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奥尔布莱特奥尔布赖特出自传 和希拉里一样的心

  马德琳·科贝尔·奥尔布赖特,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国务卿,以她令人的声望为人所知。在外人看来,奥尔布赖特的生活几乎可以用“”两个字概括。9月16日,她562 页的自传《女国务卿》在美国出版。这本自传体回忆录真实记录了当年丈夫弃她而去,投入一名“漂亮的年轻女人”的怀抱时,奥尔布赖特的心历程。婚姻的破裂彻底粉碎了奥尔布赖特的自信心,随之破灭的还有她成为一位美国最完美无缺妻子和母亲的梦想。

  婚姻如童线日,奥尔布赖特生于捷克的布拉格。移居美国后,在韦尔斯利大学求学期间,她遇到了约瑟夫·奥尔布赖特,一个来自非常有的报业家族的小伙子。1959 年奥尔布赖特毕业仅3天后,就与约瑟夫结婚了。她说,当时自己感觉就像童话中的灰姑娘,“他就像一位王子,突然到我身边,”她在回忆录中深情地写道,“我试了试那双水晶鞋,正合我的脚……在童话中,这就是幸福的结尾了,而在现实生活中,这仅仅是新篇章的开始。”婚后,奥尔布赖特第一次怀孕生下了一对早产女婴艾丽斯和安妮,不过她们顽强地活下来了。第二次怀孕到6个月时,大夫说胎儿很可能有脑瘫。在生产过程中,孩子不幸夭折。第三次怀孕,奥尔布赖特终于产下一个健康的女婴,起名叫凯瑟琳。

  随着女儿们慢慢长大,奥尔布莱特奥尔布赖特开始涉足,从最初的一个筹款人干起,直到进入白宫。1978 年初入白宫时,奥尔布赖特为她的老师、吉米·卡特总统的事务助理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工作。1981 年里根任总统后,奥尔布赖特转入学术界。1982 年1月,她结束在波兰为期两周的研究访问返回美国,接到了约瑟夫“抛出的一枚重磅”。“乔(约瑟夫的昵称)和我坐在起居室里那个带扶手的舒适的大椅子上———我们曾坐在那儿喝过上千次咖啡。乔刚从国外出差回家,他说我们必须谈一谈,然后,没有任何预兆,他开口说道,“‘我们的婚姻已经死了,我爱上了别人’。”“我丈夫告诉我,他要去亚特兰大,因为那个女人就在亚特兰大,她更年轻、漂亮。我尽力回想自己是不是什么地方疏忽了,可想不明白。我在白宫的那段时间确实每天工作很长时间,但那种生活1年多以前就结束了。”“乔给我做了一顿饭,他说我看上去太老了;他根本不愿问我为什么如此难过。终于,他说,人都以离婚收场。”那个下午,约瑟夫真的离开了。到亚特兰大后,他每天给奥尔布赖特打电话,甚至把他的爱按比例划分:“我爱你60%,爱她40%”,过了一天,又变成“她占70%,你只占30%”。

  当时,普利策评选在即,身为记者的约瑟夫一直希望得到这个大。“他提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如果他得,奥尔布莱特就留在我身边,相反,我们将正式离婚。我当时甚至不知道如何答复他。”“4月12日那天下午晚些时候,电话响了,是乔,‘我没有得,所以我要回亚特兰大了’,事情就这样有了个结果。”

  45岁,奥尔布赖特开始了独身生活。后来她到乔治敦大学任教授,又开始,寻求另一种寄托。“与大多数刚刚离婚的人相比,我不得不这样描述我的生活———。从20岁与乔相识相爱后,我就再没注意过别的男人。分别时乔对我的相貌下的断语让我没有信心,我变得愈发拘谨。我就像个45岁的老姑娘”。虽然奥尔布赖特曾与一名同事好过两年,最后还是友好分手。奥尔布赖特学会了更多依靠自己。“我独自去听音乐会,奥尔布莱特去听剧。我可以一个人只带一本书在饭馆里吃饭。”审视生命中的这段经历,奥尔布赖特问自己:“是我的事业导致了婚姻的失败吗?我经常这样问自己。我痛恨这个问题,对于那些渴望有自己事业的女性来说,这个问题是一种。”“成为国务卿之后,我意识到,如果我没有离婚,我的事业不可能走到今天这样的高度。不过对于离婚,我仍感到深深的悲哀。如果当时乔改变想法,我想我肯定会放弃干事业的任何想法。”(张忠霞)

原文标题:奥尔布莱特奥尔布赖特出自传 和希拉里一样的心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zonghexinwen/2020/0408/385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