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upleader醒世20160527

  他只是近几年来官员辞职潮中的普通一员,下海后,他的生意是服务那些想晋升的们。2014年8月底的一天,在市市委委组织部办理辞职手续的时候,刘富君犹豫了一会儿。几分钟后,他紧捏着笔在《编制注销文件》和《辞职确认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辞职前,upleaderupleader刘富君是山东国家级经济技术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随后,他看着组织部工作人员在“编制管理系统”中按下了删除键。在拿到一纸“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转移单”之后,他不知为何有了一种净身出户的感觉。知道了儿子辞职,母亲十分。她说:“快四十岁人了,没了工作和失业有什么区别!”“我已经想好了,去创业。”他理解母亲的担忧,但不愿向母亲解释过多,只是安慰母亲放心。

  刘富君斜倚着一把椅子,低头从上到下依次看完手里攥着的三部国产手机。浏览完微信圈,习惯性喝了几口凉茶。此时他正通过微信与参加遴选培训的互动。

  遴选是中国队伍内部选拔的一种机制。倘若不主动离开这个体制,说不定刘富君还会依靠体制内“考霸”的特殊技能再次寻找新的遴选机会进入更高的平台。而现在,他将过往这些成功经验成自己的商业机会了。那些想获取遴选经验的缴费参加了Upleader遴选网校会员,在这个平台听刘富君的课。2016年前4个月,Upleader网校至少又新增了700名付费会员,最高级别会费达12800元/年。

  虽然价格不菲,但一些基层还是愿意花钱提升自己的综合能力,他们不愿在的道上被上升无望一点一点消(掉理想。他们希望能像刘富君依靠遴选考试那样,提高自己的应考能力,获得一步步升迁的机会。

  他不希望们都辞职,这并不是一条通用的道。“辞职并不是多数的选择。除非真的有特长,并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刘富君说。

  在区,刘富君领导着一个近20人的团队,但他时常感觉区的主政者不像真正的行政官员那样游刃有余。一个县长比区管委会主任的权限要大很多。县长有自己的规划权审批权,而区的土地批复必须经过市办公会。

  另外,刘富君清楚,像他这种没有背景的官员初期通过遴选升迁还有希望,但是从副处级再继续晋升的话会非常困难。

  辞职后很长一段时间,刘富君都还有遗憾。其实,他是个有强烈心的人,他的从政理想是有朝一日当个市长,主政一方,施展自己的理想和抱负。

  但静下来时,他觉得自己的性格可能不太适合当官,更走不到主政一方那一步。“领导就是一种平衡的艺术,而我不想迁就别人。”他说自己可以做一个“能吏”,但却没办法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下平衡好各方关系。他拿起筷子夹起一片毛肚放到嘴里咀嚼着,随即又喝了一口凉茶。他从不喝酒,在这么多年,upleader无论什么场合都滴酒不沾。对于未来的道,他觉得非常清晰。他自称要做培训的“俞敏洪”,希望将来那些通过他的指导获取晋升的叫他一声老师。 (伟)

原文标题:upleader醒世20160527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yulexinwen/2020/0405/274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