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以鬼事,诉民情,港式灵异娱乐新闻剧还是有一

  文/Nico

  TVB港剧,素来以灵异题材见长。

  打从1976年问世的《幻海奇情》开始,就衍生出了一系列鬼魅的。

  恩怨相报、冤孽消长、一晌贪欢……

  剧集里的况味总是大于鬼味,几番腾转挪移下来,总会化恐怖为温情,娱乐新闻讲灵异为世情。

  于是,以灵异题材为代表的通俗文化,顺势便成了人文、的重要组成部分。

  近年来,港产灵异市场整体上扬,接连推出了不少佳作:《一屋老友记》《降魔的》《金宵大厦》等等。

  

  

《一屋老友记》

  其中,尤以为庆祝TVB诞辰50周年问世的台庆剧《降魔的》最具代表性。

  《降魔的》是一部以“的士司机”为主角的灵异喜剧。

  2017年,该剧之后,首周收视平平,所有人都对它不甚看好,其小成本的廉价感甚至被观众骂成了“胶剧”和“五毛特效”。

  然而,后期它却凭着峰回转的剧情一逆袭,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收视。

  

  

“鬼后”罗兰在《降魔的》客串

  如今,暌违三年,该剧终于再次归来——《降魔的2.0》。

  

  《降魔的2.0》延续了上一季的原班人马,继续由方骏钊执导,罗佩清编剧,马国明、黄智雯、胡鸿钧、刘佩玥领衔主演。

  与第一季相比,这一季的质量与口碑都有了明显的攀升。

  第一部,豆瓣评分只有7.7,到了这一部,其豆瓣评分却高达8.8。

  与真实凶案改编的《后的终极告白》相比,口碑丝毫不显逊色。连续奉上两部王牌佳作,看来沉寂已久的TVB,这次终于要发威了!

  

  正因如此,所以《降魔的2.0》又被网友赞誉为“TVB历史上最成功的续集”。

  历经3年打磨的它,并不是一部仓促完成的续作。

  早在第一季剧本成型时,创作团队就做好了要打造三部曲的准备,而第一的收视成功,则无疑更加坚定了他们要创作续集的信心。

  无论是演员选择,还是情节设置,第二季都与第一季无缝衔接,保持了很好的延续性与完整性。

  

  《降魔的》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它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导演方骏钊与编剧罗佩清的强强联手。

  方、罗二人都是打造灵异题材的个中好手。

  方骏钊擅长用不拘一格的镜头语言来渲染视听语境,罗佩清擅长在恐怖灵异里融入人情与世情。

  

  方骏钊之前打造过《一屋老友记》,罗佩清之前编写过《金宵大厦》。

  

  

《金宵大厦》

  创作《降魔的》时,罗佩清的父母刚去世不久。带着对父母的思念,她创作出了《降魔的》的剧本。

  她用鬼事反映民情,用灵异寓言重塑都市现实,为该剧注入了悲悯情怀与现实思考。

  剧中很多台词,都充满反思,饱含人情味。

  比如,“人在天堂,钱在银行”。

  比如,“的沉默,才是“等等。

  与此同时,《降魔的》还是TVB“重重有赏”计划衍生出的首部电视剧,剧中所有灵异故事,都由民间故事征集而来,并非只靠编剧一个人头脑风暴。

  如此集思广益,才使得该剧生活气息浓厚,格外接地气。

  

  除了接地气的剧本外,饰演男主马季的马国明,同样也为角色加分不少。

  马季这个角色,就像是为马国明量身打造的一般。无论性格还是形象,都与他匹配度极高——出身草根,表情天然呆,为人,孝顺顾家。

  身为出租车司机的马季,因为一次巧合,化解了千年精灵石敢当的封印。

  于是,他们因此结缘,了一条斩妖的道。

  

  期间,石敢当不但传授马季技艺,而且还假扮豪仔(马季的童年好友)来安慰马季的养母晶晶。

  在一次降魔对战中,石敢当水晶石与魔同归于尽。

  通过他的,马季成功,正式成为了一名降魔人。

  

  不管是《金宵大厦》还是《降魔的》,编剧在其中都流露出了一种悲观的温情。

  这种温情在主人公的爱情线上,表现得尤其明显。《金宵大厦》里是前世辗转纠结的宿命爱情,《降魔的》是男主马季与庄芷若、啤啤之间的三角恋情。

  

  三人之间,充满了悲情成分。

  啤啤是灵异节目《世界零距离》的女主播,她聘请马季当自己的御用司机,之后通过日常相处,慢慢喜欢上了马季。

  庄芷若是搭乘马季出租车的常客,两人一来二去,慢慢暗生情愫。

  

  这两段感情,最后全都惨淡收场。

  啤啤被塞进出租车后备箱,最后窒息而死。

  啤啤死后依然深爱马季,所以到了第二季,每当马季,她总以鬼魂的身份出现,帮对方共渡。

  尽管两隔,但啤啤还是付出,娱乐新闻非常引人泪目。

  

  第一季最后一场大战,魔在消灭之前留下了一句:他不会得到幸福的,他只会害死被爱之人。

  因为这句,小马不得不想法设法地逃避庄医生。

  越是深爱,越是爱而不得。

  

  进入第二季之后,这段三角恋又有了进一步的发展,编剧通过引入新角色将其拓展成了“四角恋”——第五集加入了疑似灵异体的神秘女乘客。

  三位环绕,连马国明都不住自嘲:“没想到的士佬也有那么多近身,将来不做演员或转行开的士,偶尔载载挺开心。”

  

  第一季剧情,主要围绕马季如何从物转变成降魔人而展开。第二季剧情,则主要围绕马季如何从降魔人转变成降魔而展开。

  与的第一季不同,第二季故事在剧情上开始愈发地了复杂。

  角色与之前相比,都显得更丰满、更立体:魔会产生恻隐,降魔人也可能步入魔道。

  一切黑白、,都不再泾渭分明,变得模糊了许多。

  

  作为一部灵异喜剧,《降魔的2.0》仍旧延续了前作融梗、玩梗的喜剧线。

  不少笑料都作为点缀,穿插其中。

  比如,出演女二的刘佩玥看到了与自己名字谐音相同的瑠珮悦子(av)的光碟。

  

  

剧中的咸湿台词

  比如,男主为了帮女鬼逃脱纠缠,而放弃大单生意与对方展开飙车。

  结果弄清事情原委后,他却发现原来人家只是鬼夫妻在闹矛盾。

  反倒是他自己“时运低”,又挨女鬼耳光又被开罚单。

  看起来既啼笑皆非,又隐隐夹杂着几许辛酸。

  

  第一季结尾,《降魔的》留下了两大悬念。

  其一,是魔警郭展明去世后留下了魔胎。

  

  其二,是石敢当下线后,娱乐新闻与石敢当长得一摸一样的豪仔正式上线:“小马,你不认得我了?”

  

  而第二季的故事,就承接这个结尾,继续进行讲述。

  豪仔是马季的儿时玩伴,也是马季养母的亲生儿子。

  童年玩水,为了救马季,豪仔溺水身亡。

  豪仔的妈妈晶晶,为了弥补这份心伤,收养了马季。

  离世后的豪仔对此耿耿于怀,觉得马季取代了他的。

  

  所以豪仔此次归来,中间夹杂了一定的复仇成分。

  但事实上,对于豪仔的离世,马季其实一直充满了。

  豪仔归来后,为了让豪仔与晶晶相认,马季付出了不小的努力。

  而马季与豪仔之间亦敌亦友、相爱相杀的复杂关系,也构成了第二季最主要的情感脉络。

  

  前几集最让人泪目的剧情,就发生在豪仔身上。

  豪仔死后,做了海魔。他表面与马季重新做回了朋友,实际上却似乎另有隐情。

  第四集,马季和啤啤设法让豪仔与晶晶重逢。

  结果妈妈就在眼前,豪仔却表现冷漠,不能激绪与对方相认。

  

  因为一旦情感外露,他就会被恶念,异变成形象。

  只有保持冷静,爱良,他才能维持真身。

  

  值得一提的是,90后小生胡鸿钧作为TVB男星中的新生力量在剧中表现得颇为惊艳。

  从石敢当到豪仔,他成功出演了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男二。无论是阳光开朗、呆萌的石敢当,亦或是压抑隐、腹黑深沉的豪仔,都被他处理的可圈可点,令人印象深刻。

  

  

  

石敢当(上图),豪仔(下图)

  继石敢当之后,《降魔的2.0》中又出现了一个名叫风狮爷的精灵角色。

  早前,正是这个角色将石敢当封印了300年。

  风狮爷放浪不羁,其最大爱好,就是偷看女人的裙底。

  这个老不正经的精灵角色,为剧中贡献了不少笑点,成为推动剧情发展的重要调节剂。

  

  与此同时,编剧还借风狮爷之口,说出了该剧的核心主旨:之恶存在,各类妖道。

  魔与鬼有时并不,最的其实是。

  人似鬼,鬼似人,交交错错,无明显界限对错。

  边烧纸的旅馆老板,电梯里状态诡异的,初初见面,却都给人以一种人鬼难辨的错觉。

  事实上,她们都是人,反倒是一位正在执勤的,才是真正的鬼。

  

  有些人外表,如鬼影一般。有些人内心,比鬼更。

  传统故事里加害人类的鬼怪,在《降魔的2.0》里,都展露出了不同以往的多重维度。

  他们既是加害者,又是者。

  比如,那个因被他人加害而溺毙变成水鬼的胆小废青Teddy,便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

  就算做鬼,他也比很多人都善良。

  

  与第一季直截了当的降魔伏妖不同,第二季对人性的复杂性,又有了更深入的思考。

  没有法律、约束,身为降魔人,马季就是法、就是道,为了秩序,很多事情都只能由他自己一个人去定夺、去决定。

  正因如此,所以在降服Teddy的过程中,他就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内心挣扎。

  一方面,他担心Teddy会为祸,继续去报复害死自己的凶手;另一方面,他又对Teddy深表同情,感慨于他的早逝。

  

  人性当中的复杂性,在Teddy与马季身上,都得到了更多的挖掘与呈现。

  而马季所表露出的这种同情心,对一个降魔人来说,无疑也是极为的。

  因为作为一个合格的降魔人,他必须摆脱人情世故,把秩序奉为“最高旨”。

  而这一“最高旨”,接下来也将成为本季的重要线索,在后续剧情当中去进一步地延伸展开。

  

  通过剧情,我们不难发现,《降魔的2.0》表面讲得是降魔故事,实际内核讲得却是民生百态、人性、日常温暖。

  男主开一辆普普通通的计程车,白天接人、晚上送鬼,如摆渡人一般,为两地嫁接起桥梁。

  无论是人还是鬼,他们都在经历着最朴素的爱恨情仇、恩怨离合。

  谁都逃不过,命运的捉弄与。

  他们都曾有过一颗凡心,也都曾活在他中。

  多亏有他们,才构成了TVB灵异剧里最浓烈的人情味与市井气。

原文标题:以鬼事,诉民情,港式灵异娱乐新闻剧还是有一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yulexinwen/2020/0514/1402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