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患与不患_百度文库

  患与不患_化学_自然科学_专业资料。什么叫做不患?什么叫做患?不过在缠师没有给出专门的定义, 主要是因为很难给出严格的 定义。就像佛教的般若智慧,也是难言的,这里试着给出一些解释,“患”是指不确定性, 或者说相对性。说某命题是患的,就是

  什么叫做不患?什么叫做患?不过在缠师没有给出专门的定义, 主要是因为很难给出严格的 定义。就像佛教的般若智慧,也是难言的,这里试着给出一些解释,“患”是指不确定性, 或者说相对性。说某命题是患的,就是指其的成立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然而正是由于其 相对性,那么两个不同的相对性的命题之间就有了比较,相对性的程度也有了比照。在某种 情况下, 某个相对性的命题成立而另一个相对性的命题不成立因为不确定, 因此患。 而同时, 就是由于患,让我们让自己的能力有所作为,让不确定逐步有利于我们自己的结果,也 就是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当下成立的相对性的命题。而不患,是指绝对性,确定性。不患的永 远不是某个命题的成立,不患的永远是任意时刻必然有命题是成立的。而让你立足于不患, 就是让你时刻立足于此时成立的命题中,这才是不患。破解了所有命题的不确定性,获得所 有命题成立的条件, 而自身永远根据命题的成立条件成立与否站在当下成立的命题中, 这就 是最高目标。 想想看,如果一个命中注定就是让你输的游戏,也就是你输是“不患”的游戏,你还能 通过你自己的力量来改变这个“不患”的结果么?因此就是有了患, 你才有赢的可能。 如果 你心中着相,总希望找到精确的股票能涨跌到多少钱,那么你就是在追求结果的不患。这条 道的方向就是错的。而正确的方法是,放弃结果的不患,承认结果的患,但是从走势上觅得 不患的规律,使得原本是“患”的结果不断的向有利于我们的方向转变,这才是投机正途。 总之,不患的是规律,不是结果。结果总是“患”的。但是结果的“患”是可以不断被缩小 的,虽然永远达不到“不患”的状态。这种“患”,在一般投机者心中就叫做风险。可以看 到,这个风险的定义和前面一段的定义完全不一致。在缠论者看来,就是因为有了“患”, 高手才是高手,高手才有赢的利润的可能,因此“患”就是机会,这也是经常所说的风 险与机会并存。 什么叫“位次”和“无位次”?缠师在《论语详解》中,叙述过位次的概念,指的是变化 中的不同状态。“患”与“位次”紧密相连。前面已经说了,“患”的是许多个具体的命题。这 些命题“患”的缘由是其成立的条件都有成立时与不成立时。 对于当下, 总是落入这个成立时和 不成立时这两个中的任何一个,这就可以看成两个位,成立和不成立,而我们要对“患”的 命题进行操作,必须考察其前提,成立则承认命题,不成立则否认命题。因此“位次”必然是依 赖于患的, 只有有了“患”, 才会有状态的变化, 变化过程中才会有所谓的“位次”。 而“不患” 是无“位次”的。不患,就没有相对性而言,其绝对的成立哪里会有变化,又哪里会有变化中的 不同状态呢?没有状态的不断转变,哪里有“位次”可言呢? 只考虑走势类型、中枢和买卖点,这些的存在性是绝对的,是走势过程中“不患”的东 西;牢牢把握住这个不患,就能控制结果的“患”的。根据盈亏进出就是最大的着相。 盈亏是“患”的,“不患”的是走势类型的当下完全分解。 1、不患:无法被“患”,不会因的变化而变化。即不管人们怎么去忧虑、去担心,去 试图改变,“他”仍 然是“他”,永远不会变。意指绝对、客观、不依靠任何前提条件存在。在整体 看来,是静态的。 2、患:可以被“患”,能够被忧虑,被,能够通过个体的努力去把握。 3、位次: 指位和次。位即,是从空间角度来说;次即次序,是从时间角度来说。 位次,可以分出空间的不 同和变化的先后顺序。 1、“所有级别的走势都能分解成趋势与盘整”是“不患”的,是无位次的(“所有级别的 走势都能分解成趋势与盘整”,是绝对的,客观的,他不依靠任何的先决条件存在。这是一 个静态的分类,没有动态的变化过程,因此,在空间上便没有上下之分,在时间也没有先后 之别,既无“位”,也无“次”) , 而“走势类型终要完成”的“走势终完美”以“所有级别的走势都能分解成趋势与盘 整”的无位次而位次之,而“患”之。 (正因为这完全的分类,走势类型之间才有了区别, 才有了趋势与盘整的不同划分,才有了不同类型之间的转换。所以这完全的分类,就构成了 走势由一种类型变化为另一种类型的基础。不然,如果没有走势类型的划分,就无法出现不 同类型, 也就无法由一种类型转变为另外一种类型, 走势便无法被划分, 与“走势完全分类” 矛盾。所以,在“走势完全分类”这个前提下,这个“不患”的绝对下,在连续的走势中, 不同走势类型各自的“走势终完美”才有了具体的和依次去完美的次序。才可以被考 察、被对比、被,被“患”) 2、在“所有级别的走势都能分解成趋势与盘整”的“不患”下,又成了其 “患”,就因此可以位次(该问题的理解,可以参考本 ID 关于《论语》相关章 节的解释) 。 (在任一个走势类型的当下,“延续或转折”永远是个两难的、无法被解决的 问题。但这个两难的问题,却因为有了“走势完全分类”的前提,就成了可以被把握的。为 什么?因为有了完全分类,我们就知道,这个走势类型最终一定会去完成,不然,类型 就无法出现。类型无法出现,还分什么类?一个类型一直走到底,与完全分类这个前提 相悖。 正因为这个走势类型最终都要去完美, 所以, “当下”就被纳入到一个具体的过程中, 去完美的动态变化中。既然过程存在了,我们就可以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不同的,可以分 辨出变化的先后次序。因此,“延续与转折”的两难问题,便因为“走势完全分类”变成可 以被考察、被对比、被把握的东西。正因为当下的走势是两难的,也就是在不完美到完美 的动态过程中,这就构成了其“不患”而位次的基础。 (走势是两难的,这个“两难”是因 为下一秒钟我们不知道变化成什么才“两难”。但是,这“下一秒钟”,正好说明这走势是 变化的,是处于从不完美到完美的动态过程中。也正因为这“两难”、这“变化”、这“过 程”,才在“走势完全分类”这绝对的、静态的基础上,为相对的、动态的过程,也因 此就产生了“”和“次序”)“走势终完美”,而走势“不患”地可以分解成趋势与 盘整,换言之,“趋势终完美,盘整也终完美”。 (“走势终完美”,同时走势又绝对的分 解为趋势与盘整,所以换句话说,“趋势终完美,盘整也终完美”) 补充:缠论是市场的数学表达式,有严密的逻辑推理过程。但是逻辑的起点是公 理,虽然不能给人们带来什么,但却能成为逻辑找到起点。在缠论中,这逻 辑的起点便是“所有级别的走势都能分解成趋势与盘整”,这是市场的,无需去证 明,也无法被证明,是由直接经验所得。就像“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一样,找不到一条 去证明这个,因为所有几何都是在他的基础上推理出来的。缠论正是由“所有级 别的走势都能分解成趋势与盘整”这个为起点,通过严密的逻辑推理,构筑起缠论的 大厦。

原文标题:患与不患_百度文库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yulexinwen/2020/0331/111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