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国民军北伐第一军军长:何应钦

  何应钦生于184月2日。民间说:大富大贵的男孩子出生推迟,还线日(愚人节),可能一切都要重来了。呵呵

  何应钦生于贵州农村大山深处(隐居于此的清朝破落官宦之家),自幼身体强健。17岁时入贵阳陆军小学,18岁入武昌陆军中学,19岁入日本振武学校(和同学,比蒋低一年级),并参加同盟会。

  后回国讨袁,再后重新东渡日本,入日本士官学校,26岁毕业。回国返黔后,娶之妹王文湘为妻。

  说起黔系军阀,那可是大大的有名。黔系军阀鼻祖,曾经在贵州翻云复雨的刘显世是的舅舅。

  而这妹夫何应钦,是帮了大忙的,所以后来借内兄之势青云直上,在短短的近两年时间里先后当上了贵州讲武学校校长、省会厅厅长、全省警务处处长、第五混成旅旅长等要职。

  1921年,在上海被仇家刺杀身亡。32岁的何应钦奔赴昆明,投奔滇军,却遇到了被逐出贵阳的妻舅刘显世,结果刘显世父子追杀,射伤何应钦的和腿部,好在不死。

  1924年,孙中山筹办黄埔军校,何应钦前往,被孙中山授予少将军衔,任黄埔军校副总教官。

  后来国民军以黄埔为基础成军时,何应钦一直是黄埔系的第一直接指挥官:第一团团长,第一师师长,北伐时,便是第一军军长了。由于北伐有功,很快便升为东军总指挥了。

  蒋开始青档的时候,何应钦是,甚至比蒋还积极。震动全国的“四一二”,就是何的东军干的。

  此时的何应钦,37岁,并不需要老同学蒋罩着了,而是一个的举足轻重的力量了中国的历史舞台,当然了,和蒋的互相照应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何应钦此时,以为蒋树敌太多,已四面楚,必败无疑。所以当白崇禧在会上要蒋离职时,蒋回头看着何,而何一声不吭。

  据说蒋伤心异常,拂袖而走。蒋事后说:“当时只要他何应钦一句话,我是可以不走的”。

  蒋出了一口气,后来觉得还是离不开何应钦,于是亲自登门,对何说:“我离了你,没有问题,照样干下去;你若离开我,就无办法。”何权衡利弊,最后还是随蒋到南京就职参谋总长,后来干到蒋的军政部长。

  第一次围剿由第9军总指挥鲁涤平组织指挥实施,结果被红军“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

  还有一事 值得一提的是冯玉祥、吉鸿昌、方振武的同盟军。据说是何协助配合日军分化的,何下达的解散同盟军的命令。

  后来,冯玉祥宣布下野,吉鸿昌、方振武二人以失去Z由为条件,换取全体官兵的安全和对伤病的医治而息事。次年冬,何组织军事法庭,对民族英雄吉鸿昌进行审判后。

  1936年6月,“两广事件”发生,粤桂军阀以为由逼蒋下T。这回何应钦护蒋,事件平息。

  此时的何应钦,已经是老奸巨滑了。居然敢对宋美龄说:“你一个妇家懂得什么?只知道救丈夫!国家的事,你不要管!”何积极备战”张、杨。

  后来抗战展开,何出任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及后来的中国战区中国陆军总司令,对战争作了一些努力。

  同时也直接参与指挥制造了中外的“皖南事变”。周何“是中华民族的罪人!”

  抗战胜利时,俨然是是作为中国最员与盟军协调,处理接受日本投降的工作。

  但冈村向何交降书时,何禁不住起身还礼,使在场的中外记者及有关人员瞠目结舌。

  主持日军投降大典之后,何应钦执行蒋的“以德报怨”方针,丢人现眼,人格,难于言表。

  照盟军惯例,每俘只能携带15公斤的行李。可是何应钦主动提出增至50公斤。最后还是反阵营的干预,才减为30公斤。

  当时从上海上船的日俘,除武器外,什么东西都可以带,包括从中国战场上的无数金银财宝、古董文物。

  在何应钦的下,1949年1月31日,南京军事法庭宣判,冈村宁次无条,使其逃脱了历史的惩罚。

  内战时期,何应钦是受排挤的,受宠明显不如陈诚白崇禧。他也有自知之明,基本上是好自为之了。

  蒋下野后,又发觉无重量级的人物牵掣桂系,于是何出任李仁的长兼长,致力于依托长江天堑隔江而治,为保持江南半壁河山最后一击。

  渡江占领南京后,何应钦内阁在广州集体辞职,国民由阎锡山“战时内阁”负责,何经到了。

  后面公布的43名战犯中,何应钦列第五,在蒋、李仁、陈诚、白崇禧之后。

  何比去的元老们好的地方是生活不愁、家景不错、心情乐观豁达。

  他一生无子女。他的夫人王文湘,1917年在贵阳与其成婚后,双方感情一直不错。

  王于1952年诊断出乳癌,1978年病逝。何政坛无事,正好忙家,自己动手搞家务,对病妻尽丈夫之责。在上层圈中,有人称他是“中国第一好丈夫”。

  不正的思虑是长寿的最大敌人。要用温和、慈良、宽宏、厚重、缄默来克服自己心中的猛厉、、偏狭、轻薄、浮躁,才可能做到心直虑正。

  谭延闿文武兼备,是四大书法家之首。南京中山陵半山腰碑亭内巨幅石碑上“中国葬总理孙先生于此”两行巨大金字,还有黄埔军校的校名“陆军军官学校”这几个字,就是谭延闿的手笔。

  谭延闿枪法甚佳,曾与北洋诸将比赛射击,十弹全中。然后竟然双手各执一枪,又十弹全中。

  因诗法、书法、枪法高超,人称谭延闿“谭三法”,可与广东赌王刘学询的“刘三国”(文可、富可敌国、妾可倾国)媲美。

  谭延闿,湖南茶陵县人,1880年生,其父谭钟麟,咸丰六年(1856年)丙辰科二 甲第十名,官至两广总督。

  谭延闿1904年中进士,并破湖南200年之记录。200年里,湖南出过状元、榜眼、探花,就是没出过会元(会试第一名),谭延 闿是光绪甲辰科会元(整个清代,湖南籍士子中会元者,仅延闿一人),因其不仅文章好,且字亦极为漂亮,所以极有可能被点为状元。

  他就那样在长沙坐着,看南北打架。年底,其下属赵恒惕和程潜以士兵闹饷为名兵B(据说是孙中山背后策划的),通电要求谭延闿下T,谭延闿宣布辞职,三落离开湖南赴上海做寓公。

  1922年陈炯明后,孙中山离开广州,去上海。谭延闿接受孙中山的主张,从此跟随孙中山了。

  1924年改组,谭历任Z央执行委员、Z央Z治委员会Z席。参与筹建黄埔军校。

  1928年任首任南京国民Z席(如果汪精卫的广州国民Z席不算的话,其实中山舰事件后,汪出走,也是谭延闿代理Z席的)。

  蒋第一次下野重新上T后,蒋任国民Z席,谭延闿任首任院长,可谓官运亨通。

  1930年谭延闿到小营骑马,坠马而中风脑溢血不治,病中嘱托蒋氏夫妇在青年军官中为其女儿谭祥择夫(后来谭祥嫁给了人陈诚),并嘱蒋在他死后替他照看第二军将士。

  1922年孙中山谭延闿合伙后,孙有意将宋美龄介绍给谭(谭延闿比宋美龄大17岁)。

  据说孙事先正式征求了岳母娘的意见。宋太夫人听说介绍的是谭延闿,很是高兴,一口就答应了。问过宋美龄,她也同意,孙中山这才向谭延闿开了口。

  却不料这麽一桩美事,竟然被谭延闿以“我不能背了亡妻,讨第二个夫人”为由谢绝了。

  提起北伐军,就不能不提如雷贯耳的“铁军”。这个“铁军”,就是国民军第四军。该军的团团长叶挺,团实习排长,都是后来摇晃中华大地的人物。

  李济深毕业于陆军校,并留消任教5年之久,许多是他的学生,包括国民长徐永昌上将(国民军第三军第二位掌门人,于密苏里军舰上接受日本投降的代表)。

  因此,李济深在军声望极高,有个说法是“全国陆军皆后学,两粤名将尽门生”。

  1920年,李济深应军校同窗邓铿之邀,南下广州,任职于陈炯明的建国粤军第一师为参谋长(师长邓铿)。

  1925年国民(广州)改编该师成国民军第四军,李济深任上将军长。

  第四军之下辖两个师及一个团。北伐,攻必克,战必胜,获得“铁军”光荣称。

  之前,他是蒋(包括青档)的得力,也是武装剿灭南昌起义部队的关键性人物。所以后来1948年北毛时,李还忧心忡忡地说过杀GC档人的事情。

  北伐之后,他和蒋基本上是分道扬镳了。李济深三次被永远出党(1928年,1933年,1947年),他都泰然处之。

  后来干脆凭借他的老资格,加上有宋庆龄、何香凝、蔡廷锴、谭平山、柳亚子、郭春涛、陈铭枢这些铁杆,组建民革,参与新中国的协商,也是快活的很。

  李济深北上更重要意义在于,为孩子们留下了永不凋谢的荫凉。民革这块招牌,GC档动不得,也动不得。

  1)1928年,李济深出任国民军总参谋长,调停蒋桂矛盾(李济深是广西人)。

  后来蒋桂关系的恶化,蒋以李济深李仁、白崇禧“分头发难,谋反”的,将他于南京汤山,军政,并“永远”。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迫于压力,蒋李济深,并恢复其。

  2)即1933年“福建事变”。以李济深、陈铭枢、蔡廷锴、蒋光鼐为领导的“中”在福州成立,李济深被推举为。蒋再一次将李济深“永远”。

  3)1947年,李济深一家迁往,公开反蒋。他在《华商报》上发表《对时局意见》,提出七项主张。蒋第三次永远李济深的。

  1882年出生于湖南醴陵一个耕读世家,他9岁入私塾,16岁通过童试成秀才。

  18岁进入长沙岳麓书院,1903年考入湖南武备学堂,1904年入日本东京振武学校,1905年加入中国同盟会,1908年毕业回国。

  再看看蒋:1903年入奉化凤麓学堂,两年后至宁波箭金学堂,1906年龙津中学堂,年中东渡日本,入东京学校,年末回国,1907年入军校,习炮兵,1908年赴日,入东京振武学校,1910年冬毕业。

  程潜1911年辛亥曾协助黄兴汉口;1912年成立授程潜陆军少将并加中将衔;

  1913年讨袁(二次)失败后东渡入早稻田大 学;1915年回国反袁,应蔡锷之请任护湘军总司令;

  1年为湖南军总司令;1920年孙中山重组,程潜就任广州军陆军部 (总长陈炯明)次长、代理总长;

  1922年程潜为讨逆军总司令,击败陈炯明;1923年广州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组织成功,程潜被为大本营军政部长,负责筹 划北伐大计。

  1924年程潜兼“大本营陆军讲武学校”校长,年底,“大本营陆军讲武学校”并入黄埔军校第(据说孙中山曾考虑以程为黄埔军校校长)。左权、陈赓就是这样并入的,所以可以算是程潜的门生。

  1925年孙中山因病逝后,广州成立国民,程潜为十六委员之一。同时,各地方交还国民,用国民军旗;次年,程潜任国民军第六军军长,誓师北伐。

  到此时为止,程潜可以说是不可一世的。估计第六军在北伐征战中可能表现平平,所以以至于北伐结束后,受晚生李仁左右。

  1937年战争正式,程潜被任命为大本营参谋总长,代理第一战区司令长官。

  1939年天水行营总部被日军飞机轰炸,上将程潜、中将晏勋甫等一百多名将佐,悉数被掩埋于防空洞内。

  经抢挖至洞口打开时,中将李国良、少将副参谋长张谞行、少将参谋处长赵翔之,程潜休克,,经抢救方才苏醒。

  1945年抗战胜利后,程潜代理(何应钦)参谋总长,重庆谈判期间,曾与毛互访。

  1948年竞选副总统败给了李仁。年底,GC档宣布四十三名战犯,程潜列第二十六位。

  1949年开始,筹划湖南和平解放并成功,中G领导对在长沙起义的程潜、陈明仁委以重任。

原文标题:国民军北伐第一军军长:何应钦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zonghexinwen/2020/0402/188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