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DAU:娜塔莎》被删减8分钟:娱乐新闻极致场面

  文/顾草草

  四月初,正在焦点都集中在欧美之时,乌克兰导演伊利亚•赫尔扎诺夫斯基领导的“DAU”项目宣布,将在官网上公开《列夫·朗道:娜塔莎》和《列夫·朗道:退变》这两部影片。

  类似于亚马逊prime、Apple TV+等流平台付费点播的模式,观众只要支付三美元,就可以在线观看一部“DAU”项目电影。

  

  《列夫·朗道:娜塔莎》和《列夫·朗道:退变》在爆发之前,参加了电影节展映——这也许是今年的最后一个实体国际电影节。

  《列夫·朗道:娜塔莎》入围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最终凭借传奇摄影师于尔根·俞格斯的高超技艺获得了杰出艺术成就银熊。长达355分钟的《列夫·朗道:退变》则参与了特别展映单元。

  

  

  两部影片上映后,不出意外,在影坛内外引起了轩然,人们对艺术和的讨论如此激烈,几乎将影评人队伍成旗帜鲜明的两派,论战刷爆了影迷的社交网络首页。

  且不论“DAU”项目选在此时提供线上播放的服务,究竟是利用期间居家隔离的人们,有更多的时间来观看这些体量宏大、主题严肃的作品,还是由于影片尺度过大、面临伦理挑战等原因无法谈下院线发行;

  从立项之初就以保持神秘为第一信条的“DAU”项目,选择付费点播模式,将还原前苏联科研机器的前卫艺术项目影像作品,当作客厅娱乐产品线上贩售,本身就很让人费解。

  

所谓《DAU》:

  

行为艺术,学实验,还是实践?

  “DAU”的源起带有某种宿命感和偶然性。

  本片导演伊利亚•赫尔扎诺夫斯基曾在2005年拍摄过一部电影《四》,尽管在多个影展展映过,但并未因此一战成名。

  从小身为“苏联迷”的他阅读了前苏联物理学家列夫·朗道妻子的《回忆录》之后,彻底迷上了列夫·朗道这个公共形象和私人生活有巨大差距的杰出科学家。

  

  

列夫·达维奇·朗道

  但是他的野心很快从拍摄一部传记电影,扩大为进行一个人类史上前所未见的庞大艺术项目:

  修建一座小城,重现列夫·朗道领导的乌克兰物理技术研究院(l’Institut physico-technique d’Ukraine),让大量非专业演员进入这片场地生活,用影像记录他们真实生活、工作的情境

  ——一场大型真人秀,一轮打破真实和虚构的行为艺术,一组学、学长程微观实验,或者就像有些人说的,一个让人的实践。

  

  

  

模拟苏联科研机构的巨场平面图

  这个项目的名字“DAU”取自列夫·朗道(Lev Landau)名字的最后三个字母。

  伊利亚•赫尔扎诺夫斯基领导的“DAU”项目,其惊人程度可以从一系列数字中体现:

  2008-2011三年拍摄期内,该计划使用了400个非专业演员“出演”核心角色,10,000个临时“演员”,为此了302,000场面试/试镜,使用了4万件衣物,在乌克兰哈尔科夫建立的场地占据了12,000;最后出产了8000小时的谈线部电影或者电视剧作品(其中最长的达9个小时)。

  

  

《DAU》背后:

  

富商资助,演员阵容豪华,家为座上宾

  关于这个项目的财务状况,一直是个谜。

  对外是由富商企业家谢尔盖·阿多尼耶夫资助。现在唯一确定的数目,该项目开拍之前预算就已经超过六百万欧元。

  但是拍摄过程、策展过程中,资金几度耗尽,伊利亚•赫尔扎诺夫斯基都带着团队坐上豪华的私人飞机飞往世界各地“搞定”谢尔盖·阿多尼耶夫。

  但是毫无疑问,这个项目在进行过程中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

  

  撇开钱不说,光是参与人员阵容之豪华,令人咂舌。这个项目第一次对外展示,是2019年初在巴黎的夏特雷剧院、城市剧院和蓬皮杜中心。

  花了35-150欧价格购买“护照”得以观展的观众,可以在几乎重现苏联世界一隅的“展览现场”逗留6小时甚至几天,在舞台,包括前厅、楼道、走廊、地下仓库、化妆室甚至多年失修的废弃空间中,享受由影像资料、拍摄物料、管弦乐表演、现场行为艺术等等形式组成的沉浸式展览体验。

  展览每天24小时,长达24天。

  

  前往观展的观众/游客惊讶地发现,著名钢琴家米哈伊·鲁迪(Mikhail Rudy),法国前足球运动员埃里克·坎通纳(Eric Cantona),前以色列情报局局长以撒·施密特(Israel Schmitt)这样的人物常常在导演伊利亚•赫尔扎诺夫斯基左右。

  在展出的14部影像作品中,时不时能看到意大利戏剧导演罗密欧・卡斯特鲁奇(Romeo Castellucci)、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菲利普•帕雷诺(Philippe Parreno)和指挥家提奥多·卡伦齐斯(Teodor Currentzis)带来的惊喜表演。

  

  而以真实身份出现/出演“DAU”项目影片的人物则更加震撼:各地的家,包括哈尔科夫市长,都会来访问研究所;以色列拉比Adin Steinsaltz、莫斯科祭司Danil Ichtov和秘鲁萨满Guillermo Arévalo等教人士都是访问常客。

  《列夫·朗道:娜塔莎》和《列夫·朗道:退变》虽然只是整个恢弘庞大项目中的两个小小部分,但主创阵容也足以让人惊叹。

  在《娜塔莎》中和咖啡馆女领班娜塔莎发生真实醉后床戏的科学家Luc Bige,在现实生活中是象征主义学的知名学者。

  

  饰演娜塔莎另一位情人的阿里克谢·协布利诺夫的则是使用本名的英国实验性新组织“Raylab”创始人。

  而娜塔莎的弗拉基米尔·阿兹波(Vladimir Azhippo),是前苏联委员会中校,曾服役于哈尔科夫在西伯利亚设立的所。

  许多观众在观影的时候感受到这部分内容过于真实,主持军官娴熟的心理、冷血的手段,让人感觉他似乎将相同的事做过一百次——他真的做过一百次,甚至不止。

  

  

解析《娜塔莎》:

  

大尺度引发记者退场,极权下的

  相较六个小时的《列夫·朗道:退变》,137分钟的《列夫·朗道:娜塔莎》显得相对观众友好一些。

  上线近两周,根据各大影迷网站上的标记和打分情况来看,看过《列夫·朗道:娜塔莎》的观众确实要比看过《列夫·朗道:退变》的观众多得多。

  这部两个多小时的电影甚至都还没有涉及列夫·朗道本人的故事,只是聚焦于一个名叫娜塔莎的女招待,她在乌克兰物理技术研究院当做食堂的一个咖啡馆担任领班。

  

  影片以一场漫长的晚饭戏和一场实验室工作戏交代了实验室大致的人员构成,以及几位男性科学家和女招待娜塔莎之间的暧昧情愫。

  娜塔莎和同事、同为女招待的Olya颇为不对付,两个人为了什么时候拖地这种事在咖啡馆;却也有一同喝醉,吐露的姐妹交心时刻。

  

  一天晚上,喝醉的法国科学家Luc Bige和娜塔莎一夜春宵。

  但是没想到,这件事却成为了前苏联安全委员会治罪娜塔莎的;在一场的之后,娜塔莎发现自己完完全全沦为了手中一枚命不如尘土的棋子。

  

  据说,法斯宾德御用女演员汉娜·许古拉在影片《娜塔莎》放映途中退场,因为她“不想看娜塔莎被苏联委员会”。

  场放映,当上文所说的阿兹波要求娜塔莎衣服,将一个空酒瓶插入她的时,退场记者一波接着一波,有些人几乎是在中奔跑着逃离了放映厅。

  这部电影,看似关注了整个项目中最不起眼的一个物,却更让人窥斑见豹,体会到整个前苏联体制之庞大,其的阴影在这片土地的每一个角落。

  

  在一个极权中,对于意识形态的控制、对个体生活的监督、对性的,到了怎样的程度。

  任何对于历史稍有了解的人都可以轻松得到“每个人都是极权的囚徒”的结论,但是亲眼看到系统摧毁个体的程序和细节,仍然是震撼灵魂的体验。

  

质疑《DAU》:

  

以艺术之名行主义之事?

  对极权者的质疑,和延伸到了电影之外,几乎所有观众都会质疑:

  在一个封闭空间内,以艺术之名,重建一个极权,究竟是否有必要?

  作为“片场”或者整个前苏联模拟人生小城的绝对王者,导演伊利亚•赫尔扎诺夫斯基给“演员”、“志愿者”多大程度的“”和“”?

  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究竟是基于历史的场景还原,还是出自好奇心的演绎?

  

  “DAU”项目频繁被人为以艺术的名义行主义之事,在的支持和的包庇之下,对演员实行控制、进行,长达数年。

  项目越拖越长,并不意味着研究和探索进入了更深刻的领域,很可能只是导演无法完成拍摄任务,对于整个项目在规划时和施行前期没有的认识和有力的把控。

  而前期巴黎展览的推迟,呈现效果的缺憾,收获的各类有关体验的差评更证明了这一点。

  

  “DAU”和其研究、的那个恐怖一样,在的机器、无情的秩序背后,是各种各样的混乱、失序、,完全不是导演伊利亚•赫尔扎诺夫斯基的“、平等、”。

  

主创回应质疑:

  

被严格控制,这是一个诚实的项目

  虽然《DAU》系列带来的是电影,是脱离项目背景也能成立的电影,是能够吸引、震撼对本片一无所知的观众的电影。

  然而更常被拿来和“DAU”比较的,并不是“Chernukha”类型片,而是“斯坦福实验”这样在伦理上被人诟病的学实验。

  观众很难信服,“DAU”所追求的,娱乐新闻从马桶细节、参演人员身份到程度的真实,完完全全是为了艺术。

  而“DAU”应对这些质疑的办法,就是模棱两可,答非所问,各执一词。

  在电影节的记者发布会上,导演伊利亚•赫尔扎诺夫斯基明确表示,电影是有剧本的,但:

  “DAU是在两种现实交织之中的交互世界。我们建造的30,000平方米场地,本质上就是一个舞台;我们了一个但起源于三十到六十年代之间的时间段。人们在那里真实地工作和生活。来参与这个项目的人,没有人是专业演员;即使有设计,大家都是在真实地反映。”

  “当然这其中有,但是和历史上不一样,我们的是被严格控制的,就像我们用自己的货币一样。你没有办法因为这个项目成为大导演,这不是好莱坞。这是一个诚实的项目,关注人们如何自主地选择一段却丰富的人生旅程。”

  而娜塔莎的表演者,曾经是性工作者的娜塔莉,当被记者问到电影中尺度极大的几场戏是如何完成,真实和虚构的成分各有多少时,她回答:“我们没有剧本,那并不是照着台本表演出来的。我们按照自己生活的方式生活。可能看上去有些恐怖、具有性;但是我们爱过、恐惧过、有过许多的感情,我们在真实地生活。”

  诚然,所有导演对于演员都有之嫌,所有创作者都在真实和虚构的边缘试探,但是“DAU”项目程度之深、规模之大,令人细思极恐。

  

被删减的8分钟:

  

震撼场面被保留,但小屏幕观影被削减

  在“DAU”官网公开的这一版《列夫·朗道:娜塔莎》全长137分钟,相较电影节145分钟的参赛版少了8分钟。

  现在这部影片的公映情况尚不明朗,145分钟的参赛版,或成。

  对照记忆中的版本,笔者认为,被删减的8分钟,并不像风传那样,集中于那场臭名昭著的戏中。

  当然,娜塔莎前后两次被带进密室,被审判者的场景确实有所删减,但导演保留了最为和最具性的场面,也确保了全过程时间上的漫长感。

  自负的导演并没有删除任何会引起争议、给影片带来质疑和负面评价的镜头,娱乐新闻删减的片段应该零散分部于女主角娜塔莎和同事Olya争吵打架处、娱乐新闻娜塔莎和法国科学家Luc的场景中、餐厅的几场吃饭片段里。

  总体而言,导演应该是出于叙事和艺术上的考量,进行了合理删减;现在影片呈现的效果,确实更为紧凑流畅。

  经过剪辑,《列夫·朗道:娜塔莎》或许是一部导演心目中艺术上更完整、技法上更成熟的电影,那么就能得到影迷和影评人的认可吗?似乎也并没有。

  众多影迷对于“DAU”的创作方式大力,认为《列夫·朗道:娜塔莎》所实现的艺术水准,那是拉斯·冯提尔之流的天才光靠导演力就能达到的。

  ——对这一点质疑我仍然持怀疑态度,因为绝大多数观众都还没有看过六小时马拉松电影《列夫·朗道:退变》。

  作为为数不多,在大银幕看过一遍《列夫·朗道:娜塔莎》,又在家的小屏幕上重温过的人,我对于这部电影产生了非常复杂的感受和感情。

  第一遍大银幕观影给我留下的恐怖感受似乎因为时间而淡去,大量长镜头、长场景的真实感、实时感也不那么深切,而小屏幕则把导演的感放到最大。

  第二遍观影时,娜塔莎的不再给我那么大的创伤了。

  这是否说明这部电影禁不起反复观看,还是证明这样的电影并不属于小屏幕?我无法回答。

  不过在家观看的影迷,似乎也没有给出和电影节观众不一样的答案。

  为宏大手笔所震撼、被历史所撞击的人给出了近乎满分的高分,坚守阵地的人则以一星或者不打分,导致《列夫·朗道:娜塔莎》不管在哪个评分网站上,都相当可笑地得到一个中不溜秋的分数——但它恰恰是一部和“平庸”最不相干的作品。

原文标题:《DAU:娜塔莎》被删减8分钟:娱乐新闻极致场面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yulexinwen/2020/0426/905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