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先生]陆俭明:不做庸人

  编者按:先生,不仅是一种称谓,更蕴含着与传承。可堪先生之名者,不仅在某一领域独树一帜,更有着温润深厚的德性、豁达包容的情怀,任风吹雨打,仍。在市场强势奔袭的时代,先生们还需耐得住寂寞、挡得住,为后生晚辈持起读书、的一盏灯。

  中国之声推出特别策划《先生》第三季,向以德性风气的致敬、为他们的成就与修为留痕。今天推出第三篇:《陆俭明:不做庸人》。

  央广网9月12日消息(记者解朝曦)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陆俭明,语言学家,1935年出生于江苏吴县。1960年毕业于大学中文系汉语专业,后留校任教。曾任国际中国语言学学会会长、世界汉语教学学会会长,现兼任国家语委委员会委员。投身现代汉语研究近60年,在现代汉语句法、现代汉语虚词、对外汉语教学等方面颇多建树,在学界被誉为20世纪现代汉语语法八大家之一。

  陆俭明:首先要学会自己战胜自己,不做庸人。有个成语叫庸人自扰,一点都不错。另外对别人要多包容,多,这样就能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

  在陆俭明家中客厅的一角,几束风干的花束隐约散发着幽香。学生们送来的鲜花风干后成为家中一景,与一摞摞直抵天花板的书籍相映成趣。83岁的陆俭明先生,行走腰板挺直、声音高亢洪亮。谈吐之间,严谨而不失幽默,眼中流转着孩童般的纯真。“好多人都问我,这身体怎么保养的?吃什么保健品?我说我从来不吃保健品。第一个是生活规律,第二个是睡眠好,更重要的是心态(平和)。什么都想开、想透、想穿。”陆俭明说。

  1955年,本致力于电机系的陆俭明服从调剂,考入了北大中文系,大三又服从安排进入了语言专业。很快,他就在语言研究上展露出了过人的才华。1958年,陆俭明和同学一起编纂出版了《汉语成语小词典》,成为那个年代中小学语文教育的重要工具书,后经多次修订,至今发行上亿册。1959年在《中国语文》上发表了《现代汉语中一个新的语助词“看”》一文。在外人看来枯燥无味的语言学,他却能乐在其中。他说,研究的乐趣就在于能够不断地发现问题,发现问题以后细心地去研究、,最后解决了。这个过程会给人一种成就感。

  1960年毕业留校后,陆俭明了语言学的研究和教学之。那时每个班都有近百人,也不用扩音器,好在他是“大嗓门儿”。如何能把艰涩的现代汉语准确无误地传递给学生?陆俭明说,北大中文系熙先生对他影响深远。他曾问熙先生,“我们都感觉到听您的课,简直是一种艺术的享受。您能不能告诉我讲课有什么诀窍没有?”熙先生听到他这话笑了一下:“有什么诀窍啊?”停了一下,说了一句使他一辈子都忘不了话——“不过有一点很重要,要多从学生的角度着想、考虑。”

  图为上世纪60年代现代汉语教研室教师与教师合影。(后排左三为陆俭明,前排左三为陆俭明的老师、古文字学家、语言学家熙)(照片由陆俭明1999级博士生、中国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张璐提供)

  “多从学生的角度考虑”,这句线年代末,北大迎来“”后第一批经高考录取的大学生。为了让学生多做,陆俭明学会了刻蜡板。至今,很多学生仍保留着当年他亲手刻的和标注的批语。

  陆俭明的爱人马真回忆:“(那时)我们的现代汉语不光是教,而且还做,你先要把你的准备出来交到系里,系里安排专门刻蜡版的人给你刻,(陆俭明)他(让学生做)的特别多,他就自己学会刻蜡版。”

  陆俭明的课,在中文系荣登最受欢迎之一。1996年,他牵头申请的《现代汉语》教材荣获国家教委教材一等;2003年,由他主持的基础课程“现代汉语”被评为国家级精品课程。同年9月,陆俭明荣获中国第一届高等学校教学。尽管如此,他仍是习惯把自己称作“北大教员”。

  “他说,‘我就是一个教员’。他背着一个双肩包,这个黑色双肩包用了很多很多年了。大步流星地走到,把双肩包往窗台上一放,从里边拿出一大摞讲义。”陆俭明1999级博士生、中国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张璐告诉记者。

  2003年,陆俭明荣获中国第一届高等学校教学。(照片由陆俭明1999级博士生、中国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张璐提供)

  学生张璐说,陆先生最让学生们钦佩的是,在知识面前从来不耻下问,经常向学生求教。

  “在学术上我们是平等关系,不要以为我是老师,学生都得听我的,不能那样。我们这个课要经常讨论,讨论就要发表不同的意见,有不同想法都要来谈。脸皮要厚,所谓‘脸皮要厚’就是不要怕露怯。学术的前进,就是不同观点的碰撞,发出火花。”陆俭明说道。

  图为陆俭明。(照片由陆俭明1999级博士生、中国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张璐提供)

  作为语言学家,陆先生对语言现象非常。比如进饭店用餐,服务员问:“请问几位?”就餐者往往脱口而出:“我们三位。”普通人听到这些通常不会多想。但陆先生却敏锐地注意到,量词“位”含敬称的语意,不能用于说话人自身。他特地在饭店门口调查,发现151拨顾客在答线拨顾客用了“个”。最终他从量词“位”的用法变异,总结出了汉语的“应答协调一致性原则”。

  在陆俭明看来,学术研究一定要扎扎实实做两个工作,一是继承,“对我们老祖的东西要好好继承;二是借鉴,所谓借鉴不(只)是某一个学科的,别的学科也要去吸收,要借鉴。”

  语言是人类文化传承的载体。陆先生的一个研究重点就是对外汉语教学。2002年,他被推选为世界汉语教学学会会长,连任两届。他始终认为,“对外汉语教学是国家的、民族的事业”,“开展汉语国际教育为的是修建一座座从向中国的友谊之桥——汉语桥”。

  “我们常听(有人)说,(国际上)一开会都是英语,汉语现在没有话语权。怎么解决汉语话语权问题呢?”陆俭明说,“第一,要吸引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学中文。第二,光学口语不行,必须学书面语。口语学了以后虽然会讲,但是不会看、不会写。另外,汉语真要世界,国人的形象、国家的形象非常重要。”

  我是记者解朝曦。陆俭明的学生曾这样评价他:“他的眼睛里闪着一种光,一种因为思考而喜乐的光,一种因为求得真知而的光。”

  与先生交谈,望着他眼中的光,听着他娓娓道来,纵然心间有万般浮躁,也像被清凉的水浸润,变得安然。陆先生说,最喜欢屈原在《离骚》中的一句话——“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浮华,他抱着求索的心,甘坐冷板凳,守旧书斋,这一守便是近60春秋。无论是当年一家三口挤在11.8筒子楼时,还是如今已年过八旬仍坚守在学术一线,陆先生探索和求知的心从未停歇。

  李俊贤,1928年生于四川眉山,著名化工合成专家,我国火箭推进剂的创始人之一、聚氨酯工业的奠基人之一,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

  先生,不仅是一种称谓,更蕴含着与传承。可堪先生之名者,不仅在某一领域独树一帜,更有着温润深厚的德性、豁达包容的情怀,任风吹雨打,仍。在市场强势奔袭的时代,先生们还需耐得住寂寞、挡得住,为后生晚辈持起读书、的一盏灯。

原文标题:先生]陆俭明:不做庸人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yulexinwen/2020/0420/7068.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