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张开宙,正午最差导演娱乐新闻。

  文/李愚

  正午阳光出品,张开宙执导的《清平乐》,可以说集齐正午阳光最好的资源了:大IP、大制作、大投入、强演员阵容。但它并没有预想中的火爆,当前豆瓣评分降至7.6分,或有可能再下滑(《知否》有22万人评价,《琅琊榜》有41万人评价)。

  

  而其在腾讯视频上独播,在剧集播完22集时,播放量才9.1亿次。DVD版播放量近1000万。平均下来,单集播放量5000万。这实在不是一部大制作的IP大剧该有的热度。

  

  

  不妨做一个对比。孙俪、罗晋主演的《安家》,53集,同样在腾讯视频独播,该剧播放量已突破73亿次,单集播放量近1.4亿次。

  

  仅从播放量这个指标上看,《清平乐》并不理想。唯一可吹的收视率,虽然CSM59城连续多日破2%,但推出的中国视听大数据,收视数据也很平庸。

  

  很多观众认为,这锅得让导演张开宙背。

  《清平乐》当晚,#褪黑素张开宙#就登上热搜,观众纷纷吐槽剧集节奏太拖沓,张开宙“死性不改”。有人认为,张开宙总是拿着正午最好的资源,拍正午最烂的剧。

  

  

  业内流行着这样一句话“正午出品,必属精品”,但现在观众要补充后半句了,“正午导演,开宙最烂”。

  张开宙的问题出在哪?

  

01

  正午出品就是精品吗?

  正午阳光影视有限成立于2011年,创立者为孔笙、李雪、孙墨龙三位从山东影视集团(简称山影)“出走”的导演,起先主要承担后期制作。

  2014年,侯鸿亮也从山影“出走”,带着策划、宣发、制作、经纪、商务等部门加入正午阳光。正午阳光正式转型为一家产业链完整的制作。

  

  正午的核心团队都出自山影。上世纪90年代孔笙先进入山影拍戏,之后他带着李雪、侯鸿亮、孙墨龙等人入行,几个人在山影联手制作了几部有口皆碑的佳作,比如《东》、《线》、《温州一家人》、《父母爱情》、《战长沙》等。

  从2014年至今,正午制作并顺利的剧集共15部,分别是:

  《琅琊榜》(2015),导演孔笙、李雪,豆瓣评分9.3分;

  

  《温州两家人》(2015),导演孔笙、孙墨龙,豆瓣评分7.9;

  

  《伪装者》(2015),导演李雪,豆瓣评分8.5分;

  

  《他来了,请闭眼》(2015),导演张开宙,豆瓣评分6.4分;

  

  《欢乐颂》(2016),导演孔笙、简川訸,豆瓣评分7.4分;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2016),导演孔笙、周游、孙墨龙,豆瓣评分8分;

  

  《如果蜗牛有爱情》(2016),导演张开宙,豆瓣评分7.2分;

  

  《外科风云》(2017),导演李雪,豆瓣评分7.4分;

  

  《欢乐颂2》(2017),导演简川訸、张开宙,豆瓣评分5.4分;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2017),导演孔笙、李雪,豆瓣评分8.5分;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2018),导演张开宙,豆瓣评分7.7分;

  

  《都挺好》(2019),导演简川訸,豆瓣评分7.8分;

  

  《大江大河》(2018),导演孔笙、黄伟,豆瓣8.8分;

  

  《清平乐》(2020中),导演张开宙,豆瓣评分7.6分;

  

  《我是余欢水》(2020),导演孙墨龙,豆瓣评分7.4分(从评分坐标系可以看出,有大量“故意”打一星的人,有人认为台词女性)……

  

  这15部作品里,有5部豆瓣评分8分以上,8部豆瓣评分7分以上,2部7分以下。在国内诸多制作里,没有哪一家的精品数量和精品率可以与正午阳光相匹敌。

  去年的上海白玉兰,正午阳光几乎将所有重量级项收入囊中:《大江大河》《都挺好》《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同时入围最佳中国电视剧,《都挺好》包揽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大江大河》包揽最佳导演、最佳中国电视剧、最佳编剧(改编)、最佳女配角等多个项。

  

  这也足以说明,正午出品大多数是精品。

  那么,娱乐新闻正午阳光有着怎样的成功经验?

  首要的是,他们对内容的专注。

  正午阳光掌舵者侯鸿亮有这样一个“长板理论”:

  长板才决定一家在市场的,正午阳光所有的一切都应聚焦在内容上。他们把编剧放在第一位,注重剧本,没有完整的剧本不开拍;服化道、摄影等精益求精,有“座团队”之称。

  为将主要精力放内容上,2017年正午阳光逆市场而行,不像头部制作普遍走“影视制作+艺人经纪”线,而是取消所有艺人经纪业务。

  

  取消经纪业务,也可以让正午团队免于遭受靳东粉与王凯粉没完没了的撕的困扰(从2016年撕到2020年),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

  

  

  其次,正午阳光有一个稳定的制作团队。

  当前了包括孔笙、李雪、孙墨龙、张开宙、简川訸、黄伟在内的6大导演,而文学策划、摄影、美术、造型、剪辑等重要岗位,也均有固定合作对象。这能确保每一部剧集都有较高的完成度。

  在人才培养上,正午阳光走的是“传帮带”线,像简川訸、张开宙、黄伟,都是先跟着孔笙、李雪,老导演手把手教新导演,新导演从联合执导慢慢过渡到执导。

  张开宙就是这样迅速成长起来的。他先担任《温州两家人》《父母爱情》的摄影,娱乐新闻在《战长沙》里与孔笙联合执导,之后就获得执导的机会,再从类型网剧过渡到《知否》和《清平乐》这样的大制作古装剧。

  

  只是,从孔笙、李雪到简川訸、张开宙,正午能顺利完成迭代吗?

  

02

  正午导演,开宙最差?

  正午的几个导演里(黄伟单独执导的《大江大河2》未,暂不列入讨论),当前看风向,张开宙最“讨人嫌”。

  但张开宙也曾有过“万人迷”的时期。2016年张开宙独自执导时,营销上卖的是“最帅导演”的人设。

  

  《知否》拍摄时,官微夸起张开宙来,用词可比夸演员还夸张。

  

  

  但连续看了他的戏后,“最帅导演”的人设开始行不通了。

  

  他渐渐成了正午这个相对完美的系统里最大的BUG。

  第一个指标是,他担任第一导演的作品平均分,在正午导演里属于后段班。

  正午时期,孔笙担任第一导演的作品有6部,豆瓣平均分8.31分;

  李雪担任第一导演的作品有2部,豆瓣平均分7.95分;

  孙墨龙担任第一导演的作品有1部,豆瓣评分7.4分;

  简川訸担任第一导演的作品有2部,豆瓣平均分6.6分;

  张开宙担任第一导演的作品有4部,豆瓣平均分7.22分。

  虽然张开宙平均分要高于简川訸,但简川訸主要是被《欢乐颂2》拖了后腿。而《欢乐颂2》,张开宙也是并列导演。

  

  另一个指标是,正午制作的口碑最差的几部作品,张开宙都是导演。

  垫底的《欢乐颂2》是简川訸与他联合执导,倒数第二《他来了,请闭眼》是他执导,口碑倒数第三的《如果蜗牛有爱情》亦是他执导。

  固然新近执导的《知否》《清平乐》整体口碑不差,但都被观众诟病节奏拖沓。《知否》尚且有“宅斗”这样的戏剧冲突,《清平乐》则显得有些清汤寡水,单集播放量也大不如前者。

  需要事先说明的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观众虽然调侃张开宙,但张开宙的水准,还是比国内电视剧导演的平均水平高出不少。就像985名校里也有差生一样,张开宙大抵就像名校里不那么好的学生,在孔笙等大神面前就显得稚嫩,但跟出三四流导演比,他赢得绰绰有余。

  比如张开宙是从摄影转型到导演,因此他执导的作品,摄影都颇为讲究,画面很美,审美高级。

  

  无论是《知否》还是《清平乐》,许多构图都有层次感,从打光调色到置景、服装、道具、外景到配乐,都古香古色、韵味十足,很好地还原出我国古代美学的巅峰宋朝其典雅的风范来。

  

  

  哪怕是口碑平庸的《他来了,请闭眼》和《如果蜗牛有爱情》,其镜头调度和切换也很用心,有大量航拍镜头,秒杀大多数国产电视剧。

  

  但就像导演孔笙说的:制作与故事、剧情是呈正比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一个好故事,可以让剧集在制作上的优点进一步放大;但如果故事不为观众喜欢,那么制作上的付出便毫无意义。

  也即,作为一个导演,评价你做得好不好的根本标准是,你故事讲得怎么样,节奏是否控制好。在此基础上,服化道才是锦上添花。如果故事、节奏和人物调度都一团糟,那么服化道再高级,也是形式大于内容,毫无意义。

  

03

  张开宙的问题在哪?

  张开宙的弱点,掰开来说,具体有三点:

  一,耽溺于镜头美感,习惯于以台词体现戏剧冲突,故事缺乏波折和。

  张开宙追求镜头美感,喜欢长镜头,常常是一场戏好几分钟不叫停让演员演,镜头以各种角度远远地拍,之后再进行剪辑。

  最后的效果是,一场戏中景、近景、特写来回地切换。美则美矣,但空有画面,没什么内容。

  

  担任剪辑的张开宇,其实是张开宙本人。张开宙又敝帚自珍,哪个镜头都不舍得删,累积起来无意义的“废戏”一多,剧情就变得拖沓。

  

  冯绍峰演《知否》接受采访时说,“这部戏我的台词量几乎是以往所有戏的总和”。

  这一回《清平乐》幕后花絮,王凯、江疏影等几个主演也纷纷表示,最大的挑战是背台词,在剧组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背台词。两部剧不同的编剧,但台词密度量都特别大,根本还是张开宙没有取舍,他也没有找到将台词戏剧化的更好方式。

  电视剧要告诉观众一件事,主要是两个途径,或通过人物行动,让观众自行;或通过台词说,直接告诉观众。显然,前者的难度高于后者,其戏剧张力和情感冲击力,也高于前者。

  就比如《清平乐》一开始“狸猫换太子”,本来是冲突性极强的戏剧点,极可能引发朝廷动荡、。但到了张开宙这里,他好像是有意去冲突、去情节。

  赵祯赶往永定陵,晏殊前来劝阻,一上来就开始讲大道理。赵祯回宫,张茂则又开始讲大道理。晏殊被贬,晏殊继续给赵祯讲大道理……

  

  但如果编剧设置一个情节冲突让赵祯摔个跟头,让人物在中成长,便有戏剧上的波澜,也能避免大段台词惹人瞌睡。

  而之后的朝堂戏,全成了半文半白的朗读。

  

  

  本该剑拔弩张,被张开宙拍得缓慢温吞。大段大段文绉绉的台词虽然符合剧情背景,但起承转合主要靠台词,也让剧集像一部“台词剧”,让人看得困意连连。

  其二,支线凌乱,剪辑破碎。

  张开宙热衷多线索叙事,《清平乐》中,很少有囊括起因、经过、发展、、结果的连贯小桥段,因为张开宙人为地将一个完整的桥段割裂开来,再从中穿插另一个或另几个桥段。

  乍一看,这样的叙事显得“高级”,不落俗套,并且在某些情境下,多线索叙事百川汇海时,能够产生类似“最后一分钟营救”的戏剧效果。

  但在张开宙这里,常常不是这么个情况。他的多线索叙事,桥段有时毫无关联,或者有所关联但风格差异明显,却生硬地剪辑在一块了。这非但会打乱节奏,观众的情绪投入,有时也让剧情显得七零八碎,情节到来之前,观众可能都忘了起因是什么了。

  比如第11集最后10分钟,是宋仁与曹皇后一次比较激烈的冲突。宋仁想在苗心禾生产前封她为才人,曹皇后反对,因为没有先例,并且她担心对苗心禾的宠爱会为他人所利用。

  

  与这场戏穿插的,是韩琦、富弼与苏舜钦仨人骑马从闹市走过,谈论吕夷简提议提升苗心禾位次的算盘。

  这两场戏虽然主题相对一致,但闹市这场戏,张开宙从远景到特写全来一遍,几个人也全在“唠嗑”,这一唠就快两分钟。随后再剪回赵祯与皇后的室内戏,风格不搭,跳跃幅度过大。

  

  

  

  

  其三,与剧情无直接关联的琐碎细节太多,重点未能突出,节奏温吞。娱乐新闻

  的确,好的导演应该善用细节,孔笙、李雪都是细节高手,让人物情感在细微处显山露水,反倒能让观众体含蓄背后的汹涌;比如他们都擅长写“日常”,《琅琊榜》中的“梅府日常”,《伪装者》中的“明家日常”,趣味、人情味和生活气息兼具。

  张开宙也于细节与日常的铺陈。像《知否》是宅斗戏,有些宋朝生活的展现挺正常的,张开宙也处理得不错。

  但过犹不及的是,他拍的日常太“满”了,琐碎的细节,琐碎的镜头太多,喧宾夺主。这样极易显得主次不分,重点未能突出,不必用心的时候很用心,该浓墨重彩的时候又显得轻描淡写。

  比如第8集,宋仁在众臣的劝说下,心不甘情不愿地娶了曹丹姝。新婚之夜,宋仁不去坤宁殿,曹丹姝独守空,心灰意冷。第二天,宋仁才去坤宁殿,看到曹丹姝,他才惊讶于曹丹姝的美貌,知道传闻说她“貌丑”是假的。宋仁于昨晚对曹丹姝的冷落,想开口道歉又不好意思,吃饭氛围有些尴尬。

  

  

  这段戏几个中景用得不错,将宋仁窃喜(发现曹丹姝是)又抱歉的微表情一一捕捉到了(王凯演技也很细腻)。

  可问题是,张开宙花费了大量镜头去拍两个人吃饭的“锅碗瓢盆”,以及几个侍女在那边夹菜、碗筷等,快跟主剧情平起平坐。

  这场戏主要想表现的尴尬和皇后内心的疙瘩,吃饭时曹丹姝的沉默和“赶客”,就已足够。张开宙偏偏耽溺于那些不重要的“日常”镜头,让整场戏的节奏显得冗长,干扰重点的突出。

  

  

  

  而这样的问题在《清平乐》中。配角们非必要的吹拉弹唱聊,实在占据太多篇幅。

  

  

  

  因此很多观众反映,这播了四分之一了,还不知道这剧到底重点想讲什么,是朝堂戏、生活戏还是感情戏;细节很多,却让人觉得“没内容”。

  

  总之,张开宙的剧制作虽很用心,但故事和节奏过于缓慢、拖沓、温吞,给人一种“温水”的感觉。它虽不会凉,但你也别指望它有怎样的沸腾;它不是温水煮青蛙,更像是温水煮温水。

  张开宙得学会从导演,而不只是摄影师的角度讲故事。把节奏搞成“蜗牛”,观众真“乐”不起来。

原文标题:张开宙,正午最差导演娱乐新闻。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yulexinwen/2020/0422/781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