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唐小兵 知识人迈孙公司向更好的公共讨论

  今明(10月5日至6日)两天,江南、华南将逐渐摆脱阴雨天气,我国自北向南气温创今年下半年来新低,江南、江汉一带的部分城市冷如11月下旬。

  唐小兵,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系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晚清报刊史与知识史等。著有《十字街头的知识人》等。

  

  《书架上的近代中国:一个人的阅读史》 作者:唐小兵 版本:东方出版社 2020年3月

  

  《人的境况》 作者:(美)汉娜·阿伦特 :王寅丽 版本:上海出版社2017年4月

  

  二十世纪初和二十一世纪初有着诸多相似性,和网络分别在这两个时期崛起,使得的发生剧烈的变动。新的媒介给身处这两个时期的知识带来了相似的机遇与挑战。对于严肃的历史研究来说,学者应该如何处理好与媒介之间的关系?

  一代人有一代人之历史,一代治史者也有一代治史者身处的时代大。对于青年一辈的学者来说,他们学术生涯从起步到黄金时期,刚好伴随着中国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尤其是最近十年,随着微信、微博等新的迅速崛起,人们拥有了以往不可比拟的发声渠道。而对于书斋里的学者来说,借助更为丰富和便利的资源,也能够更好地将原本关在象牙塔里的专业知识给大众。他们中的许多人也更加热情地借助媒介渠道介入到公共生活之中。

  然而,学者与媒介的密切结合也引发了不少的争议和。学者借助资源让学术变得通俗化,但亦有人“通俗”可能会滑向“庸俗”,让严肃的知识成为纯粹为了迎合多数人的趣味和吸引眼球的碎片化消费品。同时,在当下的场域中,偏激的观点常常压倒的,文雅的表达常常败给疯狂和粗鄙。良性公共讨论的缺失,也让学者们的真知灼见是否能真正有效地影响公共观念,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

  太阳底下无新事,其实早在晚清民初的中国,知识们就曾经面临过相似的机遇与挑战。彼时,新式同样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中国中,只是当时的“新”,指的其实是这类大众。新式给当时日渐边缘化的中国知识带来新的发声机会,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问题,这也是青年历史学者李仁渊的《晚清的新式与知识:以报刊出版为中心的讨论》讨论的话题。

  在新近出版的书评集《书架上的近代中国:一个人的阅读史》中,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唐小兵就曾对好友李仁渊的这部作品作出过高度评价。作为当今中国历史学界较为活跃的青年学者,唐小兵的本科却是在新闻专业度过。因为偶然读到日后导师许纪霖的《另一种启蒙》,深受触动,阴差阳错地就这么了“以历史为志业”的道。日后选择重点钻研晚清报刊史与知识史,也与这段新闻系学习的经历有所关联。

  从做博士论文开始,唐小兵就一直关注知识与媒介的关系。近年来,除了专业学术写作之外,他也在各类中撰写书评类文章,搭建严肃知识与公共智识生活之间的桥梁,以知识人的身份参与推动公共讨论的改善。

  2020年湖北初级会计职称准考证补打印入口8月28日14时开通

  新京报:进入历史学的大门后,你是怎样在历史学中确定知识研究和中国研究这些具体的研究方向的呢?

  唐小兵:确定研究方向首先是因为前辈和同辈的影响。华东师大是中国人文学科的重镇,不仅我的导师许纪霖是研究知识和思想文化史的学者,当时的王晓渔、孙公司成庆、宋宏兄等都非常优秀。受到了同辈和师长的强烈,当时我读书就非常拼命。同时,华东师大历史学系有着深厚的人文传统,从吕思勉先生到陈旭麓先生再到今年7月去世的王家范先生,形成了一种长于考证勇于思辨的历史研究传统,而像本校杨国强教授、张济顺教授、杨奎松教授、刘擎教授等学者的研究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的历史思考和历史写作。在华东师大人文传统之外,影响我最深的是从先生到王汎森先生的文史研究传统,他们的研究议题、方法、视野和写作风格等成为我百读不厌的经典。

  除了同辈的影响,我此前学习新闻学的经历也起到了作用。选择研究方向时,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从相对熟悉的领域出发,那当然就是和新闻有关。第一次跟许老师谈硕士论文选题的时候,我说想研究著名的报人储安平。许老师听了之后说,你研究储安平,研究能超过谢泳、戴晴的水平吗?我去阅读了戴晴多年前出版的小《王实味、储安平、孙公司梁漱溟》,很受触动。我一想,觉得自己是无法企及这种水准的。这个时候许老师说,既然你教过报刊史,也有专业背景,不如去看看《大公报》的星期论文,看看能不能围绕公共的问题做点研究。

  当我开始看史料的时候,发现我对《大公报》“星期论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这些文章大都在讨论我关心的公共议题,包括与、教育变革、民族主义与主义等等。所以我很顺理成章地把新闻学和历史研究做了一个结合,做了一个关于1930年代的公共的研究。到了博士论文我把这个议题拓展到了上海《申报》“谈”。

  新京报:在《十字街头的知识人》等作品中,你已经展开对时期知识和媒介关系的研究。其实我们当下所处的时代和那个年代也有很多类似的地方,其中之一就是都处在一个媒介发生剧变的时代。那个年代可能是报刊这些大众的崛起,当下是互联网。不知道你有没有做过一个对照,和那个年代相比,在当下我们的知识和媒介之间有一种怎样的关系?

  唐小兵:晚清时期知识和新式之间有着非常重要的联系。新式其实为晚清那些科举不顺利的失意文人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扩大影响力的。尤其是到科举完全废除以后,知识面临被边缘化的危机,这些发声的渠道就非常重要。

  但同时,当落寞的知识突然掌握了这样一个的利器,就很容易产生一种志得意满乃至过于膨胀的情绪。言论的作用会被给予不切实际的期待,甚至有时候,很多知识会为了达到一个声动天下的效果去做一些夸大其词的宣传。比如清末满族人和汉族部分时候是隔离居住的,日常生活也没有太多交集,当时就有知识为了的动员,去了很多和满人之间的冲突。了解报刊史的都知道,中国的报刊从一开始比较重视,并不非常强调遵循新闻的专业主义,孙公司对于事实的调查标准并不严格。所以对那个时代来说,新式总体上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带来一些启蒙观念的普及,但是也会造成的沸腾,而这些引导的言论,很多时候并不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

  我现在经常会跟我的学生讲,还是尽量多读点书尤其是经典型的著作,这些才能逻辑心灵,你在网上冲浪花四五个小时,可能不如你静下心来做一个小时高质量的严肃阅读。

  新京报:你提到晚清时期新式的涌现对知识影响来说是一把双刃剑。其实现在的媒介也给希望影响的知识制造了一个悖论。学院内从事严肃研究的学者如果希望影响,可能更多还是得通过互联网等渠道,而这种知识很可能使得他们的内容趋于庸俗化、碎片化,不再严肃了。

  唐小兵:这是一个很大的难题。由于良性公共空间的不断退化,一方面使得很多还是很有情怀的学者不再愿意面向发声,另一方面,关切公共议题的学者越来越少,也就间接推动了学术圈关在象牙塔里自说自话,导致各种学术黑话的大量繁殖。我自己也觉得很忧虑。但其实这些年也能看到有一些变化,比如像许纪霖老师、葛兆光老师、刘擎老师,以及我的朋友周濂老师等,他们这些年都在尝试着能不能够借助互联网扩大影响力的同时,尽可能保持自己的主体性,向高质量的知识。

  当然,我觉得历史学者由于研究过很多历史的复杂性,一方面不是很容易与时俱进,另一方面在心态上也不会轻易一个非常幻灭、主义的地步。假如知识人孜孜以求不懈努力,公共就有慢慢转好的可能。

  “阿伦特对于现代人的生命情境、生命和公共生活的反思,可以为我们超越时代的结构性和困境提供人文主义的之光。”(唐小兵)

  (5)2017年6月19日,敖东实施2016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即每10股送3股,金诚实业共计持有敖东309,940,049股,占敖东总股本的26.66%。

原文标题:唐小兵 知识人迈孙公司向更好的公共讨论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yulexinwen/2020/1012/4084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