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综合新闻深度|《》的结束,是女权主义运动的

  原标题:深度|《》的结束,是女权主义运动的吗?

  前几日,风靡67年的香艳《》(英文名:PlayBoy)宣布停刊,而今后或打算转为电子刊业务,暂时还没有明确的战略方针。

  《》宣布停刊

  这本已经有着67年历史的香艳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曾经驰骋于男性阅读习惯,也终究有被历史淘汰的一天。

  玛丽莲梦露,1953

  关于《》的停刊,很多人表示除了因为纸质的阅读方式过于老化,还有就是《》的审美已经不适应当代的(当今女权)。

  其实,自从19世纪开始,女性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女权主义的运动。虽然看似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但是不得不说,直到现在,女权主义的运动似乎才有了一些起色和变化。

  “能看得见这个世界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即使你的视力是有缺陷的,又或是你所看见的东西并不是你预期的那样。” ——玛丽·凯利

  要说起崇尚女权主义的女艺术家,玛丽·凯利(Marry Kelly)便是一个不能被忽略的人。她为女权主义创作近50年,被誉为世界上最著名的女权主义艺术家之一。

  玛丽以儿子的字所创作的作品

  作为非写意派女权主义艺术家,玛丽的大部分作品善于使用文字表达,她认为文字和语言是最能直观地阐述论点的方式,并且也是女性艺术家在记录时代的最主要的方式。当然,玛丽认为女性的确应该有等级之分,但是不应该是取决于自己的性别,而是应该取决于自己的经历和知识。

  90年代女艺术家 Tracey Emin

  提到女权主义推进人,综合新闻就不能不提Tracey Emin。虽然,她个人从来没有正面回应自己是一位女权者,但是她的艺术作品无一不影射着身为一名当代女性的孤单,脆弱,无力的一面。年轻的时候Tracey Emin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也是一位模特,美丽的她颇受男人的青睐,这种青睐让她曾到过的对待,并且流血,流产,抑郁,这些词汇伴随着她许多年。Tracey通过各种艺术形式展现了自己13岁前所经历的、所目睹的世界,有关日常、、情绪、家庭、性、创伤、死亡。

  My Bed,综合新闻1998

  Tracey在1998年的《我的床》的作品轰动一时,并且入围了了Turner Prize(特纳)的候选人。这件作品记录了刚失恋的Tracey,酒精,杂乱的垃圾,破碎的照片,带有血迹的内衣,药盒等构成了一幅崩溃的画面。她善于将自己的个人精力融合在艺术作品中,身为女性,她让人感受到了脆弱与自暴自弃,但是同时她的作品在另一方面也让观众看到了与救赎。

  Hotel Infortion

  这就像清洗我的灵魂。这不仅仅是摆脱过去的重负,综合新闻或者是的呈现,没有那么简单——确实有实实在在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

  艺术先锋露易丝·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

  就算你不认识易斯,但是这个蜘蛛一样的艺术品你不可能没有见过。在20世纪的法国,易斯将自己童年的不幸回忆与奇思妙想的演绎方式相结合,暗暗地着男权给她带来的痛苦与影响。

  她的艺术创造风格时独一无二的,从很多作品里,你可以看到她善于将人体的部件加以扭曲,组合,虽然她很少在公开场合讲述细节,但是这些作品都来自于她的内心经历——比如1974年的作品《父之(The Destruction of the Father)》,讲述的就是童年时受过的和其父与其女家庭教师间的私通所带来的的。

  在女权方面,时尚品牌也从来不甘落后。在Dior 2020年秋冬新品发布会时,有两款服装十分令人瞩目,这边是来自于法国女权艺术家妮基·桑法勒的作品。

  Dior 2020年秋冬新品

  Dior 2020年秋冬新品

  妮基从小就拥有美貌与才华,并且还是一名模特,连《Vogue》都邀请她去拍摄过。相比许多有阴郁线的女权主义艺术家,她虽曾也收到过男性的不公平对待,但是作品风格崇尚着与快乐,热爱使用多种俏皮的色彩。

  在那个男性艺术家巨多的时代,妮基是不可多得的先锋女艺术家。“我想要属于男人的世界……我很早就知道,男人拥有,而这我也要……”妮基说道,之所以女权主义艺术家数年来一直努力,不是因为女性生来就弱小,而是不同的性别,人种都应该有着平等的机会与。《》的停刊或许是一个信,代表着男权逐渐的消失,从而得来的是男女更加平等的。

  

原文标题:综合新闻深度|《》的结束,是女权主义运动的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zonghexinwen/2020/0407/368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