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王莽、崇祯、慈禧的异与王莽谦恭下士时同

  治大国如烹小鲜,方法往往比努力更重要,无为或许比有为更高明。有些事情,其实也有一些规律可循。

  第一,特别讲究温良恭俭让。王莽是一个楷模,在朝野上下获得了极高的声誉,以至于被称为。“周公恐惧日,王莽谦恭下士时。假使当年身便死,王莽谦恭下士时一生有谁知?”在他成为煌蒂之前,他是,在他成为煌蒂之后,才明白他的真实面貌,可见人是一种非常会伪装的动物,为了至高的,或许可以伪装一生。

  第二,特别善于。王莽很谦虚,谦虚的人当然不能自吹自擂,更不能为自己要求利益,但这并不要紧,可以养一帮人替自己和争利。他别具慧眼,能够从茫茫人海中发掘出一批特别知情识趣的高情商人才,日常性地对自己进行全方位的。在他还是“安汉公”和“宰衡”之时,就曾派出八名“风俗使者”到全国各地考察,回朝后大加赞颂,其之功;其党羽还写了大量他的文章,分发各地让官员百姓学习,甚至加入到了科举考试的内容当中;他还善于利用,各种献符命、献祥瑞的人都会得到丰厚的赏赐,因此到处都传言他才是所归的真命天子;他不仅让本国人替自己吹,还让外国人替自己吹,为了营造万邦来朝的盛况,不惜赏赐各个番邦大量的,于是四方蛮夷纷纷遣使称臣;每当他想要获取更大的利益和的时候,只要稍稍暗示,其党羽就会按他的意思上表奏请,然后他就哭泣,推辞,上演了多次三请三辞的好戏,封爵如此,加九锡如此,登大宝还是如此。

  第三,特别喜欢。王莽特别关心民间疾苦,特别是对鳏寡孤独照顾得无微不至,多次把国库和自己的钱拿来赈济和灾民,甚至还在长安城中为和灾民兴建了一千套子。在他执政期间了大量惠民政策,可谓把老百姓挂在心上,为了避免下面的官员不好好落实他的好政策,他不辞劳苦,凡事必亲力亲为。东汉学者桓谭(见《后汉书·桓谭传》)评价他是:“王翁(即王莽)自见以专国秉政得之,即抑重臣,收下权,使事无大小深浅,皆断决于己身。”

  第四,特别热衷于。王莽改制是周所众知的历史大事件,他是一位当之无愧的家,在口头上、思想上、行动上都是不折不扣的派,改制贯穿了他的整个煌蒂生涯。但他的很有趣,不是往前改,而是往回改,具体地讲就是托古改制,以《周礼》为蓝本来全方位地日益的。包括他的土地、币制、商业、官名县名等一系列举措,统统都是不折不扣地执行了《周礼》的伟大真理。唯一不能理解的是,他开创的王朝为什么要叫“新朝”,难道不是叫“旧朝”才更加符合其的内涵吗?

  最后,特别钟情于国有经济。王莽同志是一位天下为公的好同志,所以时时处处注意狠斗私字一闪念,开创了一个前无古人的国有经济时代。首先是将天下所有田地收归国有,名曰“王田”,大家都从国家租种田地,私人买卖田地被严格,百姓欢欣鼓舞,因为再也不用担心自己不争气将土地卖掉了;其次是将盐、酒、金、银、铜、铁、锡、龟、贝等各种山泽之利统统收归国有,私人经营这些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有力了国家的经济命脉;再次是实行五均六筦(管)制,建立了庞大的物资征购机构,大量货物必须卖给,再由卖给,并且一切经济活动都得缴纳十一税,哪怕你捉了一只鸟去卖也得申报缴税,否则将产品并判一年,税率虽然降低了,但税基大大拓宽了,于是财政收入蒸蒸日上,国家日益富强。

  王莽的莽撞行为造就了中国最短命的王朝,你们也不要人家为啥想当煌蒂,人家这种超凡入圣、脱圣封神的伟大人物,天生就负有引领的崇高,就算当煌蒂也是为了锐意,也是为了天下。

  第一,领导一切。小领导管事,大领导管人,本是最基本的治理之道,但崇祯偏偏喜欢反其道而行之,要把一切和事务都牢牢抓在自己手里。所以崇祯很忙、很辛苦,史称他“焦心求治,旰食宵衣,恭俭辛勤,万机无旷”。但一味瞎忙的效果却非常不好,明明不懂的领域也要插手,可以说是重视什么就搞砸什么,关心哪里就哪里,特别是还葬送了明朝最后一支精兵。松锦之战中,主帅洪承畴深明两军野战实力差距和清军围城打援的,因此定下了大军小队袭扰死拼消耗的策略,并且取得了一系列小胜,斩杀清军兵将不少,连多尔衮都被降爵惩处。然而崇祯就开始膨胀,按捺不住内心的骚动,连连颁布圣旨催促洪承畴进军,鉴于上个抗命不战的袁崇焕已经变成了肉片,洪承畴在无效后,不得不全军开拔,出城进攻清军。皇太极当然不会放弃如此良机,尽起举国之兵,包围明军主力于松山之间,明军11万精锐苦战不敌,全军覆没,主帅洪承畴也被俘虏。

  第二,生性多疑。崇祯喜欢瞎指挥,而且一旦臣子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断,不听他瞎指挥,他就怀疑别人要,最典型的莫过于凌迟处死袁崇焕,这个事情大家都很熟悉,不再多说。崇祯要的是绝对服从,臣子稍有不顺其心意的举动,轻则掉帽子,重则掉脑袋。在崇祯执政的十六年中,换了五十个内阁首辅(相当于宰相),可谓旷古绝今,也不知道他看二把手怎么就这么不爽;同时还换了十四个兵部尚书,接近一年一个,并且弄死了其中五个;哪怕是一线与李自成作战的主帅,也换了九次,你说这仗怎么打;或逼得的督师或总督,除袁崇焕外还有十人;巡抚十一人、逼死一人;其余文武官员,、流放、革职者不计其数,真可谓是官不聊生。崇祯在大厦将倾之前居然还在阁臣,“吾非之君,汝皆之臣”,当真举国无人乎?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第三,任人唯亲。既然朝廷重臣都不可信赖,那么最可信的当然还是只有太监,太监无后,终归是的可能性小一点。崇祯上位之初就拿下了前任留下的大内总管魏忠贤,并且来了个瓜蔓抄,人头滚了一地,但最后还是脱不了重用阉党,真常。崇祯的京师九门提督是太监,忠勇营(御)总督也是太监,各个军镇都有太监监军钳制主帅,甚至直接任命多名太监来当主帅。《明史》称其“乃复信任宦官,布列要地,举措失当,制置乖方”,评价可谓非常中肯了。太监们跟了煌上这么多年,乖巧柔顺、忠诚可靠,精于体察上意,擅长溜须拍马,从来没有不同意见,煌上永远伟大光荣英明正确,当然比那些外臣用着更加令人放心和惬意。一群阿谀奉承的舔狗,舒服固然是舒服了,问题是,遍观,这样的国家有任何一个兴盛过么?

  第四,首鼠两端。崇祯的一生几乎都在摇摆中渡过,不仅人事任命摇摆反复,对于战与和这样的军国大事,也是摇摆得厉害。其执政期间,民变蜂起,满清寇边,两线作战的明朝几乎精疲力尽,与满清议和本是一项很现实的考虑。但崇祯一会儿虚张声势想要战,一会儿畏首畏尾想要和,反反复复了很多次,全无定计,结果战又不能战,和又不能和。先是首辅杨嗣昌认为攘外必先安内,主张向满清求和,崇祯颇为意动,但宣大总督(相当于前线总司令)卢象升主战,于是崇祯一方面让卢象升去战,一方面又让杨嗣昌支援卢象升。结果杨卢两人处处掣肘,粮饷不继,部属不服,导致卢象升战死,其本部精兵天雄军力战数倍之敌,全军覆没。松锦之战惨败之后,崇祯又想求和,于是与兵部尚书陈新甲暗中商议求和之策,但在求和之事泄露后,崇祯又一怒而斩陈新甲,并让其成为屈膝投降的。战有战的方略,和有和的套,无论是战是和,只要考虑清楚,下定决心,拍板定调、凝聚共识,都不至于崩溃。但像崇祯这样昧于形势、碍于脸面,又战又和、且战且和,甚至让主战之首与主和之首来打配合,绝无半分侥幸偷生的道理。

  最后,特别讲究正确。在崇祯的高压之下,做得多错得多,说得多错得多,动不动就追责,于是满朝文武无一人敢说实话,无一人敢担责任,全部因循苟且、尸位素餐,只求不犯错误,朝政崩坏至极。崇祯本人也是到极致,想求和、想迁都又不愿意担责任留,非得希望臣子们来说,甚至指定某人来说,比如要求首辅陈演“力请”自己迁都南京。但臣子们也不傻,都看明白了煌上的套,生怕将来又成为替罪的羔羊,于是争相唱,一个比一个更英勇无畏,什么议和、迁都、南巡,统统都是投降主义,必须群起而攻之。王莽谦恭下士时于是,庞大的大明王朝,王莽谦恭下士时就在君臣争相讲究正确的诡异氛围中落下了帷幕,更可笑的是当年那些大唱正确的东林党人们,最终却有一大批投降了满清。

  崇祯此人,志大才疏,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又笨又勤奋,实乃神仙难救。如果他能够像他的上一任天启帝明熹那样,有一点起码的自知之明,不懂的事就不要胡乱掺和,更不要盲目膨胀成天瞎,说不定大明王朝还能多挺几十年。

  崇祯的本事也就这样了,满清对他还有些正面评价,那不过是汉民的策略而已,毕竟满清入关的旗,还是为崇祯帝复仇呢。想想真是悲哀,一群饱读诗书的大儒,手段还不如在白山黑水打猎为生的武夫,可见实事求是是多么重要,而主义又是多么害人。

  但满清也有谢幕的时候,促成这一天的人就是慈禧,她虽无君王之名,却有君王之实,如果我们不要死抠字眼的话,她也算得上是一位之君了。

  第一,擅长。慈禧虽然是一介女流,但手段非常高明,在领域绝不逊于此前的任何帝王。首先,联合东太后慈安和恭亲王奕䜣,以雷霆手段拿下了“顾命八大臣”,取得了垂帘听政的地位,史称“祺祥之变”,并且将前朝老人一网打尽,也为自己安插留下了广阔的空间;然后,头一天还在垂帘听政的东太后慈安以45岁高龄暴毙身亡,你需要知道的是,此前慈安曾斩慈禧宠宦安德海(李莲英的前任),并趁慈禧患血崩之疾时(野史称其为怀孕堕胎所致)独自垂帘听政;接着慈禧又罢免议政王奕䜣,最后百日维新并光绪,终于实现独揽。慈禧只需要,不需要盟友,曾经的盟友最终都会被其踩在脚下,因为她是一名敢于做梦、勇于追梦的奇女子,只是不知她的盟友会不会后悔当初看走了眼。

  第二,报仇从不手软。慈禧有两件逸闻:一是慈禧很喜欢下象棋,并且百战百胜,有一天她把出身象棋世家的御膳太监廉琦叫过来下棋,开局后廉琦步步进逼,慈禧节节败退,此时廉琦用卒一拱,笑道“杀老佛爷一马”,慈禧,曰“你杀我一马?我杀!”于是廉琦真的被全家抄斩。二是甲午海战爆发后,部分大臣奏请停止颐和园工程,降低祝寿的规格,以保障北洋水师的军费,慈禧大怒,曰“今日令吾不欢者,吾亦将令彼终生不欢”,于是后来就有很多人真的不欢了。慈禧这种敢爱敢恨的性格值得大家学习,有道是“有仇不报非君子”,如果为了一些外在的考虑,就对过自己的人网开一面,实非谛王所为。

  第三,关爱群众。当义和团反谛轰轰烈烈兴起之时,一班官僚就急于将其在萌芽之中,但我们慈禧老佛爷宅心仁厚,知道割命群众都是因贫苦才。而为什么贫苦呢,当然是因为洋鬼子作妖,义和团战就唱到“神助拳,义和团,只因鬼子闹中原;……;天无雨,地焦干,全是止住天;……;仙出洞,神下山,附着人体把拳传;兵法艺,都学会,要平鬼子不费难;折铁,拔线杆,紧急火轮船;国,心胆寒,英美德俄尽萧然;洋鬼子,尽除完,大清一统靖江山。”对于割命群众反对侵略、大清的赤胆忠心,慈禧感同,于是对义和团充分体量、网开一面,甚至顶住列强的压力,官宣义和团为组织。在亲切义和团兄并观看了刀枪不入的神技之后,慈禧欣然邀请义和团大规模进京,还地向割命群众发放了军粮,进而命令清军团结割命群众,共同抗击八国联军。

  最后,不畏强敌,杀伐果决。慈禧光绪之后,朝野一直有不满的声音,甚至连列强都参和了进来,大清国的内政。己亥建储之时,妄加议论,称这是准备废除光绪的前奏,列强居然也对此进行了集体,入贺新立的储君。局面变得非常微妙,归政光绪的甚嚣尘上,慈禧审时度势,发现自己处于十分的境地,随时可能失去。这时候慈禧就展现出了家的卓绝智慧,果断发布了著名的《对万国宣战诏书》,对列强集体宣战,从而保住了自己的地位。后人往往不能理解慈禧的高明,多读点历史就会知道,当内外交困的时候,发动战争从来都是最高效的脱困手段。不要害怕敌人的强大,一切都是纸老虎,“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线亿两白银的赔款也不是很多,摊下来每个人不过区区一两而已,难道还能冻着饿着我们的老佛爷不成。

  慈禧为我国的妇女解放事业和人的性别平等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可惜老来昏聩,临死的遗言居然说到:“此后,女人不可预闻国政。此与本朝家法相违,必须严加。尤须,不得令太监擅权。明末之事,可为殷鉴!”或许,还是女人更懂女人罢。可惜这个殷鉴来得晚了点,不由得使人想到一句古话,“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文标题:王莽、崇祯、慈禧的异与王莽谦恭下士时同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shishangxinwen/2020/0407/335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