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相约“过后,一起整容”,后时代的医美行业,

  原标题:相约“过后,一起整容”,后时代的医美行业,真爆发?

  期间 全年无休的医美行业按下暂停键 医美“先行者”有点急

  3月25日,一看到成都将新冠防控二级应急响应调整为应急响应的消息,小郑就拨通了整形医院的电话——她要与医生预约眼部综合手术的时间。

  26岁的成都人小郑有一双狭长的丹凤眼,4年前大学毕业后,她曾反复有过割双眼皮的念头,但“一直没下定决心”。成了这个决心的催化剂,小郑决定“对自己更好一点”。综合新闻

  据医美行业观察医美深见和美沃斯联合出品的《医美地图》显示,截至3月17日,全国已有超1250家医美机构恢复营业。这个春天,像小郑一样,和朋友计划“过后,相约整容”的人还有更多,有上网课被气哭的妈妈,也有跳到更大主播的男网红,还有一部分摇摆不定的人,受网络流传的“期间是完美恢复期”说法的影响,踏进了医美机构的大门。

  对于医美行业而言,后时代是否出现了大爆发?如何影响求美者决策?

  真爆发?

  医美机构:只是压抑消费的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的作者撰写,除搜狐账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半个月前,小郑找到几个被集体“安利”的朋友,相约“过后,一起整容”。其中有位朋友,原本和她一样尚未下定决心,但医生用几分钟就了她们——两人面对面坐下后,医生拿出像回形针一样的工具,压在小郑一边的眼皮上,用于对比术前术后的效果。综合新闻小郑在镜子里看到了美好蓝图,“她无需多言,在镜中看见两个眼睛的时候,我就心动了。”

  后时代,在正在加快建设全球知名的“医美之都”的成都,经成都医美协会推荐,红星新闻记者探访了多家医美机构。

  早上9点是华美紫馨无创抗衰老中心主诊医生李黠上班的时间,25这天她到医院时,发现来面诊的人在医院门口排起了队——3月初复工以来,每天找她面诊的求美者有二三十个。但她并不认为这意味着过后,医美行业出现了爆发消费,她告诉记者,这个数字与去年同期相比,“并没有出现猛然上涨的情况”。

  

  李黠在面诊

  米兰柏羽客户资源管理部总监杨朝伟提到,春节及春节后一个月本是医美行业淡季,她认为对医美行业冲击并不大。但这段时间以来,她感受到了所服务的VIP对医美的需求。她表示,自3月初复工至现在,与往年同期相比,来面诊的人次增加了22%,她认为这只是期间被压抑的需求。

  对于后消费行为的变化,央视市场研究(CTR)和网易定位在访问近万名真实消费者的基础上,于近日联合发布了两份调查报告。报告表明:

  在结束后消费者最想做的事情里,4.7%的消费者对美容、、护理有消费需求。此外,49.3%的女性被访者表示“变得更看重当下,会花更多钱在值得花的地方”。

  报告指出,待结束后,女性消费心态更乐观,对消费市场起到延期的积极作用。

  另一方面,医美深见在发布《2020疫后医美消费者意愿调查》时表示,营业恢复不等于消费恢复。医美深见在访问1520个调查样本后发现:

  爆发后,原本有医美计划的消费者,只有25%的消费者表示结束后会尽快去治疗。

  值得注意的是,22.37%的消费者推迟或取消了原有医美计划。取消医美计划的这部分消费者,有58.82%的人表示,因爆发,显著影响到了收入状况。

  23日,被业界称为“医美第一股”的新氧科技也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和2019年财年财报,其增速均超过预期。但对新氧还是带来了冲击:新氧预计,2020年Q1的营收将会同比下降,之后能否顺利复苏也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

  影响

  带孩子上网课气哭,嫌弃自己的单眼皮

  对求美者产生了哪些影响?过后,求美者是否会出现“报复性消费”行为?

  李黠发现,过后,很多熟悉的求美者“更舍得为自己投资了”。她举例,综合新闻出于安全考虑,一些来医院做医美的人,以前可能选用比较便宜的玻尿酸,而现在可能会选择品质和价格更高的玻尿酸注射;以前只做短期抗衰项目的人,现在可能会选择一个长远的抗衰计划。水涨船高,价格也基本会翻倍。

  也有一些因影响做出改变的人。李黠的患者中有一位男性网红,此人此前在台直播,偶尔会过来做一些瘦脸、提下巴一类的微调。促进直播行业爆发,此人也一跃跳到一个新的大。前段时间他过来,出于事业需要,希望李黠给他做更多的填充修补类调整。

  还有一类是家庭女性。因期间和另一半相处的时间更长,她们想以更好的面貌呈现在另一半面前,同时也让自己更愉悦。

  杨朝伟认为当下大多女性做医美的目的都在于悦己,她提及一个让她印象深刻的求美者。前几天,一个家庭妇女过来想割双眼皮,只因前几天在家带孩子上网课,她被不听话的孩子气哭,哭完照镜子,觉得自己肿起来的单眼皮更难看了。为了让自己更好看,她来到了医院。

  杨朝伟提及,这段时间的求美者大多是因即将复工,想做一定改变。也有一部分人是在网络上盛行的“戴口罩不出门是最好的恢复期”的言论下,选择了医美。

  

  李黠在为求美者设计方案

  有隐患:

  中年整形一代推动低年龄层选择医美

  小郑的眼综合手术被安排在27日,包含双眼皮切割和开眼角。当她从手术室出来,发现医院大厅的沙发上躺了六七个和她年纪相仿、用冰块敷眼睛的女孩,还有一些是稚气未退的面孔。

  李黠从业有11年。她提到,11年前,医美市场以30岁左右的年轻女性为主,现在,它辐射的范围正在以这个原点向两端不断延伸。

  从近段时间来看,来找李黠的求美者,40%左右是“90后”,20%左右是“00后”。她告诉记者,这部分人,比她想象中更成熟。“来之前,他们会对自己要做的项目查询背书,和医生的关系更像一场博弈——他们会用自己了解的知识反问医生,和医生对谈更像一场关于专业和审美问题的磨合对抗。”

  低龄化群体的侵入,也让李黠的面诊室变成了一个代际关系的试验场。几乎每天,她都会在小小的间里目睹两代人在整形问题上的磨合:有和谐的。母亲带着孩子过来,两人商量着讨论自己的;有冲突的。女孩要来,母亲背着父亲偷偷带着女孩过来,在面诊室里还在争论不休;也有的,父母强拉孩子来面诊,孩子一声不吭。

  价值观念在代际间累积强化,成为中年整形一代正在推动浪潮向低年龄层涌来。

  李黠发现,曾经的老客户们有了小孩之后,常会拍下孩子的照片发给她,“李医生,你看看我的宝宝需要做什么手术,可以让她更美一点。”父母们期待通过“再造美学”为孩子带来更多的裨益。

  李黠和杨朝伟同时提到,这段时间,一些艺考的高中生会被父母带来做手术,一方面希望“高考结束后给孩子更换一波社交圈”,另一方面希望为自己的孩子在高考时创造更多加分项。

  时间2010年12月19日凌晨,美国著名的社交名媛、希尔顿酒店集团继承人帕里斯希...

  李黠告诉记者,18岁是大多医生的底线,那意味着身体已经完成青春期发育的进程,骨骼和肌肉都相对发育完善。但也有更小的孩子来医美事项,他们大多是准备艺考的孩子。对于这种没有决策能力的求美者,必须家长陪同,且双方意愿一致的情况下,才能做相关项目。

  杨朝伟则见过好几位75岁的老太太。杨朝伟担心她身体承受不住,但最终拗不过。经过查体,对方符合手术条件。手术那天,周围围着几个医护人员,全程都紧张盯着她。

  红星新闻记者 王垚 彭祥萍 图据受访者

原文标题:相约“过后,一起整容”,后时代的医美行业,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zonghexinwen/2020/0721/2735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