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钱学森和蒋英钱学森与蒋英的伉俪深情

  6、楼梯宽度:一边临空时,净宽不小于75厘米;两侧有墙时,净宽不小于90厘米。

  “患者咋没来做透析?”尽管每天要接待46位透析病人,但山东青岛李琳还是第一时间发现:有位67岁独居老人周正才(化名)“爽约”了。

  从梁先生的角度出发,爱的时候认爱,不爱的时候也能潇洒离开,没有财产纠葛,单纯又简单,没什么问题;从王漫妮的角度出发,她想要稳定也没问题,只是她的经济条件和价值都摆明了她不是耗得起这样关系的人。

  钱学森与蒋英的伉俪深情_文化/教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从《钱学森传》中提取的关于钱学森先生的爱情故事,钱先生的爱情也是动人的。

  -1- 钱学森与蒋英的伉俪深情 轰轰烈烈的爱情总会让无数年轻人所向往, 觉得拥有那样的一番经历会是人生最美好的记, 而很多人不了解伟人们的爱情, 以为伟人们永远只知道沉浸在自己的事业之中, 其实他们的内心也 留下了一块大世界,里面装着另外一个人,用爱情包装。 记得那一天:年近一位 90 的老夫人坐在轮椅上,告别相伴一生的丈夫。她缓缓驶到灵车前, 停下了脚步,默默地注视着爱人。灵车门缓缓关闭,她抬起了左手,挥动着,向相伴一生,经历过 无数风雨的老伴告别。而她就是钱学森夫人蒋英,那天,是 2009 年 11 月 6 日。 蒋英是蒋百里的三女儿,而她在成为钱学森夫人之前,是钱学森的干妹妹。这得说到蒋百里 与钱学森父亲钱均夫的一次谈话。 因二人的深厚友谊, 两家一直频繁。 钱均夫唯有独子钱学森, 蒋百里却有 5 个可爱的女儿。 有一次,钱均夫带着妻儿去蒋百里家里做客。两大家子热热闹闹地吃完饭,钱学森被蒋家的 女孩儿们拉到找虫子玩,大人留在厅堂吃茶聊天。蒋百里与钱均夫讲话,而钱均夫却一直望着 里的孩子们,最终钱均夫收起之前一脸的微笑,严肃起来: “蒋英,给我做干女儿吧! ” 蒋百里纵有千万个不舍,但一想到老友夫妇二人一直没能怀上第二胎,就应了钱均夫。于是, 9 岁的钱学森从此多了个能善舞的干妹妹。这干妹妹日后成为了国内最优秀的古典音乐家。 蒋英 5 岁到得钱家,并且非常正式地过继过去的,改名为钱学英。两个小孩子从此结了伴: 一起跟母亲学唐诗宋词,一起随父亲去爬西山,一起听留声机,一起玩耍和长大。 过了不久,日夜思念女儿的蒋百里,特地跑来钱家看望蒋英。吃饭时,在他和老友的觥筹交 错中,蒋百里余光瞥见钱学森习惯性地给蒋英夹菜,蒋英调皮地微微道谢。脸色已微红的蒋百里看 着眼前的一切,似有所悟,转头偷偷地问钱均夫: “恐怕你不止想要个女儿吧?” 钱均夫看着两小无猜的孩子,为老友斟满酒杯,笑而不答。 大家都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但心知肚明的蒋百里夫妇越发舍不得这个三女儿了。他要“毁 约” ,直接跑到钱家说想要回老三。蒋英也想念一家姐妹欢聚的快乐时光了,自是迫不及待。钱均 夫夫妇即使舍不得,也拿她没办法。于是钱均夫夫人笑着提出: “你们家老三,现在是女儿, 将来得给我当儿媳妇。 ”蒋百里夫妇满口答应: “好啊,门当户对,我们赞成。 ” 蒋英回了家,两小无猜的伙伴渐渐疏离。上大学后,钱学森放假时曾特地去学校看望正读中 学的蒋英。蒋英站在走廊里,不是以前的吵闹,而是躲在门柱后,和干哥哥羞答答地讲话。 “虽说 我当时只有十五六岁,但似乎对钱学森产生了一点朦朦胧胧的爱意。那次,我很想仔细看看已经长 大的钱学森,但又怕他发现,又偷看,又怕他发现,一而再、再而三地看遇到他的目光,心就 -2- 跳个不停。”日后,蒋英这样写道。 钱学森看她,又何尝不是同样的?他偷偷注视着这个干妹妹。那个喜欢唱、跳舞、和 他抢口琴的黄毛丫头,如今已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那个特别爱笑、藏着千百个小主意的小 妹妹,脸上添了几分腼腆,但微笑依旧挂在脸颊??这些是他们一同走过的童年岁月的美好记忆。 钱学森很爱听蒋英的笑声,曾亲昵地对她说: “你的笑声很美,能保持下来吗?若干年之后,依然 如故,可以吗?”蒋英反问为什么。钱学森无意地说: “就是喜欢这样的罢了。 ”蒋英看着 他不自然的神情,心里骂这个干哥哥是“木头” 。 他们小时候经常一起去爬西山,赏香山的红叶。有一次,在簇簇火焰般的红叶下,钱学森嬉 闹着递给妹妹一枚红叶,说: “这红叶太可爱了,像玛瑙,送给你。 ”这事也就过去了。可是,钱学 森留学美国蒋英来送行的那天晚上, 当钱学森和父母送走蒋百里一家, 回屋翻看蒋英送来的唐诗时, 他看见书里夹的是那年的那片红叶! 踏上异乡之的钱学森一直努力奋斗着,一直不曾与蒋英有过联系,直到那次蒋伯父的来访。 那次蒋百里赴欧美考察,几乎为全家出动:夫人随行,16 岁的三女儿蒋英和 13 岁的小女儿 蒋和也一同出行。 只是考察完, 两个女儿留在深造音乐, 自己和弗恩取道美国看望钱学森。 他告诉钱学森,此行本来还有蒋英的,只是到了上一站,她留在那儿学音乐了。 “瞧,这 是她的照片。没想到你们这些孩子长这么快,当年只会拖鼻子淌眼泪的英子也长成大姑娘了。也难 怪我和老了??”蒋百里无意地把蒋英的照片递给钱学森,又想起什么似的, “对了,这是她 在的地址,你们兄妹都在海外,平日联系联系。 ” 蒋英?!哦,照片上那个笑容甜甜的蒋英,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送走蒋伯伯,钱学森要做 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在的蒋英写封信。 1947 年初,钱学森初次回到了故里,第一天和父亲叙着逝去的母亲,那夜,父子俩谁都没有 睡。第二天,钱学森去拜访蒋家。 再见的蒋英愈发端庄秀丽,风姿绰约,楚楚动人,也更成熟了。一向性格开朗的蒋英,笑容 依旧那般,甜甜的。 他的到来,让蒋英感到特别高兴。 先于钱学森回国一年的蒋英,简单地给钱学森讲了国内和家里的情况,详细地叙述了父亲蒋 百里去世的情形,难免一顿哭泣。 两人情绪平复后,蒋英边弹边唱了一曲《友谊地久天长》 ,钱学森和蒋英声萦绕在院子里,看着迷人的蒋 英,他想,自己心动了。虽然这些年,他们一直保持通信,但那层窗户纸谁也没有捅破过。蒋英有 -3- 男朋友吗?她会同意吗? 从蒋家回来之后,蒋英的声一直萦绕在钱学森的耳边,牵动着他的思绪,搅动了他的心, 做什么事,钱学森和蒋英都专心不了了,他越发眷恋她了,他感到一刻也离不开她。最终决定向蒋英求婚。 没过两天,钱学森又来到蒋家。伯母不在,和佣人上街买东西去了。蒋英正在屋里弹着琴 。 钱学森确信家里没有别的人,东拉西扯一大堆,眼看伯母就要回来了。 他终于鼓足勇气说: “蒋英,你,你和我回美国! ” 蒋英心里高兴,但脸上没有显露出来,她不明其意,问: “为什么要我跟你去美国啊?即 便再出国,我也该回继续攻读音乐啊。 ” 钱学森有点急了,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他来回踱着步,口中念着: “反正你就跟我去美 国??” 蒋英看他这模样,自是开心,但一想到年少时两人争抢口琴玩的情形,她就想逗逗这个哥哥。 蒋英翻着琴谱,顾自问: “我为什么要跟你去美国?” 蒋英母亲碰巧回来,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心里高兴,她明白女儿的心思,却着急女儿为何这 个时候使起小性子,正欲进去,屋里的钱学森一鼓作气地说: “咱们结婚吧! ” 两人的婚礼于 8 月 30 日在上海国际饭店。 婚礼简朴而庄重。 他们在家长和来宾的下, 了誓词,交换了戒指。他们至此执手,共同走过未来的岁月,那时钱学森 36 岁,蒋英 32 岁。 就这样,钱学森带着蒋英又回到了美国,钱学森特地在他们的起居间里摆了一架三角钢琴, 为那间陋室平添了几分典雅的氛围,那是他们家中最奢侈的家当。 看着小两口的辛福生活, 钱学森的老师冯· 卡门就曾说: “原来钱不是那种书呆子型的科学家, 而是一位感情极其丰富的学者。 ”那时,他除了心地投入火箭飞行事业,更如痴如狂地热爱着 他的妻子以及他的小家庭。他把他的冷静留给专业,把多彩的感情全部交给了这件小屋。 钱学森每次到外地,或参加学术活动,总是忘不了给妻子蒋英买点她喜欢的纪念品,尤 其是不忘记给她买钢琴曲或新唱片。在他的家中,从钢琴独奏曲到钢琴协奏曲,应有尽有,而且全 部都是豪华版。 如果是周末,他们夫妇喜欢穿上工作服,拿把修整花木的大剪刀,为小里的花木剪枝、 造型,或推起割草机为草坪剪草。在他们的小里,、丁香、蔷薇开得特别繁茂。他们喜欢 驻足其间,静静地享受沁脾的花香、充满生机的绿色。尽管每次这种享受都会使得手脚上粘上 泥巴、草刺,但他们乐在其中。 钱学森虽然料理不敌蒋英,但烹饪菜肴,钱学森可是一把好手。家里大凡来了客人,钱学森 -4- 便穿好围裙,亲自上任主勺,蒋英帮他打打下手。不消多时,一桌色香味俱佳的中国式饭菜便准备 好了。虽然在烹饪方面不如钱学森,蒋英在招待朋友方面却很有能力。蒋英常常自动担负起劝酒、 陪酒的角色。有时,遇上又酒量的客人,她依然奉陪,也不理睬钱学森送过来的表示“适可而止” 的目光。 有一位朋友说: “我不知道我们走了以后,发生了什么,他可能会她。但我们在那里过得 非常有趣,与他们在一起感到轻松,我得说他们俩结合地非常完美。 ” 幸福的生活并没有一直保持下去,他们遇到了困难。当钱学森一家准备离开美国回到中国之 时,被人拦下,收到文件说:钱学森不得离开美国。面对美国的胡搅蛮缠,钱学森唯有无奈。一家 人只有回到理工学院,而他们托运的行李也被检查,并公布说钱学森是毛的间谍。噩 梦还在继续,9 月 7 的一天,钱学森被了,他们家被了,留下的蒋英头有点晕,但必须 考虑孩子与将来。 在钱学森被之后,蒋英带着两个孩子,找学校,联系钱学森的朋友、同事,奔走呼 吁每一个可能的求助对象。 没有这个坚强的女人, 她的辛苦付出赢得了的广泛同 情。最终获得了,但依然被着,一直持续了整整 5 年。 当美国承认了钱学森的清白之时,回国之并未一帆风顺,依然困难重重。 1955 年 6 月的一天,钱学森一家四口悠闲地来到一家咖啡馆,不出所料,守在门外的上 来纠缠钱学森,机敏的蒋英趁机溜进咖啡馆,向服务员要了两杯咖啡,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香烟盒和 笔,匆匆写着,这封求救信经妹妹转手寄给了陈叔通,陈叔通看完第一个反应,就是要见周总理。 周总理凭着过人的外交能力,,用这封信博得了钱学森的回国,五年的艰辛终于走 到了尽头。 1955 年回国,钱学森一家的心总算安定下来了,他也开始了他的新事业,填补中国空白的导 弹事业。而他的事业总让他没有预告地离开自己的家人偷偷地消失不见,这曾让蒋英,越想越 气,气得没法之时直接索性坐在边的里哭起来。 蒋英最终是体谅钱学森的,收到两弹结合胜利消息时,她明白了一切。钱学森回家时,还逗 起了钱学森,说他不回家是为了另一个女人,让钱学森着实紧张了一把,当最后蒋英说“它不叫蘑 菇云吗?”俩人一起笑了。 他们就这样一走过了钻石婚,进入了新世纪。的气温在 2009 年 10 月最后一天骤降, 也就是在那个清晨 98 岁的钱学森走了。 钱学森与蒋英的爱情永远定格在了他们的记忆深处。 -5- 爱情,是两个人维持下来的,钱学森和蒋英一方出现了偏差,就会发生倾斜。爱情需要包容,需要体谅, 需要付出,需要,需要,需要欣赏??钱学森与蒋英为我们做了最好的诠释,人生上的 乐观积极态度,互相扶持与欣赏让他们一直向前走,不去回头。 现在的生活中,离婚率一直居高不下,都是过于的看重自己的利益,难得去在意另一方的感 受,很容易产生分歧,发生争执,互不相让,这样就不再是爱情,而是一场悲剧,真正的爱情里没 有悲剧,永远只有幸福。 伉俪深情,在钱学森与蒋英的身上获得,划过美丽的天空,成为一颗灿烂的明星,闪闪 发光,我们在心底祝愿这样的爱情能在身边永远流传。

原文标题:钱学森和蒋英钱学森与蒋英的伉俪深情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zonghexinwen/2020/0730/2867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