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滕久昕:我的父亲滕代远【3】

  在工作之余,我喜欢翻看以前的日记,它们会带我回到幸福的从前。我在1974年9月29日的日记中这样写道:“……该吃早饭了,我兴致勃勃地坐到餐桌旁。快到节啦,看看今天有什么好吃的。可是父亲却夹给我一个小窝头,真有些扫兴。在连队就经常吃窝头,好不容易回趟家,总该改善一下,怎么还吃窝头?我向父亲摇摇头,母亲也在一边劝我不要吃了。可是父亲不答应,让我吃。没有办法,我只好勉强吃了下去。”

  记得那天早饭后天气很好,我乘车陪父亲去紫竹院公园散步,闲聊时不一会儿就谈到早上吃饭的事上。父亲语重心长地说:“现在的条件好了,生活水平也提高了,许多人的衣食住行都与从前大不一样了。但是,怎么能忘记过去呢?在战争中,太行山根据地的军民连树皮都扒下来吃。你们是在红旗下长大的孩子,可不能身在福中不知福啊!”父亲的永远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父亲不仅对我要求严格,自己也是以身作则。他衣着简朴,除了为出国访问而置办的几套像样的衣服外,上班就穿铁,平时在家穿粗布衣服。衬衣、睡衣破了,不愿买新的,让母亲补一下再穿。他平时的伙食很简单,炒胡萝卜丝和辣子豆腐是他的最爱。他喜欢吃粗粮,每天一个小窝头。父亲不抽烟,也很少喝酒,他要求我们不吸烟,家里几个孩子都是男孩,至今没有一个吸烟的。我们家解放后住在东城区煤渣胡同的一个院子里,旁边紧挨着一家汽车修理厂,时常听到工厂的噪声。这所屋破旧了,有关部门多次提出维修,他始终不同意,一直住到病逝。父亲身患重病后,购买的进补药品都是自己出钱,从不让公家报销。而今我深深感到,这不仅仅是家教严,更是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他的言传身教,对我们全家起了很大作用,几位哥嫂都继承了艰苦朴素、勤俭持家的好作风。

  1974年11月中旬,父亲患病重住进了位于东单的医院。尽管从各方面进行了积极的治疗,但病情一直不见好转,父亲以顽强的意志与疾病。为了让我在部队工作,他始终不让身边工作人员将住院的消息告诉我。当时,几个哥哥都不在身边,唯独我一个人从湖北调回一年多时间。我们部队承担着地下铁道施工的繁重任务,我平时也很少回家看他。

  我意识到父亲身边不能没有亲人的照顾,于是向部队请了假,急急忙忙赶到医院。

  我推开病的门,见到父亲坐在沙发上。我上前一步,立正向他敬了一个军礼,他略显惊奇地望着我,头在慢慢地摇动。我端详着他憔悴的面容,脸色略显苍白,眼睛都不能完全睁开了,说话吐字不清晰,语言表达也很困难。见到父亲被疾病成这个样子,我傻呆呆地站在那里,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在医院治疗期间,父亲经常让我陪他在走廊里散步。他一只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手紧紧地抓住我的胳膊。看着70岁的老父亲心力交瘁的样子,我的心就像针扎一样难受。可他自己全然不顾,经常听、看电视,文件一送来就立刻让我读给他听。他以一个老员的,时刻关注着党和国家发生的事情。只要有空,父亲就叫我去帮助医护人员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我经常去帮助医护人员做事,例如从电梯里装卸氧气瓶,刷洗厕所和浴盆,擦地板,被褥,帮助粘药袋、搓棉签,还有煎中药、打开水、退送餐具等。看到有事要做,父亲只要用手中的拐杖一指,我就马上过去帮忙。后来慢慢习惯了,不用他的拐杖指,我也能主动找活干。父亲看到后,自然十分高兴。

  那天下午,父亲与前来看望他的一位老同志宋兴奋地谈了两个多小时,茶几上的白纸写满了铅笔字,有人名,还有地名,我在旁边听着也入了神。

  晚上下班后,母亲来医院看望父亲。父亲的情绪仍然很激动,大概还在讲着下午的事情,可惜的是,我们却无法听懂他的意思。后来,他拿起铅笔在纸上反复写着什么,究竟是什么字,我们也看不懂。母亲劝他不要着急,慢慢写。突然啪的一声,铅笔尖折断了,我急忙换上另一支铅笔,重新翻过一张纸,请他把字写大一些。父亲好像听懂了我的意思,不再着急了。铅笔下显出的字让我们看清楚了一些,原来是“服务”两个字。

  我一下子明白了,这正是父亲对我们的一贯要求和希望啊!我用双手捧起这张纸,虽然很轻,但的“服务”二字重如千钧。父亲是在嘱咐我们要全心全意。我凝视着这两个字,向父亲认真地点点头,轻声对他说:“我们会这样做的,你放心吧!”父亲也点点头,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抬起头用眼睛看着我。老人家的眼眶湿润了,我的目光又一次被泪水挡住了。

  12月1日9时15分,父亲的心脏停止了跳动,终年70岁。父亲就这样永远离开了我们,走得这样坦然又这样匆忙。

  就在两天前,1974年11月29日,父亲的战友彭德怀元帅也在三○一医院去世。平江起义的两位著名几乎是同时离世,这不禁让我们一想起来就唏嘘不已。

原文标题:滕久昕:我的父亲滕代远【3】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zonghexinwen/2020/0601/1841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