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1986年韩国“回忆”原型“华城连环案”:凶手不

  也不知这是第几遍重温韩国电影《回忆》,关于这部世界级大作,大家就是愿意在情节之中寻找蛛丝马迹,每看一次都有新的发现。我们不禁感叹导演及一众主创们的伟大:这部电影线索之多、人物梳理之齐整,情节引人入胜又暗藏,且超规格再现原型“1986年韩国华城连环案”,当之无愧世界级悬疑佳片。

  

  1986年至1991年间,韩国京畿道华城市太安镇一带,有10名女性陆续被杀(伤)害,无论警方如何努力,犯仍,成为轰动世界的超级悬案,最终还被导演奉俊昊改编为轰动一时的获《回忆》。

  

  2019年9月18日,据韩媒报道,电影《回忆》中的凶手原型已被找到。10月14日经过9次后,被锁定为“华城系列案”现年56岁的犯罪嫌疑人李春在(音)最终供认了14人和性侵30多次的犯罪事实。然而李春在却并不是因为14起命案才被入刑的,起因则是另外一起案件:1993年12月,李春在与妻子发生争执,妻妹找上门却被。第二年,李春在被警方,判处他,至此“华城连环案”蒸发

  

  

  2019年,韩国在采集囚犯DNA信息时,意外发现李春在的DNA与华城其中3起命案的证物DNA基本吻合,后来李才不得不承认他所的14起命案以及30多起人身案。然而让人不解的是,在李春在所犯44起案件中,当中只有3起符合“华城连环案”第5、7、9次命案特征。当打算继续追讨时,韩国警方又改口称该案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至今仍不算真正结案。那么李春在到底是不是真凶,或者只是其中一个?咱们待会再说,不如先来简单了解一下“华城连环案”10起案件的主要内容。

  

  

  1、9月15日,71岁农妇在女儿家投宿回家途中。隔天被发现陈尸于田地,下半身。手脚以X字,趴在田地上,死因是勒死。

  2、10月20日,25岁家庭主妇在晚8:00相亲完后,前往巴士站途中,手法如上。胸口有4处刀伤,死因是勒死。

  

  3、12月12日,24岁主妇与丈夫聚餐后,于晚11:00搭巴士回家途中(丈夫聚餐后返回了后),一百三十一天后遗体在距离自家只有50米的稻田田埂被发现。不过遗体已严重腐烂,死者脸上被盖上,死因是勒死。

  4、12月14日,21岁女职员在水原市咖啡店相亲完后,于晚11:00搭乘巴士回家途中。7日后被发现陈尸在稻田田埂,现场堆积了许多芝麻,双手被反绑,头被盖上紧身短裤,死因是勒死。

  

  5、1月10日,18岁女学生于晚8:50放学与朋友分开后独自乘坐巴士,之后行踪不明,隔日被发现陈尸田地。双手反绑,嘴巴被袜子塞住,死因是被围巾勒死。

  6、5月2日,29岁主妇于晚11:00从家中拿了2把雨伞准备接丈夫途中。上半身,死因是被勒死。丈夫家中被强制搜索。

  

  7、9月7日,54岁主妇在帮助完长子经营的食堂之后,于晚9:30于中。现场显示,被害人陈尸在农水小河附近草丛,被放入桃子碎片,双手被反绑,嘴巴被袜子和手帕塞住,死因是勒死。犯罪现场与水原市相隔了29公里,巴士司机称有目击到嫌犯。

  

  8、9月16日,13岁朴姓女子在晚9:00前往途中被歹徒从后面持刀,拖到稻田田埂,双手被脱掉的衣服反绑,嘴巴被塞住,头被套上紧身短裤,嫌犯后,被害人在嫌犯财物的空档逃跑,这是10起案件中的唯一幸存者。

  

  9、11月15日,14岁女学生独自回家,于晚6:30在途中的石料店背面山野遭。隔日被发现陈尸在同一个地点,尸体是由父母与的陪同下发现的,被发现时遗体被松树树枝,双手双脚被反绑,嘴巴被塞住,胸口有两道刀伤,入圆珠笔、叉子、汤匙。

  

  10、4月3日,69岁无业女子于晚9:00回家途中,陈尸在距离自家150米以外的松林。下半身只剩,被放入袜子,死因是被长筒袜勒死。

  

  归纳起来,10起案件时间跨度较长,始于1986年,所谓“相同作案手法”结束于1991年。尽管当年警方根据作案现场及手段认定凶手或为一人,事实上,根据上述内容完全可以推断:这是一起典型的模仿案。

  

  

  第一个真凶:为了尽快找到白光浩犯罪的,宋康昊居然去找神婆卜卦,甚至还拿着白的球鞋伪造了一张现场。结果徒劳而返,他忘记了白是一个的智障,而且手无缚鸡之力。别说是一连10人,就是自己也不了自己,可谓本案之中最不可能成为凶手的人。

  

  倒是白光浩引出了另外一个幕后真凶,那就是白的父亲——烤肉店老板老白。为什么这么说?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当宋白的时候,导演给了女腿部一个镜头,紧接着白光浩就说要找自己的父亲。特别是宋与白一同在地下室观看悬疑片时,白脱口说出父亲经常研究电影里面的情节。

  

  当警方排除白光浩的嫌疑后,一伙人在烤肉店边喝酒边盘算下一步计划时,镜头却有意给了老白偷听谈话的一个镜头。特别是白光浩还对宋康昊说,下雨天她一直在跑等一系列犯罪情节,充分说明白当时就在犯案现场。而能够活着离开犯罪现场的除了没睁眼看见的8案以外,就属白光浩一人了。俗话说,虎毒不食子,那么作案人非老白不可。

  

  此外,白光浩还说自己清楚记得那些对他皱过眉头的女人的样子,也就是说他父亲老白的动机,源自于惩罚歧视白光浩的女性。进一步说,10起案件中,烤肉店老板至少犯了两起。

  

  第二个真凶:徐、宋康昊等3人不约而同来到田地里,没想到却等来了一个偷内衣的。此人身藏红色女性内衣,家里藏有大量的画报。虽然有伤风雅,但不至于。他是否排除嫌疑呢?答案是否定的。尽管最终他交代了犯罪事实,但始终无法与宋康昊等人提供的假证词相吻合。

  

  

  这里面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几天几夜不睡觉的犯罪嫌疑人已经处于高度迷离的状态,他所说的一切话都是无意识的。也就是说,他原本交代的就是,但与徐引导的内容(红衣服、雨天、点、明信片等)无法吻合,故此人又被警方给错放了。

  

  

  第三个真凶是女校医。校医是最常接触女学生的人之一,而且为什么要配备女校医?就是为了避免男校医的尴尬,特别在相对封闭落后的小山村之中。但是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女校医的打扮,一副中性短发示人,而且在女厕所的最里面,手里还拿着一本男性。如果是厕所满员,她在最里面情有可原,可是当徐径自走入女厕时,却发现之前的坑位空无一人。

  

  

  当徐向她问起线索时,她故意引导徐不妨上山去打听一下那个幸存者。这也就是为什么口供里一直在强调嫌犯有一双很像女人的手,特别是要用很大力气捆住对方,男人没有那么大力气嘛。后来为了混淆警方视听,女校医又了9案件的女学生,故意留下了叉子、勺子之类的线索,但是还有一只圆珠笔。

  

  第四个真凶就是朴贤奎。这个家伙长着一张温柔的面相,虽说种种都指向了他,但是为何最终徐、宋康昊拿来的DNA鉴定书又把朴的嫌疑排除了呢?理由很简单,当时华城警方提供的只是单一DNA样本,朴的样本早已在雨水的和当年现场人为的合力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当徐在朴的家里发现一本旧相册,为什么一口认定朴就是真凶呢?因为在一张童年相片里,朴穿着一条红裤衩,那一定是童年时来自父母那里的创伤才会选择穿着女性衣物,而且极度女性。到了青少年时又情感变故,故而才会下雨天点播《伤心情书》。

  

  第五个真凶为徐。电影中并未交代汉城徐来到小县城的动机,但是徐耳边时不时响起的哨声足以说明,他当年曾是一个参与活动的。当年因为参与了全某某对某些人的而遭新的制裁,从而汉城冷落。尤其对宋康昊口中女学生的,从误伤到主动。

  

  

  后来华城地区发生了类似的命案,他意识到这是一起模仿犯罪,于是主动请缨来到这里协助破案。在侦破的过程中,案件频繁发生,影响力逐渐升级,他开始意识到必须及早,于是众人朝着“一个凶手”的方向侦查。徐尽管,但是还是留下了一些线索——

  

  比如,一天雨夜,当大家都在专注“钓鱼”破案时,一向认真的徐突然开溜,这留下了很深的疑点,他干什么去了?随即就发生了一起命案,原来他的目的就是混淆警方视听,故意大家认为凶手是同一人,同时也籍此向模仿凶手发出挑战。在与朴贤奎对峙的过程中,他精准地描述了“模仿犯罪”的动机借以嘲笑对方时,朴了足见师徒名分,早已心照不宣。

  

  

  此外,徐还独自出现在了犯罪现场,焦灼地抽着烟。在《回忆》第55分钟左右,丝毫看不见他如宋等人时敬业的模样,反倒对突然前来的感到。为了强化也并非全都,导演奉俊昊特意在电影第90分钟左右,在酒馆电视中了一段“80年代孟姓犯案”的新闻,足见主创们的良苦用心。

  

  在片尾,当徐地要执行时,他说出了一番耐人寻味的话——在无状态下,即便我杀了你也没人会在意的。这说明在当时的下,徐完全明白的代价微乎其微,而且当朴贤奎故意气他说人全是自己干掉时,徐呆了,因为他明白不可能全是他杀的。

  

  第六个真凶:本以为电影到此告一段落,结果2003年当宋康昊经理旧地重温时,放学回家的小女孩告诉他前不久还有一个人来过这里,宋顿时呆了,说明凶手还在。他问小女孩对方长什么样?小女孩说就是很普通的那种我们不禁想起片头和宋一起“鹦鹉学舌”的那个小男孩,成年后故地重游。

  有人会说小男孩怎么会?这几年我们在新闻里听到的青少年犯罪还少吗?!早年就有一部反映青少年犯罪的电影,叫《等候董发落》。当银幕由明转暗,又由暗转明,是一段长达5分钟的麦田空镜头。原来人们做过的坏事,都在这片麦田里。麦田不语,只有天知道。

原文标题:1986年韩国“回忆”原型“华城连环案”:凶手不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yulexinwen/2020/0612/2087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