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igthiswebhost.com

谢幕词毛为何不赞成对自己诗词作注解

  (本文摘自陈晋著《独领:毛心解读》,中国大学出版社2013年10月出版)

  1963年《毛诗词》出版后,郭沫若曾经问他:是否要出一本诗词的解释本?毛回答:没有必要。唐诗三百首,流传多少代都没有的解释,我的诗词也让别人去理解吧。

  19年,周世钊打算撰写评论文章,连写两封信向毛请教对诗集中一些作品作何理解。谢幕词

  1966年,在主持下,一些人编了一本《毛诗词》的注释本,送到毛那里,依然被否定了。

  2020年东京,松下不仅会提供全方位的视听解决方案,同时会展示松下近年来的多种高科技产品。

  毛的理由是: “诗不宜注,古来注杜诗的很多,少有注得好的,不要注了。”

  然而,对上各式各样的注解,诗人也并非全不在意。他曾经有过一次主动的注释。

  1958年12月,在广州的小岛宾馆翻阅文物出版社刻印的《毛诗词十九首》时,毛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

  “我的几首歪诗,发表以后,注家蜂起,全是好心。一部分说对了,一部分说得不对,我有说明的责任。……因而写了下面的一些字,谢注家,兼谢读者。”

  毛为诗集中的12首作品写了说明性的批注。这些注解当时没有公开,实际上成了诗人对自己的创作的“个人回忆”。1973年7月,在游泳池那间卧室兼书里,毛和来访的诺贝尔获得者杨振宁,有过一次别有深意的对话——

  毛: “长征是我们同作斗争,那首诗是我们长征快结束的时候写的。”

  毛: “有些注释不大对头。就像《诗经》,谢幕词是两千多年以前的诗,后来做注释,时代已经变了,意义也不一样。百把年以后,对我们的这些诗都不懂了。”

  这是诗人的谢幕词吗?或许是的。这样的谢幕词,仿佛有点忧虑。这种忧虑,不知是属于诗人的,还是家的?倒是一个外国家,觉得自己读懂了毛诗词。

  “诗不仅仅是毛生平中的一件轶事,我的确相信它是了解毛的性格的关键之一。毛和许多主义者不一样,他不是一本书读到老的人。他在这些简短诗里表达的思想,不受词藻的。他用简单的形式,表达深刻而生动的题材,是国内所有人都能够理解的,也是世世代代都能够理解的。……这位者带着的气息。单是这点,就足以说明中国的某些创新。”

  历史是一位挑剔的家,犹如淘沙洗石的江河大浪。它无情地挑拣着属于的东西,冲刷着伟人们留在和文化沙滩上或浅或深的脚印。毛住了淘洗,从而使他的身影和脚印,在新世纪曙光的映照下,依然是那样地清晰。因为,中国曾经由于有了他而改变了自己的形象和命运。今天,他又成为中国一面映照历史岁月的镜子,一座连接过去和现在的渡桥,一种给人们带来多种的人格象征。

  上个世纪30年代,一位第一次见到毛并听他讲述自己生平的记者就曾断言:“毛生平的历史是整整一代人的一个丰富的横断面。”

  毛走了,在历史的横断面上,他留下读不尽的诗篇。这样的诗人或许再也不可能出现了。

  在谈到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时候,深情地赞美道:“那是一个需要巨人而且产生了巨人——在思维能力、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艺和学识渊博方面的巨人的时代。”

  巨人与时代,时代与巨人,总是相互需要,交相辉映。对巨人来说,他们借以兴起的,并非他所独有。和他们共同享有这一的人,岂止成千上万。但在一池塘之中,只有一株或那么几珠青莲出污泥而挺立独秀。它们所凭借的,除了共有的,更有主体上那些恰到好处的要素组合。

  令人可气的是嫌疑人将老人运至县城河东万亩林一个废弃的墓,并用黄土封住,但没有用脚踩瓷实,老人在的墓度过了几天,救出时有些头脑不清,可能是缺氧了,但经过医院救治现在能沟通交流能配合警方谈话。

  毛,在他的时代中,便是一个出色地兼具了看来难以相容的多重角色的人——他是的精英,是工人的,是农动的旗手,是富有魅力的宣传家。他是运筹帷幄的军事家,是吐故纳新的哲学家,是深谋远虑的战略家,是经济天下的家,是别具一格的书法大家,是豪放不羁的浪漫诗人,还是博览多识的学者。

  就像屈原、李白、苏轼这样的诗人一样,毛这样的诗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可遇而不可求的诗人写的诗,似乎再也没有人写得出来了。

  如果读懂了毛的诗,似乎便读懂了这片古老土地上堆积的沧海桑田,和在20世纪中国大舞台上演的悲欢离合。谢幕词

  一中和泰国易三仓男校是友好学校,2008年开始双方每年都互派师生,交流学习,已结下深厚友谊。共祝中泰友谊地久天长,两校携手同创辉煌。

原文标题:谢幕词毛为何不赞成对自己诗词作注解 网址:http://www.digthiswebhost.com/zonghexinwen/2020/0902/34258.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