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吾之子房21 吾之子

  荀彧愕然良久,突然的暴出一阵朗爽大笑来,手中那杯清酒几乎都给溅溢了出来。刘封心底不由的一沉,这位仁兄到底是什么心思?我跟他诉苦呢,怎么一点也不见同情!

  却哪知道,荀彧笑了是他初时那一句“救救我”,还只当是天塌下来了,却哪知是刘封的先声夺人罢了。

  “舍人才志既高,年未弱冠就已经名动朝野,又有卢太傅在一旁相护,亦有所惧乎?”看着刘封一脸的忐忑不愤,荀彧这才收声,和煦的笑道,“且荀彧不过一介文弱书生,名望不重,职权又轻,就是有心帮扶舍人,只怕亦是力所不逮。”

  “尚且风雷天地之变,吾之子房我刘封也不过一介凡夫俗子,哪有不惧的?”看得出荀彧非是故意推托,刘封心内甚慰,暗松一口气,有些郁郁的道:“文若先生有王佐之才,天下人所共知的。若是先生有心帮扶,岂有力所不逮之理?且今日不过是以致龙困浅滩,非是先生无智少谋不堪大用,只是未遇风云际会不得化龙乘风而去罢了。就看先生书斋纸简,忧国忧民之情益于言表,又何必诓我?若是文若先生还不能救我,刘封怕是只有任人宰割的命了。”

  “呃?”荀彧微微一怔,想不到刘封将自己的处境说得如此透彻,眼里闪过一抹异色,呵呵笑道:“舍人行事一向谨慎,岂是任人宰割之人?”

  刘封摇了摇头,道:“刘封虽不愿任人宰割,不过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又岂是我能如愿的。现在中官外戚都看刘封不顺眼,一有机会就要给刘封使使绊子。一次还好,若是每次都这般的到了天雷将至,刘封却还在蒙蒙之中,岂不危哉?”

  荀彧点了点头,笑道:“未雨绸缪,舍人言之有理,只不知舍人是要彧如何帮你?”

  尤其是和她一样有着东双活背景的,比如陈冲,严苓等等,而陈冲和严苓也常铁的老友,只能说在国外的华裔确实是很抱团。

  刘封大喜,纳头便拜,道:“有先生相助,刘封再无忧矣。先生今日龙困浅滩,才志不得展扬,刘封心内知晓,刘封亦不敢让先生为难的。只求先生在天下大局势风云变幻时常为刘封指点一二,若刘封有不解失误之处,不吝赐教,如此,足矣。”

  颖川荀家百年诗礼大族,历仕二千石以上,族中子弟知交好友遍布天下,嗅觉何其的敏锐,任他天下风云变色,大势却都能牢牢的在其掌握之中。而刘封所欠缺的,恰恰就是因为他出身寒微,信息渠道闭塞反应速度慢,准备跟不上变化,每每要陷入被动的。纵然刘封来自后世知道历史,知道哪些人可能决定了历史,却不知道这个人会在何种程度上推动历史的发展,也相当程度上不知道这些人现在在什么地方,更不要说这些人会在何时挺身而出叱咤风云。

  听了刘封此话,荀彧哈哈大笑,眼中浮起赞赏之色,伸手将刘封扶了起来,道:“既蒙舍人厚爱,彧便是受之有愧,却之不恭了。呵呵,舍人不知,钟元常也刚给彧来了一封信,对舍人可是万般推崇。”

  其实,荀彧本人对刘封也是颇为欣赏的。自刘封入洛阳几个月来,一向行事谨慎而不失分寸,虽然常在东宫几乎没有与朝臣打交道的机会,但他胜在一个年少,成名早,便是小小功绩在别人眼中亦要给放大数倍来。何况刘封的功绩还不算小。

  所谓不患贫而患老,像刘封这么年少的人却能做出这些功绩来的,在风评界是占有很大优势的,得到有心人更多的关注。一般来说,只要刘封不犯错,他的前途几乎是没有疑问的。

  说笑间,刘封注意到,荀彧的书里居然有一张划成棋盘模样的矮几,边上木盒中分明就是一副象棋的模样,不禁有些惊讶。吾之子房须知,刘封制了这象棋出来,前后也不过十余天而已,却想不到已经是飞入官宦人家中了。流行的脚步还真是不可思议。

  荀彧呵呵笑道:“承泽高才,竟然能制得出了这象棋来,既合乎兵家之道,又简单易学。彧初见时也颇不以为然,只接触了几次,却已是其中矣。”略一顿,又有些感慨的道:“听闻承泽制此棋其初衷,却是觊觎宫中藏书,竟不惜亲自动手抄书,以至于废寝忘食。承泽如此好学,可愧煞天下士子矣。”刘封的倾心相结,荀彧也不再与他客套生分了,亲切的呼起他的表字来。

  听了荀彧如此说,刘封亦有些感慨,道:“我往日在幽州时,家中阖族藏书不过数百册,已尽都给翻烂了。族中亲旧前来借书的,族长却只恐他们惜书不敢翻动,遇有毁损,不怒反喜。而反观宫中藏书,却是虫蛀堆泥无人管理,百年积尘,着实可恨。

  民谚有云,书非借不能读也。想大汉有丁男不下千万,其识文断字的却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人等,不是不知好学,却是无处可学!”

  荀彧微微一怔,他家官宦世家,诗礼相传百年积累,家中藏书何止万卷,却是从没考虑过这些东西的。听了刘封一通感慨,有些迟疑,却也只是无奈的一声轻叹。

  从荀家出来,刘封带了几分醉意信马游缰往卢府中去,心情却是极其的舒畅的。时至深秋,明月当空,分外的皎洁,若不是怕扰着他人清梦,刘封几乎就有放声高的冲动了。这一番交谈,从荀彧对自己的态度来看,至少自己已经得到了他某种程度上的认可,未来要得到他的倾心相助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了。

  这个荀彧,可是曹操交口称赞的“吾之子”,却不知他会不会成为他刘封的“吾之子”?刘封心中一阵的激动。更何况,这个颖川荀家,可是有着影响的世家大族,非比不得袁家的四世三公,说他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却也不遑多让。

  正在刘封陶醉间,突然,一阵马铛铛行来,一辆马车正朝自己冲来。刘封连忙扣缰闪到一边,他不是逞强好胜之人,避让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马车行过刘封跟前时,车帘微微张了张,刘封醉眼有些迷蒙,那人又在暗角,也看不清那人是谁,让过马车,正想继续往前走。那车却停了下来,一洪亮的声音唤道:“刘舍人,何处去?”

  刘封回头一眼,从马车上下来一个华服老者,威严清峻,却是曾有一面之缘的王允王子师,他刚被朝廷赦免重新启用,现官拜尚书令。看清了此人,刘封也忙翻身下马,躬身一礼道:“刘封见过王大人。刘封刚往荀府拜会了文若先生,吾之子房正要回卢府去,不知王大人要往何处去?”

  影后秦海璐也是感情很好的好姐妹,当年结婚时都是秦海璐去给她做伴娘的。后来王珂生意失败,秦海璐一边安慰,一边和她一起开投资,赚钱的道

  王允一听刘封去拜访荀彧,微微一怔,笑道:“老夫刚从大将军府回来,大将军今日设宴为蔡伯喈接风。我还怪着为何不见了刘舍人,原来却是在文若先生家去了。”

  刘封摇了摇头,苦笑不语。王允亦知他尴尬,也不多聊,稍稍勉慰了他一番便分手自回了。

  高冷霸总追妻火葬场,为雪前耻,变身哄娃狂魔,大型宠妻线邪王霸宠:逆天小狂妃

原文标题:吾之子房21 吾之子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yulexinwen/2020/0812/3069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