

  然而因为主动的能力要求它始终是一块白板(自身无形无内容),当他接受什么形式,它就成为什么形式。它接受苹果的形式,它就成为苹果的形式。但是同一个时刻,它只能呈现一个形式,思考是一个不间断的体验流。因此它需要不断将形式交给被动储存起来,因此灵魂的被动能力是具有储藏事物普遍形式的功能(这在多玛斯阿维森那的时候讲过,阿维森那认为被动能力没有储藏形式的功能,因此当主动抽取个别事物的共相后,然后再抽取另一个共相的时候,前一个就忘记了,需要再次用到感官去重新体验这个事物。但这是不对的)。因为组成三段论和逻辑思维的时候主动实际上是不断提取被动内的储藏的理相,进行思考的,此时不需要感官(亚里士多德也称灵魂是形式的储藏室)。

  灵魂不死的理由是因为,灵魂这种非物质的形式具有储藏形式的能力,而形式是剥离质料的(质料使得形式占有空间,各自的特征,以及),没有质料的形式是抽象,普遍的。普遍的事物是不灭的。因此作为储藏普遍形式的灵魂也是不灭的(他在这里反驳了阿维森那)。因而的死亡不会造成灵魂形式的。

  灵魂是不死的,并且当人死后,和的分开。但是实际上,按照教理,死亡是天主对罪的。而灵魂和本身就是配对的,人是这个灵魂和这个复合而成。而灵魂本来就不会朽坏,又是人生命的第一性,因而和灵魂配对的在原本的状态下也是应该。因此的衰亡是一种的,是反自然。

  人对自是通过后天对自己行为活动和思维的反思得到,人没有先天对自,唯有将自身当作思考的对象的时候,才能认识这个人的身份。

  灵魂这种实体形式是事物同一性的。但实体本身是否足以成为唯一的同一性原则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举两个例子:1,在scg iv ch.81中,阿奎那提到想象一个火堆,当火堆持续燃烧时,这个火被称为同一团火,尽管木材被消耗,新的木材再加上去。但是当火被熄灭,并且又添加了新的木材,就被称为另一团火。2,人体的细胞不断衰亡和诞生,每过10年大多数细胞就会换掉一轮。但是灵魂(记忆,名字)可以保持一个人的历史身份,即便他长高或者衰老了。

  有争议的问题是,为了保持一个复合实体的同一性,是否需要持续不断的质料(就好像为了保持同一团火,需要持续不断的木料)? 但如果复合实体的同一性原则既要求实体形式的持久性,有要求物质质料的连续性,那么就会和复活的教义相抵触。因为一旦如此,当复复活,重新和独自存在的灵魂结合后,那个人似乎就不是原来的人了。

  如果人类的灵魂形式不足以保持这个人的特定身份,那么一个连续的身体就是对保持一个人的身份是必须的,那么一个复活的人就不能等同于原来那个人。

  圣多玛斯不同意一个物质的身体本身包含了一种低级的形式,因为这样会导致二元论。他认为只有一个实体形式,那就是灵魂为身体提供生长的能力,以及使胚胎成为完整的存在。因为一个实体形式在逻辑上总对应于原初级质料,同时,一个身体以自己的特性并不包含一个形式,因此它在逻辑中可以被看作是人类构成中的原初质料,曾经是一系列没有被定义的原子,直到被灵魂赋予形式。(吴天岳,2004)

  回到原来的问题: 同一性原则意味着 什么能够保持事物连续不变的具体特征? 以及如果身体复活重新与灵魂结合,这个人和死前的这个人是否还是同一个人?Jason T. Eberl (2004)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他认为对于像雕像这种人工制品,或者火堆这种自然物质,保持同一性需要连续的质料。然而,人的形式,即灵魂,能够在没有任何质料的情况下,并且足以保持一个人的身份。

  对于像雕像这种人造艺术品而言,这种一种偶然的形式。当雕像的形态不复存在时,它的基质,其原材料青铜或者木头依然存在。但是艺术品的偶然形式要比其物质形式来的晚,为了保持雕像的同一性,保持相同的质料是必要的。如果人们移除原材料或者改变材料,人造物品的偶然形式就会失去它的根本基础。因此对于一个人造物来说,其偶然形式和质料之间的关系是脆弱的。人死后有灵魂吗一个连续的质料对一个人造物保持其身份是必须的。

  另一方面,在火与木头的例子中,火与木头是一组偶然关系。为了保持火的持续形式,有必要始终保持可燃材料的供应,但是这种材料是偶然的,可以是任何一块木头。

  然而人是不同的,其灵魂本身足以保持人类这个复合实体店同一性。有两个原因: 1,人的灵魂能在身体后,因为人的灵魂有能力,这个能力的运作不需要身体的配合。2,灵魂是人唯一的实体性形式,灵魂的个体化靠自身和特指的身体,这意味着只有特定的灵魂和指定的身体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人的本质。个体化的形式和指定的质料代表了个体中的现实和潜能的一对对应的本质关系。(scg iv ch84)

  对于形式和质料的关系而言,不同于火与木料的随机对应,灵魂与身体是直接对应的关系。尽管对于普通的物质实体,质料是唯一的个体化原则。但对灵魂的个体化而言则依赖于人灵魂的持存的本性,因为人的活动不依赖于身体,它有自己的存在。因此在scg ii ch75中,阿奎那认为人类灵魂的个体化与身体有关,但不是身体的结果。人类灵魂的个体化靠着它的能力。

  人类的灵魂和是一对指定形式特指质料的关系,而不是随机的。因此一个个体化的人类灵魂和一个指定的身体有一个本质的关联,而不是一个松散随机的联系(人造物,火堆)。因此在复活的问题上,人的灵魂有一个欲求,就是回到原来的特指的身体,而不是一个随机的身体。因为人类的灵魂可以持存,并且个体化的灵魂和特定身体是一组本质上的联系。因此我们可以承认,无论死前还是复活后,一个人总有同一个指定的身体。在这个例子中,我们可以看见有一段时间,灵魂和指定的身体分离,但他依然保持着相同的身份。它不同于火和人造物,火和人造物的形式和现实性必须要求持续的质料。因此对一个人来说,灵魂形式足以保持身份,复活后也将回到原来指定的身体。

  现在我们回答另一个问题:能否人类灵魂能够被定义为一个第一性实体per se, 并且具有一个完整的本质?

  在前一段,我已经证明了灵魂是一个持存的实体(灵魂运作不需要身体,灵魂在人死后可以运作)。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如果我们说人的灵魂1是持存的,2是一种实体,那么这种说法可能会导致柏拉图主义的观点,即人类灵魂类似,此时人类就不再是灵魂的质料,而是一个随机的依附体,依附在灵魂上。那么这就和阿奎那持有的质形论相。

  因此阿奎那必须认为,人的灵魂是一种实体形式,而不是一个首要意义上的实体,否则复合的人就成了一个偶然的体。阿奎那不承认人类灵魂是一个第一性实体,或者这一个(hoc aliquid),但是人类灵魂能被称为实体仅在一个衍生的意义上。

  B. Carlos Bazan (1997)认为,如果一个实体能具有两个本体论特征,就能被称为hoc aliquid。a,它可以持存。b,它具有一个完整的本质,在一个被给定的实体的属和种之下。

  由于在b, hoc aliquid 的定义仅相关于实体,因此在这类别里不包括:偶性(依附体),共相,第一性实体的部分,比如形式,质料,物质身体的部分。灵魂满足第一个要求,因为它持存。但他不满足第二个要求,因为灵魂仅仅是一个复合实体的一部分,他是实体形式。

  在《论存在者与本质》中,阿奎那定义了实体的本质。1,本质是对自然存在者定义的结果(我们不能说人造物具有何种本质)。2,本质仅仅相关于一个整体的自然存在者。3,一个存在者首先必须有一个完整的本质,才能被放置于一个属和种的逻辑结构中。

  因此,由于一个复合实体的本质既包含形式,也包含质料,人的灵魂只是人这个整体的组成部分,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完整本质。既然人类灵魂不能被归入一个属,它就不能构成一个存在的层次。(灵魂不能构成一个种类) 因此,人类灵魂不是第一性实体hoc aliquid。在另一方面,在人死后,灵魂与身体分开后,人类灵魂也不能被视为一个的,分离于身体的实体。因为人类灵魂为了达成一些特有的目的,需要身体器官,比如联想需要用到大脑中的心像。当灵魂和身体分离的时候,它不能完全达到其被造时候要求的全部功能。如果与相比,人类灵魂和有一个内在的关联,虽然灵魂的运作不需要身体器官,但是灵魂依然和质料具有特别密切的联系,两者一同运作以达到本质的完整。

  事实上,只有作为灵魂和身体复合的人,才能被称为一个完整的,活生生的,感觉和的持存的人。而灵魂不能。正如bazan所说,人不是一个道成的灵魂,不是穿上身体作为衣服的灵魂,而是一个形质复合物,这是亚里士多德所不知道的。

  总之,为了突出人的个体性和完整性,阿奎那认为人是一个本质上的复合实体,无论是灵魂还是身体都不能被看作是一个完整的人。它们只是人这个整体的组成部分,他们的本体论依赖于符合实体,只有复合实体是第一性意义上的实体,而灵魂不是。

  靠着这种理论,阿奎那随后针对1奥斯定主义光照派(人类对共相的认识需要收到天主的光照,否则人类只能感觉个别事物,无法思考),2拉丁阿维罗伊主义的唯一论(只有一个为所有人类个体思考,所有人只是传感器)发起攻势,为了人类的自主运行,以及每个个别的人类的,个体性和整体性。而他与那些学术对手的战争,就留到下一次来讲。

  第一个理由是,没有足够的理由让我觉得有灵魂,更没有理由让我认为灵魂能在身体死后存在。

  第二个理由是,我认为会出现灵魂这个观念很可能只是因为我们对心灵问题的不了解,于是找了「灵魂」之类的名词来统称这类东西,而有了这些名词之后人们就会觉得它是某种存在物而不仅仅是个词。但对我来说,这就仅仅是个词。(这一个理由我自己也说不太清楚……)

  ------我是很长的正文可能会修改的分割线。答案部分来源于耶鲁公开课。------------------

  死后能否继续活着,人死后会不会有灵魂的存在可能是哲学里最神秘,最值得思考的问题了。

  我们相信灵魂是因为在我们死后,我们可以借助灵魂的方式,是件很棒且令人机动的事情不是吗?(想想那些每天除了欺男霸女就是要把唐僧活剥了的愚蠢妖怪们啊。。)。我们觉得死亡,是因为它可能使我们了的机会。

  我们一般来讲的死亡就是我们的身体down机了,并且失去了一切复原的可能性。

  而要搞清楚哲学方面的死亡,就要先搞清楚人的本质。即什么是人?我们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一种观点是:人是由两部分组成的:你的和你的灵魂。意思就是,如果我是一个人,那么我不仅拥有一个能称之为人的,人死后有灵魂吗还有不可或缺的意识、思想、人格等等。这个观点表示:我们的是物质的,而灵魂物质的那一部分。这个观点我们称它为“二元论”。

  另一种观点是:人就是个物理对象,人本质上就是一种物质实体,人这个可以做很多物质实体不能做的东西比方说:写诗、玩心计、上知乎…等等。这个观点我们叫做“一元论”,也叫做“物理主义”。

  关于“一元论”者,那探讨人死后还会继续存在这个问题就是屁话了。所以我们主要还是探讨第一种观点中的“灵肉结合”问题。

  在这个观点下,如果我们的拜拜了,那我们至少还有灵魂的存在。推而演之,我们的灵魂存在,我们就不算真正的死亡。再推而演之,在我们的拜拜了之后,我们的灵魂就是我们自己,即灵魂作为我们“人”的那一部分存在。再推而演之,人即灵魂。

  so,对于二元论者来说,到底重不重要,是个很有趣的问题。他们的立场是:如果灵魂不灭,我便。

  那就很有意思了,如果我们基于“二元论”去看死亡这件事情,我们还能够继续提出问题:

  那么我们就可以开脑洞了。说了,“二元论”者认为灵魂物质的。那么它就不能被物质的东西所摧毁,所以通过实体的方式是不能摧毁我们的灵魂的。

  这很容易理解。比如,我们了一场车祸,我们的残缺了部分,我们开始变的痛苦和悲伤。再比如,有人拿强光照射了我们的眼睛,通过我的眼睛(即的部分),我们的灵魂也拥有了视觉体验。

  所以我能不能开下脑洞:如果我们的极度悲伤或者极度痛苦,是否也会影响到我们的灵魂?我们的灵魂感到极度悲伤或者极度痛苦,以至于由一种物质反映而过渡到一种非物质反映?也就是说,摧毁非物质灵魂的很可能是它自己。

  我四岁的时候在玉米地里迷了,那时就是想和大家一起玩捉迷藏,就是这么浪。结果我花了很长时间都找不到回去的,那段时间我觉得过了很长,我太累了,就找了一个长满短草小坡躺下睡着了。在梦中感觉周围刮着大风,有像狗的东西舔了我一下,还说‘你要是不醒的话就会被吃掉的’,‘我找不到回家的?’‘把眼睁开吧’(这些是用方言说的)。我那时眼睛实在是困,我就用手把眼皮扒开了,看见周围漆黑一片,大风呼呼刮着,在远处有亮着灯着的地方然后听见有人说朝那个地方走。我努力站起来,慢慢摸索着向前,感觉碰到了茅草,脚踩到了小溪里。

  越来越接近灯光的时候周围的才略微清晰起来,隐隐约约看到了,沿着走,在旁看到了一颗大树,树下有个人,我问“你是谁,要和我一起回去吗”那个人说“刚才和你说话的其实是要吃你的,你快回去吧”说完旋转了一下跑到了树后面。我其实是想跟上去看看他是谁的,但是感觉不能这样对我不好,身后有什么东西推着我前进。

  灯光变得亮了起来,这是我住村子,我可以回家了。然后突然变化,我来不及反应就失去意识,在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我家大门口了,周围是漆黑一片,我反应到这是晚上,这是真实的。门口的门匾发着白光让我肯定这是我家,我回来了。

  然后看到了我爸我妈,脱掉了鞋子,那时我妈还问我鞋子和裤腿为什么是湿的,还怀疑捞鱼不想回家。

  初中,下午去上学,大晴天,背对着太阳往北走,突然有人说“快闪开躲起来”,我迷迷糊糊的没反应过来,“干什么啊这是”连头都没有回,接着往前走。

  等还在刮,好吧,我赶紧往旁边跑,心里想着‘这风真怪’,刮了一会才停下来。然后天又开始变晴。

  后来,我听到一种说法,那种风,可能是某些地位比较高的人经过的时候才会有的。我在的那个村子能有什么地位高的人。

  大三时候,班里一位同学假期去世了,具体原因员没有说。因为这位同学平时比较内向,几乎没什么交际,大家了解他也不多,所以都不愿意细问。

  后来大约两天之后的晚上,我在宿舍楼道尽头的阳台背书,人死后有灵魂吗至于为什么大半夜的在楼道里背书,考研党都懂,不解释。

  一抬头,好像看到我们宿舍门口站着个人,很模糊。不是我眼花了或者困了的,当时才十二点多,我生物钟一点半。开始我没在意,随口问了一句“干啥呢?大半夜的”,那人没回话,我突然发现是去世那位同学。

  我问了一句那人没反应,溜溜达达又到另一个宿舍(去世那位同学的宿舍)门口站着,也不进门,就是站着,脸始终看不清楚。再次强调不是眼花,特别怪的状态,我越想看清就越是看不清。

  我回宿舍拿起我舍友桌上的烟和打火机,走到阳台上点了一根,放在窗台上,我自己也点了一根,心里说“老J,哥们儿不会抽烟,但今天陪你抽一根,你还有啥话,就和我说说”。

  我始终没在见到那个人,但我能感觉到之后一个多小时里,有一个人在我旁边,我的脑子里很清楚的有另一个人在和我说话,就是闲聊天,说他自己的一些事情,说我们以前的事情。

  后来我说“好了,哥们儿要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以后想兄弟了,就回来看看,咱们再聊”,就回宿舍了,那天晚上睡得特别好。

  我知道很多人,会说我啦,双重人格啦,背书压力太大出现啦,甚至会有人说我是瞎编的,都无所谓。本身感觉这种东西,很难描述得清,反正我清楚的感觉到他在和我聊天,还聊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

  我大晚上看见他不害怕,是因为心底。和他相处一场,虽然关系一般,但自觉帮他很多。大一是学生干部,他的贫困生名额算是我给跑下来的,后来他入团(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学习很好,中学却没入团),也是我全程帮他弄材料。他没什么朋友,但是和我深聊过几次,食堂吃饭也总找我一起。在我看来,他无非就是回来找个熟人叙叙旧,或许是不希望自己被人忘记。

  毕业时候,想去他家里看看(很远),或许能去上柱香,但因为学校的事情耽误了没去。如果他想回来再看看,可以再来找我聊聊,我可以给他再倒杯酒。

  人的生命始终有别于别的生命,就是人有智慧,因此创造了教哲学和艺术,这些和无关的事物,我们却如此重视它,不知有多少人为此付上生命,当的话在我们眼前闪现,肖邦的乐曲在耳边响起,为何会被打动,心产生共振,因我们有相同的生命,可他们的早已消逝,我们所感受到的就是灵魂,那作为我们普通人是否就没有灵魂,我们对这些事物的尊敬喜欢和学习,都作为一个间齿对它们作传承,这足以证明,我们都是有灵魂的

  这个问题的始祖——伟大的科学家史威登堡,看他来通过科学体系灵界。

  如果中国有齐天大圣,姜子牙,哪吒,杨戬,,雷震子,吕洞宾.........真么多为什么战争打了14年?

  我觉得吧,我们可能压根就活在虚拟现实里,你我不过是矩阵里的一行绿色代码而已,死了就是被清理内存了而已.....

  相信的。就在昨晚的鬼节,很早就觉得很困要去睡觉,之后就了我去世了六七年的奶奶。

  自己回家,回到家已经半夜了,去看了一眼奶奶不敢吵醒她,结果偷偷看一眼奶奶就醒了,坐起来说要抱抱我,静静地抱着她,奶奶突然哭了,说“我要没了”,在梦里我还没搞明白,这个梦就结束了。

  早上跟我妈说她问我还记得奶奶长什么样嘛,从我初中奶奶爷爷的相继去世,到现在已经出来工作已有三年,已经很久不会提到这个人物,即使在现在想起也描绘不出奶奶具体的长相,但在梦里就知道那个人是他,穿着她最喜欢的那件黑紫色的外套,过几天是奶奶的祭日,突然想她。

  不敢在现实对别人讲,不知道以什么样的情绪讲出来这件事,只敢跑到这里来偷偷讲出来,宣泄一下自己

  是有灵魂的,身体是硬件,灵魂是系统。 根据能量和物质守恒定律,一切守恒。看不见的未必不存在,就像红外线,,空气,紫外线,电~

  我堂妹的外公生平最是节俭,在他过世后,家里摆放了灵堂。据堂妹说,平时停电的时候,一般一个白蜡烛用不了一夜的,但是灵堂上的蜡烛一夜烧了很少的一段。

  这个事情是上海的一个朋友说的,他们那边头七的时候,会做一个仪式,拿一根很轻很轻的棉花,放在竖立的镜面上,念念有词的说,要是回来了,你(逝者)就按着这棉花不要动啊。那棉花果然就贴着镜面,我朋友惊呆了。

  两周前,夫人的外婆去世了,我说念心经回向给老人吧,希望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安抚老人。结果她专注的念完第一遍,感让心跳的特别厉害,这也算是到了吧。等心跳平复一些后,再念就没有第一次那么专注了,因为心里有在想外婆能不能听到之类的想法,第二次念完,也是和第一次一样,只是没那么强烈了。

原文标题:人死后有灵魂吗你信不信人死后有灵魂为什么?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shishangxinwen/2020/0331/119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